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章 现在知道谁是废物了吧?
    第两千四百三十九章现在知道谁是废物了吧?

    他向周围看了一眼,满脸傲慢:“我现在,在这片大森林之中,周围有无数树木,在这里,我就是无敌的!”

    “哦?是吗?”陈枫微微一笑:“你不妨试试。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燕星晖一声暴吼:“真木剑法!无边落木!”

    手中长剑高高扬起,顿时,无边无际的木系灵力从长剑中骤然涌出,周围无数大木,都被连根拔起,然后向着陈枫,狠狠砸来!

    声势猛恶无比。

    而陈枫却只是微微一笑,手向下虚虚一摁,淡淡道:“给我回去!”

    然后下一刻,便是看到,那些大木,竟是纷纷的又重新落了回去,每一棵树木,都是落到了之前的位置。

    分毫不差!

    整片森林,如同没有动过一样。

    韩玉儿拍手笑道:“师弟,好俊的身手!”

    燕星晖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失声惊呼:“怎么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

    想要将这些大木击碎,就需要至少二星武皇的实力!

    而想要如陈枫这般,就更是不知道要难到何等样的程度!

    骤然之间,他心中涌起一抹惶恐,忽然,他意识到了什么:“难道我的行为真的很可笑?难道这陈枫真的是一个绝世高手?不可能啊,他怎么可能是一个绝世高手呢?”

    韩玉儿看向燕星晖,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冷冷的笑容:“燕师兄,前一阵子,我回京城准备找陈枫师弟的时候,刚刚听说他击杀了云破天。”

    “什么?他击杀了云破天?”燕星晖顿时浑身一颤,眼中露出一抹恐惧之色

    “等等,陈枫?”

    他忽然惊呼道:“你是陈枫?”

    他陡然之间想起陈枫这个名字来了,陡然之间想起这个名字多可怕了。

    顿时,他脸色变得一片惨白,指着陈枫,牙齿咯咯打颤,颤声说道:“你,你是陈枫,你是那个陈枫?”

    陈枫微笑着说道:“好像只有我这一个!”

    “你怎么可能?云破天可是二星武皇高手啊,你怎么可能能杀得了他?那么说你的实力岂不是达到了三星武皇?”燕星晖此时根本没有任何刚才的傲慢与不屑,脸上充满了恐惧,看着陈枫颤声说道。

    陈枫微笑说道:“你口中二星武皇的云破天,是几年前的云破天了。”

    “前阵子,云破天得了奇遇,实力晋升到了五星武皇。”

    “什么?他晋升到了五星武皇?那可是连宗门祖师都没有达到的实力,五星武皇,太恐怖了!”燕星晖发出一声不敢置信的吼叫。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一样,瞬间面如死灰,眼睛死死地瞪着陈枫:“你,你杀的是五星武皇的他?”

    陈枫摸摸鼻子:“没错,猜对了!”

    砰的一声,燕星晖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裤裆瞬间湿了,他竟是直接被陈枫给吓尿了。

    他看着陈枫,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会这么强大?你才多大呀?不可能!”

    他感觉整个人的精神都已经崩溃了,陈枫年纪比他还竟然能够如此强大。

    而他,也是立刻感觉到自己刚才是何等的可笑,竟然敢用那种语气跟陈枫说话,还说陈枫实力不如自己。

    殊不知,自己连他一根寒毛都比不上。

    陈枫看着他,笑容逐渐变得深了:“你猜对了,但是可惜没有奖励。”

    说着,他缓缓向着燕星晖走了过去。

    燕星晖脸上露出极度恐惧之色,颤声道:“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陈枫微笑道:“像你这种性子的人,出去之后,也是祸害,还丢了沧浪剑派的人。”

    “既然这样,我不介意先为沧浪剑派清理门户!”

    说着,陈枫一指点出。

    燕星晖发出疯狂的惨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求求你!”

    他跪在地上连连磕头。

    陈枫微笑道:“放心吧,我不杀你。”

    噗的一声,便摁在了他的丹田之上。

    轰的一声,燕星晖丹田直接碎裂,所有力量瞬间崩散。

    他重重地扑在地上,身上再也没有一丝力量的气息。

    他竟是直接被陈枫废掉了修为!

    燕星晖发出凄厉的惨叫:“我的修为,我的实力!啊!”

    陈枫看着她,淡淡说道:“再说一句,我宰了你。”

    燕星晖立刻吓得如同寒风中的鹌鹑一样,缩在一边,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陈枫满脸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微笑说道:“现在知道谁是废物了吧?”

    “是,是,是,我知道了,我是废物,我是废物。”燕星晖赶紧连声说道,满脸讨好的看着陈枫。

    他此时,整个人就宛如一条巴结主人的狗一样。

    陈枫拍了拍他的脸:“做人啊,要有自知之明。”

    说着,转身向韩玉儿说道:“走吧,师姐。”

    韩玉儿微微一笑,挽着陈枫的胳膊,两人离开。

    整个过程,她根本没有劝陈枫一句,虽然燕星晖是她师兄,但韩玉儿就是这样的性子。

    她一切都以陈枫为主,陈枫说什么就是什么。

    燕星晖得罪了陈枫,她不杀燕星晖已经够好了,哪里还会为燕星晖向陈枫求情?

    陈枫跟随韩玉儿上山,很快就来到了沧浪剑派的山门。

    沧浪剑派非常精致秀气,不是一片连绵的大殿,而是一层一层单独的楼阁,只是在中心位置有着一座高大的祠堂。

    想来,那里乃是他们门派的核心。

    陈枫有些担心的向韩玉儿问道:“你说我这么收拾燕星晖,他的那位姑姑会不会记恨我?”

    陈枫倒不是担心自己,而是生怕连累韩玉儿,害的韩玉儿在这里过的不开心。”

    韩玉儿也知道他的担忧,微笑说道:“师弟,你放心吧,掌门师伯为人性子宽宏,是不会在意的。”

    陈枫点点头,心中打定主意,若是那掌门师伯不是韩玉儿说的这种人的话,他直接带着韩玉儿离去,也不会让她留在这受气的。

    韩玉儿扬声喊道:“师父,师伯,诸位师叔,我师弟陈枫来看我来了。”

    她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开去,然后,那些楼阁的门纷纷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