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三百六十三章 原来是你在指使!
    第两千三百六十三章原来是你在指使!

    这几日,柳成益因为有事,屡屡外出,总是不在自己的修炼之所。火?然 ?文? ?  w?w?w?.?r a n?wena`com

    今天,他刚刚离开武动书院外院,忽然就感觉到了一丝心悸,似乎有着什么极为不好的事情发生。

    他立刻回头看去,然后下一刻,他就感受到了浓烈无比的星辰之力的波动。

    他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一般,惊呼吼道:“子媛,不要,不要用那功法!”

    他飞快地向着自己的修炼之处狂掠而去,试图阻拦子媛,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还没有回来,便看到,自己所在的那浮空山直接碎裂,而当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就见到子媛的身体已经分崩离析。

    此时,陈枫子媛的魂魄都快要消散了。

    她似乎看到了赶回来的师父,感受到了他的关心,脸上竟然还露出一抹笑意,嘴唇轻轻动了几下。

    柳成益立刻分辨出她说的是什么:“师父,对不起了。”

    但,她尽管身体消散,灵魂快要破碎,她脸上的神色却是极为的安详,甚至带着一丝欣慰,仿佛完成了什么夙愿一样。

    柳成益发出一声大吼:“子媛,我不能让你死,我一定会守住你的性命!”

    说着,他颤颤巍巍地从自己怀中取出一枚玉净瓶。

    这预警平造型奇古,甚至还有一些破损,但是他却是极为的珍重,就仿佛这是什么瑰宝。

    他将这玉净瓶的瓶口打开,里面竟是有一股强大的吸力传了出来,陈枫子媛的魂魄还没有来得及破碎,竟是直接被吸了进去。

    然后,柳成益赶紧死死地将瓶口塞上,颤声低语道:“子媛,你的魂魄我已经替你守护住了。”

    “你放心,你这一缕魂魄不灭,你就不会死,我一定会让人帮你重新铸造身体!”

    这个时候,瑶瑶走到陈枫旁边,轻轻抱住了陈枫的胳膊。

    她一句话也不说,只是用那纯净无比,澄澈到了极点的目光看着陈枫。

    终于,陈枫的哭声慢慢的止住了,他目光之中的极度的痛楚,悔恨也渐渐的消失了。

    他的目光变得平静下来,陈枫一颗心竟是澄澈无比。

    他忽然收住哭声,而后,目光扫视一圈,轻声说道:“放心吧,我陈枫会为你们报仇的。”

    他骤然提高了音量,发出一声暴吼:“兄弟们,我陈枫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我,说到做到!”

    “谁害死你们,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我要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此时,陈枫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怎么会?黑水玄蛇部落怎么会知道我的计划?他们怎么会知道?一定有奸细!”

    这一刻,陈枫鲜血直冲脑门儿,瞳孔瞬间一片血红,愤怒到了极点,恨到了极点。

    甚至那血气,都在他身边化作一道洪流,直冲云霄。

    他咬着牙转过头去,看向塔塔木,厉声喝道:“是不是你做的?”

    塔塔木此时也是满脸惊慌之色,他疯狂地摇着头,语速极快说道:“陈枫,我冤枉,绝对不是我做的!”

    “你想,若是出了这种事,你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我又怎么会这么蠢?”

    “你知道我的心机的。”

    陈枫此时,心中怒意稍稍退去。

    他知道塔塔木说的有道理,因为塔塔木是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所以他才是最不会做这件事。

    至少,他绝对不会现在做这件事!

    身后脚步声响起,颜承文走到陈枫身边,声音沉重说道:“陈枫,我大概知道,这些事情是谁做的了。”

    “我大概知道,黑水玄蛇部落是怎么知道咱们的消息的了。”

    “什么?你知道?”陈枫陡然之间回头抓住颜承文的领子,几乎将他提了起来,大声吼道。

    他此时已经是近乎于要失去理智了。

    颜承文也不怪他,只是木然的站在那里。

    刀叔赶紧走过来劝慰说道:“陈枫,你冷静一点,不要这样。”

    瑶瑶也在旁边抓着陈枫的衣角晃啊晃的,一脸担心的看着陈枫。

    陈枫此时双眼血红,如同一只野兽一般,让她有点害怕。

    陈枫深深的吸了口气,屏息凝神,让自己静下心来,这样整个人方才恢复了理智。

    颜承文转过身去,将自己后背上的衣服掀开,只见他的后背之上,正印着一个硕大的掌印,周围的皮肤都是一片焦黑,显然这一掌让他受创不轻。

    他轻声说道:“这一掌,是我在鏖战的时候,我手下的一名玉昙紫金卫打出来的。”

    “他想要偷袭我,将我斩杀,但可惜他还差点意思。”

    “我现在才想起来,自从进入南荒以来,他确实表现的很怪异,不但曾经提议让我出手干预你杀兰阳城城主。”

    “而且,有几次我感受到有气息波动,应该是他晚上偷偷溜出去通风报信儿。”

    陈枫咬着牙厉声吼道:“你怎么不早说?”

    颜承文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凄然之色:“这是我的错,我认罚!”

    “认罚又能怎样?你认罚,能让我这一百多万天武军的兄弟重新站起来吗?能让他们重新活着吗?”陈枫厉声大吼。

    颜承文也不说话,只是任由陈枫在那里发泄着。

    过了好久,陈枫方才将这情绪发泄出来,他颓然坐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刚才的疯狂,只是一片冷清,淡淡问道:“他是什么来路?”

    颜承文轻声道:“湛星亲王的人。“

    “好,好!湛星亲王的人,又是湛星亲王的人!”陈枫咬着牙,声音冷厉无比:“湛星亲王,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指使!”

    “你身为亲王,竟然如此算计自己朝廷的大军,害的我一百多万兄弟埋骨他乡!”

    陈枫发出怨恨无比的咆哮:“哪怕你是亲王,我也饶不了你!”

    陈枫也终于冷静了下来。

    他和剩下的天武军将士,将每一名被杀死的天武军将士的尸骨都收敛了起来。

    每个人都用一个单独的玉盒装盛着,而陈枫在上面亲手写下他们的名字、年龄。

    对于这一切,陈枫都是记得清清楚楚,他不劳人动笔,都是自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