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六百四十五章 疑问
    第两千六百四十五章疑问

    “什么?竟然真的是他?燕清羽真的就是我舅舅?师父竟然是我的舅舅?”

    尽管陈枫心中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但是当他从母亲口中,亲耳听到这个肯定答案的时候,一颗心还是瞬间就被巨大的震撼给充塞满了。?燃文小说   w w?w?.?r?a?n?w?e?n?a`c?o?m?

    他根本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般情景。

    他的目光之中露出极度疑惑之色,整个人大脑处于一种混沌的状态,只是口中喃喃说道:“怎么会?”

    “师父明明只是小宗门的一个小小高手罢了,竟然和轩辕家族有着关系?”

    “师父的实力,不是连天河境都没有到吗?竟然曾经是一名武帝境强者?”

    “师父原来出身如此显赫?竟然是轩辕家族这个龙脉大陆九大势力之一出身!师父原来曾经经历了这么多!”

    “师父,竟然是我的亲舅舅!”

    陈枫喃喃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又是为什么?”

    最终,所有的声音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问题:“师父到底是不是骗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陈枫心中涌起一股名为愤怒的情绪,愤怒与悲伤交杂充斥于他的心中。

    他心中的疑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被人欺瞒被人戏耍的愤怒。

    他看着母亲,颤声说道:“当初,师父身受重伤而死,我遵循他的遗言,守墓数年,而后挖开他的棺材,却是只在里面发现了一尊小鼎和一滴龙血。”

    “而这也是我能够站在这里的原因。”

    “若是没有那一滴龙血,一尊小鼎,现在的我,只怕已经化为一具枯骨。”

    “或是在乾元宗之中,依旧浑浑噩噩,是一个一名不文,整日被人欺辱的废物。”

    “但是,原来背后竟有这么多的事情!”

    “他竟然不是我的师父,反而是我的舅舅,他竟然有着如此多的身份,如此多的过往?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又经历了什么?”

    “你们,为什么如此瞒着我?到底又有什么目的?”

    陈枫音量陡然之间拔高了:“到底为什么?说啊!”

    他握紧了拳头,整个人激动无比,精神几乎崩溃。

    他有一种被亲近人欺骗的感觉!

    轩辕若兰脸上露出一抹愧疚之色,说道:“枫儿,这件事情,确实是母亲对不起你,我们确实是瞒着你了。”

    “你若想知道其中的原委,我就原原本本的跟你说。”

    陈枫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那么看着她,眼中露出悲伤神色。

    轩辕若兰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你出生之后,便是有天才之姿,出生之时,天有异象。”

    “而且,由于有我这个母亲天才在前,所以,所有人都知道,你的天赋,绝对不会差。”

    “而且还有可能会强大之极!”

    “于是,你在轩辕家族某些人眼中,就成了肉眼中钉,肉中刺。”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你依旧好几次差点丧命,而当时,你的舅舅已经形同废人,我则是刚刚生产,实力极大下降,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无法保护你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说道:“于是,我和你舅舅商议之后,便是做了一个决定,由他带着你进入乾元宗。“

    “隐姓埋名,以待将来。”

    “到时候,你实力强大之后,再将你送回轩辕家族,可就不怕什么了。”

    陈枫敏锐说道:“为什么是乾元宗?”

    轩辕若兰摇头道:“这是你舅舅安排的,应该是有他的考虑。”

    “那后来呢?”陈枫急切问道:“后来舅舅为何会做出那些事情?”

    “舅舅到底是真死了还是假死了?如果他是假死的话,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将我一个人留在乾元宗?”

    陈枫目光之中,悲伤之色越发浓重。

    燕清羽在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曾经是陈枫最为牵挂,最为放不下的人,当然那时候他还只以为燕清羽是自己的师父。

    后来,陈枫隐隐约约有些猜测,感觉师父应该是假死脱身,但是他却一直不愿意往这方面想。

    他生怕想出来的真相会让自己悲痛欲绝,师父竟然瞒着自己假死脱身,不给自己透露任何消息,任由自己处于那乾元宗的危险之中!

    这一点,让陈枫无法承受!

    轩辕若兰苦涩说道:“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和你舅舅只能做到那一步,再后来的事情,就完全由他来决定。”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包括你说他于七年之前在乾元宗失踪,但是这七年的时间,他也没有回到轩辕家族。”

    “我也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关于他的消息,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去哪了,得了什么机缘。”

    “不对啊!”陈枫惊呼道:“师父燕清羽,明明是燕家的子嗣,我当初还曾经去过燕家,替他比武。”

    “可是为何,又变成轩辕家族的人了?”陈枫心中充满了疑惑。

    轩辕若兰叹了口气,说道:“你师父何等身份?如果直接去乾元宗,如何能够隐藏?”

    “他需要一个合乎情理的身份,才可以顺利的去往乾元宗,不被怀疑。”

    “他呀,去了天外三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虽然修为几近被废,实力所剩无几,但是心机却深了不知道多少。”

    她叹息说道:“她的很多不知,很多算计,我都看不明白。”

    轩辕若兰看着陈枫说道:“你记住,你舅舅做的一切,你看到的,未必是真的,后面,还有很多埋下的未曾看到的东西。”

    “但是,你更是需要记住一件事!”

    轩辕若兰盯着陈枫,目光凛然:“你舅舅,要害你的话,有无数个机会。他做这一切,肯定是为了你!”

    她看着陈枫,轻声说道:“你舅舅一定是有所安排的,你舅舅将你放在那里也一定是有所思量的。你今日的一切不也证明了你舅舅当初的想法吗?

    陈枫沉默不语,他的情绪极为复杂。

    陈枫站在那里,不言不语。

    许久之后,他方才摇摇头,声音也变得和缓了许多,说道:“确实,若是当日舅舅一直庇护着我,我怎么会有现在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