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 残忍至极
    第两千四百二十二章残忍至极

    “我身受重伤十七次,轻伤一百四十次,哪怕是如此,我也从未有过退缩!”

    “而今日,我却收到你们这些狗贼的羞辱,我今日却要死在你们这些卑鄙的狗贼手中啊!”

    “哈哈哈哈”

    他仰天,发出疯狂的吼叫:“我不甘心呐,我恨呀!”

    “陈大将军,你一定要为我报仇!”

    说着,他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出,心脏直接爆开。?燃?文小?说?  ?? w?w?w?.?r?a n?wena`com

    原来,他不甘受辱,竟是直接自杀。

    而此时,在周围不止是他,许多天武军士卒都是受到了严刑拷打,凄惨无比。

    他们性子暴烈,有的不甘受辱,直接自尽。

    云破天冷笑道:“还敢自杀是吗?好呀,我巴不得呢!”

    他心中一腔怒火在燃烧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吼叫:“凭什么?凭什么陈枫手下的人也这么优秀?凭什么他们不怕?”

    “我一定要让他们屈服!至于陈枫,我也一定要让你跪在我面前,痛苦流涕!”

    他厉声吼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了算我的!”

    顿时,那些刽子手们下手更狠了。

    一名名有功将士被活生生的打死。

    这些随同陈枫平定南荒,浴血奋战的将士们,此时却被如此严刑拷打。

    仅仅一个下午的时间,就有足足一百万天武军等四支军队的士卒,被活生生地拷打致死。

    尸体铺满了天武军大营外面的空地,鲜血汇集成河流,整个地面都被染得一片通红!

    无数天武军士卒,仰天发出凄厉无比的吼叫:“老天爷呀,你睁睁眼吧!我们恨啊!”

    他们愤恨到了极点,也是绝望到了极点,怨气冲霄而起。

    骤然之间,天空之上,一道雷云卡啦啦的闪现而过。

    然后,乌云凝聚,大雨瓢泼而下。

    雨水冲淡了血迹,但是,那怨气,那愤怒,却依旧是浓烈的几乎无法化开!

    而此时,在天武军大营之中,也是杀气四射。

    无数士卒将天武军大营的主殿给围的结结实实,而此时,在主殿之中,云破天高高坐在那主位之上。

    他四下看看,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就是陈枫平时坐的地方是吧?”

    在他下面,天武军四军的将领都站在那里,看着他,一个个目光惊疑不定,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

    片刻之后,云破天淡淡说道:“本官身为大都督,有监察天下军队的职责。”

    “而现在,我怀疑你们,”

    说到这里,他往前探了探身子,盯着他们,一字一句,满脸阴狠地说道:“虚报战功!”

    “实际上,你们根本没有平定黑水玄蛇部落,根本没有平定南荒,而陈枫更是深怕回来之后被治罪,所以畏罪潜逃!”

    “什么?”

    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大殿里面跟炸了锅一样。

    众人都是发出愤怒的吼叫:“大都督,你这是在诬陷我们!”

    “大都督,我们的功劳有目共睹,所有人都知道是真的,你凭什么这样说?”

    “大都督,我们在南荒,为了皇朝,浴血奋战,你这样说让我们心寒啊!“

    他们都是发出愤怒的怒吼。

    而云破天脸上笑容慢慢消失了,逐渐化成一丝不耐烦。

    他最后啪的一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冷冷喝道:“都给我闭嘴!”

    他看向一名将领,微笑说道:“你们有没有虚报战功?陈枫有没有虚报战功?”

    这将领毫不犹豫的说道:“没有!”

    下一刻,嗤的一声轻响,云破天手掌如刀,一掌直接将他斩杀,头颅飞起,鲜血狂喷。

    他的尸体种种摔倒在地,而后,云破天又看向另外一人:“有没有?”

    此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没有!”

    他同样被斩杀。

    然后,云破天又看向第三个人:“有没有?”

    此人吓得脸上露出极度恐惧之色,许久之后才颤声说道:“有!”

    “哈哈哈哈!”云破天哈哈大笑:“这才是识时务者嘛!”

    有了第一个人被叛,接下来,不少人也都是附和云破天。

    而那些说没有的,则是尽数被杀。

    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站了起来,大声说道:“各位,我知道,你们怕死!”

    “怕死,无可厚非,咱们武者,不就是因为怕死,才修炼,才1想长生吗?”

    “你们怕四,我理解,你们被他逼迫这么说,我也理解!”

    “但是!”

    他忽然神色傲然,走上前去,看着云破天,厉声呵斥:“我震蒙,绝对不会诬陷陈大将军,我今日也绝对不会被你吓倒!”

    云破天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盯着他:“你是震蒙?”

    “没错,就是我,”

    “好,原来是跟着陈枫征讨南荒的震蒙啊!真是鼎鼎大名呢!”云破天阴笑一声,他抓住震蒙的胳膊,忽然伸手一捏。

    啪的一声,震蒙的右边胳膊整个就碎成了无数骨刺,而那骨刺,直接从他的肌肤里面刺了出来。

    瞬间,那森白的骨头,将他的胳膊刺出了无数个血洞,鲜血在里面狂喷而出,疼痛到了极致。

    他疼的脸色发白,但却仍是咬着牙,只发出一声闷哼,没有发出惨叫之声。

    云破天看着他,微笑说道:“你们是不是虚报战功?陈枫是不是畏罪潜逃?”

    震蒙看着他,尽管疼的浑身颤抖,但却是依旧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一字一句说道:“没有!”

    啪的一声,云破天又捏碎了他的左边胳膊,微笑说道:“你们是不是虚报战功?陈枫是不是畏罪潜逃?”

    震蒙脸上的痛苦之色更加浓厚了,但却依旧咬着牙,大声吼道:“没有!”

    云破天脸上的笑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愤怒。

    他又是将震蒙的左腿给活生生的碾碎,然后厉声吼道:“有没有?”

    “没有!”

    云破天此时终于气急败坏,一掌拍出,将他的左胳膊直接连骨头带肉拍成了一团烂泥,疯狂的吼道:“你他娘的跟老子说有!”

    震蒙此时,反而笑了,笑容之中充满轻蔑和不屑,盯着他,一字一句说道:“老子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