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六百四十章 求你不要杀我!
    第两千六百四十章求你不要杀我!

    本来以为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武魂测试,却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今日,崛起了一个拥有万年级别武魂的天才,还死了这么多的强者,发生了这么多的大事。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人。

    他们的目光落在了陈枫的身上,陈枫此时,却看向轩辕若尘,微笑说道:“轩辕若尘,你想为你的儿子报仇,是吗?”

    轩辕若尘盯着陈枫,咬着牙,浑身颤抖,恨不得扑上去杀了陈枫。

    但是,他没有这个胆量。

    陈枫现在是什么人?

    是拥有万年级别武魂的天才!

    陈枫在轩辕家族之中的地位,绝对要远远超过他这个普通的外宗长老,高出不知道多少!

    他现在哪里敢对陈枫动手?

    他咬着牙,瞪着陈枫许久,终于,发出一声如同哭嚎一般的角色,转身大步离去。

    他认怂啦,不敢动手了。

    陈枫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真是个废物!”

    轩辕啸月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枫,微笑说道:“陈枫,你觉得你以后的生活会有什么改变?”

    “什么改变?”陈枫挑了挑眉头,然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淡淡说道:“我不希望有什么太大的改变。”

    “只是,本该是我们的东西,总该给我们。”

    轩辕啸月说道:“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你放心,今日你拥有万年级别武魂这件事,轩辕家族是会知道,但是却不会有什么人打扰你,你以后就安心的在外宗修炼。”

    “当然,若是有心的话,以后也可以去内宗找老头子我。”

    “老头子还是有些话想跟你说的。”

    陈枫点头说道:“放心吧,我会的!”

    轩辕啸月深深的看了陈枫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而后转身离开!

    陈枫和母亲两人,也是转身,从这广场之上离开。

    看到陈枫两人走过来,那些外宗子弟,看着他的目光之中,你都是露出一抹敬畏之色。

    若是之前陈枫这么走过来的话,他们少不得会挑衅两句,根本不可能给他让路。

    但是现在,看见陈枫两人走过来,这些外宗弟子都是乖乖的让到道路的两边,没有一个人敢挡在陈枫面前,更别说挑衅了。

    走出广场之后,陈枫两人一路向着小院的方向而去。

    路上碰到不少下人奴仆,这些下人,奴仆,婢女等等,若是以往,见到陈枫母子的话,要么出言嘲讽,要么则是避之不及,躲得远远的,生怕跟他们沾上什么关系、

    但是这一次,他们却都是乖乖地站在路边,弯腰行礼,用敬畏的目光看着陈枫二人。

    有的,甚至直接跪在地上,看都不敢看陈枫,只是连连磕头!

    笑话,在轩辕家族这种大家族,消息传递的速度何等之快?

    时刻都有人关注着外宗武魂测试那边的情况,因为每一次武魂测试。几乎都相当于是轩辕家族外宗的一次权力的变动。

    在武魂测试之中崛起的年轻俊杰,会得到整个府邸的资源倾斜,以及所有人的尊重,没有人敢得罪这等新近崛起的新贵!

    他们几乎都是在同时就得知了,陈枫不但拥有武魂,而且拥有万年级别武魂这一消息。

    这一消息,现在已经是在轩辕家族外宗之中传开了。

    如同暴风一般席卷,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吹过,让所有人都是震撼失声,震惊莫名!

    但是,他们震惊归震惊,却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以后外宗之中,陈枫乃是一名崛起的新贵。

    而且这个新贵,还是如此的耀眼,超过所有人。

    陈枫已经是成为了整个外宗之中最得罪不起的人之一,他们又怎么敢继续对陈枫那般态度?

    陈枫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而是傲然向前。

    走过一个月洞门的之后,前面一道人影闪过。

    那道人影看到陈枫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一抹慌张之色,赶紧向外跑去,竟然像是不敢面对陈枫一样。

    而陈枫看到那个人之后,脸色一冷,他也没有高声,只是淡淡说道:“衡自明,你去哪里?怎么这么着急走啊?”

    陈枫的语调不高,但是却冷淡至极,更是如同被冷风吹过一般,带着凛冽无比的杀机。

    那人停住,却是一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身穿一袭铠甲,背后背着一把大剑。

    这铠甲颇为华美,他身上的气势也是颇为的强大,他的长相也是颇为的气宇轩昂。

    只是,此时面对陈枫的时候,脸上却是满满的都是恐惧之色,整个人恨不得缩成一团。

    陈枫看着他,神色冷淡,也不说话。

    衡自明讷讷说道:“这个,这个,陈枫公子,我,我还有点急事。”

    “我,我回头再来拜见您。”

    “哦?急事儿是吗?看来,咱们衡大统领,事情还真是繁忙啊,天天都有这么多急事!”

    陈枫嘴角挂着一抹讥诮的冷笑:“但是,你过去怎么就那么闲,每日都有时间嘲讽我,为难我啊?”

    说着,他缓缓向前走来。

    陈枫每向前一步,衡自明脸上便是露出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脸上的恐惧之色便是越加重一分。

    终于,当陈枫走到他面前数米之外的时候,衡自明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向着陈枫,疯狂的磕头,他用劲儿极大,额头瞬间便是血淋淋的一片,已经是磕出血来了。

    他一边磕头,一边凄厉地发出惨叫:“陈枫公子,求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

    “小的之前瞎了眼,得罪了您,饶命啊,我在这里给您赔罪了!您饶了我一条狗命,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他哀声求饶,卑微到了极点,就像一头摇尾乞怜的野狗一般。

    陈枫站在那里,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原来,这衡自明,乃是外宗的侍卫大统领。

    他之前多方为难过陈枫,对陈枫极为的戏谑,不屑,多次曾经挑衅过他!

    此时,他看着陈枫,眼中满满的都是恐惧,心中则是充满了后悔:“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我怎么能够那么招惹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