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八百零三章 陈枫完了?
    第两千八百零三章陈枫完了?

    不少人看着陈枫,目光之中都是露出一抹同情之色。燃文小说   w?w?w?.?r?a?n?w?e?n?a`co?m

    “坏了,这陈枫被周阳冰记恨上了,只怕很快就会被杀!连半个时辰都活不了!”

    有人撇了撇嘴,说道:“还半个时辰?我看他连一盏茶的时间都活不了。”

    说话之人,正是柴德宇。

    他不屑说道:“陈枫他竟然敢招惹周阳冰,不是找死是什么?”

    “没错。”

    旁边一个看起来一脸慈眉善目的老者说的:“周阳冰可是九星武皇初期高手,他身边那独眼老者跟他实力应该也差不多。”

    “他手下,更是有着几位八星武皇。”

    “而陈枫呢?不过是个六星武皇而已!”

    说话的那老者叹了口气:“陈枫敢惹上他,待会儿都不用周阳冰动手,他手下随便一个人动手就能将陈枫击杀。”

    “是啊!”众人纷纷点头。

    这个时候,有人却也是并不赞同这般说法,扬声说道:“我听说那陈枫乃是轩辕家族外宗第一人,已经拥有了万年级别的武魂。”

    听到万年武魂这四个字,柴德宇眼中更是闪过一抹浓烈的嫉妒。

    他咬着牙不屑说道:“万年武魂有个屁用?”

    “再怎么万年武魂,还不是一名六星武皇罢了?他是个六星武皇,那就是个废物,就是会死在周阳冰手中!”

    绝大部分人都是点头赞同他的看法。

    柴德宇心中快意无比,看着陈枫,仿佛看到他被周阳冰杀死的那一幕。

    有人用充满了惋惜的声音说道:“这陈枫啊,可惜了,年纪轻轻二十来岁,就是六星武皇,以后成就不可限量,但是却惹上了不该招惹的人。”

    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陈枫已经是个死人了!

    没有几个人看好他。

    陈枫一行人向前走去。

    纪采萱和陈子媛听见了那周阳冰的威胁之后,却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反而都是对视一眼。

    纪采萱轻声说道:“可笑。”

    陈子媛也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他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

    陆玉堂听见她们说的话,有些担心,说道:“陈兄弟,要不然你就先在我这拍卖场之中呆上几天如何?”

    陈枫摇头微笑说道:“多谢陆老兄好意,但是却不用了。”

    陆玉堂还是劝道:“陈兄弟,这不算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就呆几天,等风头过去了你再离开。”

    陈枫却依旧态度坚定,微笑说道:“陆老兄,放心,我知道你担心什么。”

    “放心就是,我不会有事的。“

    陆玉堂见他说得如此坚定,方才稍稍放下心来,亲自送他到了七星拍卖场门口。

    七星拍卖场外面,便是一个巨大的广场。

    陈枫几人刚刚来到广场之上,一声阴冷的咆哮便是从他身后响起:“陈枫,我等你许久了!”

    “今日,此地就是你的丧命之地!”

    声音熟悉,正是周阳冰。

    陈枫回过头去,便看到周阳冰带着那几个人走了过来,将他们几人围在中间。

    而看到这一幕,刷的一下,周围瞬间变多了不少围观之人。

    转眼间,那围观之人便达到了数万甚至十几万,而且还有人不断的往上挤。

    不少围观的人就是刚才一级大拍卖场里那些!

    他们看向陈枫和周阳冰,脸上都是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表情。

    “哎,这次陈枫有大麻烦了是啊,他在拍卖场中如此羞辱周阳冰,结果一出拍卖场就被周阳冰给堵住了,也不知道今天周阳冰会怎么对付他。”

    “反正无论怎么对付他,陈枫肯定就只有死路一条。”

    柴德宇站在人群中满脸阴冷的说道:“他跟周阳冰完全没得比,周阳冰只要动手,他就必死无疑!”

    众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而此时,陈枫却是没有任何的慌乱,反而气定神闲。

    他抱着胳膊看向周阳冰,微笑说道:“乖孙子,怎么着?这么想你家爷爷呀?”

    “才分开不到一刻,就带着人赶紧追上来了?你这是想赶紧认祖归宗,还是想再给我磕头叫几声爷爷?”

    陈枫这句充满了戏谑的话一说出来,顿时人群中发出一片哄笑之声。

    不少人都是哈哈大笑,想起了在大拍卖中,周阳冰向陈枫磕头叫爷爷的那一幕!

    听见这句话,周阳冰更是瞬间一张脸变得铁青,怒到了极致。

    他咬着牙寒声说道:“小子,你竟然还敢说这件事?”

    周阳冰盯着陈枫,目光阴冷:“小子,你现在把之前从我手里头抢走的那两件东西拿出来。”

    “然后,跪在地上给我磕三百个响头,叫三百声爷爷,我就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他咬牙切齿,恨极了陈枫。

    这样做,就是为了报复陈枫。

    而陈枫微笑着看着她,淡淡说道:“哟,条件还挺多的,那我若是不做呢?”

    “你要是不做是吧?”周阳冰阴冷的说道:“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待会儿后悔莫及,我要让你死都死的痛苦无比!”

    陈枫挑了挑眉头,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说道:“我记得,在拍卖场中,第一次我们两个争那本命刀匣的时候,你是这么说的。”

    “结果,你败给我了,颜面无存。”

    “第二次,我们两人争那御刀真灵诀的时候,你也是这么告诉我的,结果你最后输得凄惨无比,还跪下磕头向我向爷爷。”

    “这次,我可是很期待呢!”

    这一次,人群中又是响起一片哄笑之声。

    柴德宇则是咬着牙阴冷说道:“不过只是一个只会呈口舌之利的狂徒罢了,一切还要落在实力上。”

    “没有实力,就屁都不是。”

    “没错。”旁边有人点头说道:“陈枫只会在这里卖弄口舌,待会儿真要打起来就傻眼了。”

    “是啊,对方随便一个人就能了结了他的性命,他凭什么打?靠什么打?靠他旁边那个女人吗?”柴德宇不屑的说道!

    这话传入了陈枫耳中。

    陈枫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不过没有再多说话!

    周围人都在那里议论纷纷。

    大多数人都是认为陈枫这次难逃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