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 离情别绪!(第二爆)
    第两千九百三十五章离情别绪!第二爆

    那巨兽潜伏其中,这巨兽本身并不是多么的强大,但是陈枫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引子,背后潜藏着无尽的力量。?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a`com

    陈枫直接转身离去。

    等他离开,众人才纷纷离开这里。

    他们一边走还一边议论着今日的事情,今日发生的这一幕对他们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得知罗汉秘境可以通往阴阳大帝的陵寝,可以直接前去南荒,不用再花费自己一个月的时间赶路,陈枫也就不着急了。

    当天晚上,他便是向众人告知了这个喜讯。

    众人都是非常开心。

    第二天一大早,陈枫还在轩辕家族之中,便是得到了陆玉堂派人传来的消息。

    于是,他立刻带着沈雁冰等人前去七星大拍卖场。

    陈枫赶往七星大拍卖场的这一路之上,时不时有人在人群之中向他极为恭敬的行礼,脸上充满了尊敬之意。

    深深弯腰,等陈枫离去之后,才站直身子。

    尤其是到了七星大拍卖场附近,看到陈枫之后,人群之中顿时响起一个声音:“陈枫来了!”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那目光之中,充满了敬畏,有的人则还是有着掩不住的恐惧!

    而后,人群刷得一下,极为整齐的便是裂开一条道路,请陈枫过去。

    陈枫脸色淡然走过。

    那七星大拍卖场门口的侍卫,对陈枫的态度比之前更是尊敬的许多。

    而当陈枫进入七星大拍卖场,来到那处隐秘花厅中的时候,陆玉堂大笑着迎了出来。

    他看着陈枫,大声说道:“陈枫兄弟,厉害啊!当真是厉害啊!”

    “哦?有什么厉害的?”陈枫微笑着看着他。

    陆玉堂一瞪眼,佯怒说到:“陈兄弟,你还想瞒着我?”

    “现在整个天子城之中,谁不知道你昨日,将那轩辕若鹏,黑山老祖斩杀?”

    陈枫愣了一下,尽管已经猜到了,但他还是有些诧异,没想到消息传的竟然会这么快。

    陆玉堂哈哈笑道:“在这天子城之中,别的东西都慢,就是这消息传递的速度最是快不过了。”

    “尤其是哪个家族之中有个天才逆天崛起,更是会第一时间就被其他家族知晓。”

    “没办法,这可是关乎自己家族能否长期强大的一个重要的事情啊!”

    陆玉堂又是惊叹了一番,看向陈枫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坚定。

    心中则是一片庆幸:“幸好,幸好,当初我站在了陈枫这边。”

    “而且这一路过来也算是帮了他不少忙,算是和他成为了好朋友,并没有成为敌人。”

    陆玉堂想想当初,在那小小药店之中,若是自己没有帮陈枫,不,若是自己没有主持公道,而是偏帮药店里伙计的话,只怕现在自己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两人落座,陈枫微笑说道:“陆老兄,你这次叫我过来,是商队的事情有眉目了吗?”

    “没错。”陆玉堂点头说道:“商队的事情也有眉目了,而且另外一件陈枫兄弟你最最关心的事情,也是有眉目了。”

    陈枫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说道:“咱一件一件来。”

    “好。”

    陆玉堂沉声道:“陈枫兄弟,你的事情,我跟商队之中的人已经提过了,而且跟商会中管事的长老也已经提过了。”

    “本来,我就想让商队赶紧启程,不过却是卡在了商会中某位长老那里,此事一直没能成。”

    “然后呢?”陈枫微笑说道。

    陆玉堂一拍桌子,心情极是愉悦的大声笑道:“然后,就在昨天晚上,你斩杀了黑山老祖的消息传来之后,商会之中再也没有任何阻碍。”

    “那位一直不情不愿的商会长老,也是一句话都不敢说。”

    “那商队,今日傍晚时分,便是出发!”

    陈枫击掌大笑:“好!”

    他心中豪气万千:“这就是强大的实力带来的好处!”

    “甚至都不用我出手做什么,便已经是让人不敢对我有任何的阻拦!”

    他看向沈雁冰,脸上有些不舍,轻声说道:“今日傍晚时分,咱们两个就要分别了。”

    “是啊,不过很快就会再见的。”沈雁冰心中也是有着不舍。

    只不过,她素来是那种非常洒脱的女子,看着陈枫,轻声说道:“咱们半年之后,便在此地重聚,如何?”

    陈枫点头说道:“好。”

    他又看向纪采萱和陈子媛。

    纪采萱看着陈枫,目光之中一片泫然若泣,眼泪都在那眼眶之中打转。

    她强行忍住了,深深的吸了下鼻子,抬起头来,将那眼泪又给憋了回去。

    陈枫看了,不由的一阵心疼。

    轻轻的摸了摸她脑袋上,低声说道:“放心吧,又不是生离死别,半年之后又能见面了。”

    听见他这句话,纪采萱终于再也忍不住,直接趴到他的怀里,哇的一声,便是直接哭了出来。

    他抱着陈枫的脖子,嚎啕大哭,眼泪把陈枫胸前的衣衫都被浸湿了。

    抽抽搭搭地说道:“奴婢,奴婢不想离开主人。”

    陈枫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道:“再哭,都哭成小花猫了。”

    在他怀里哭了好一会儿,纪采萱情绪方才稳定了下来,站直了身子。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看其他人,脸有些发烫。

    当初一时做了那个决定之后,她现在也是颇有些后悔。

    她很不愿意离开陈枫,当然这只是情感作祟,她知道现在离开是最好的一个选择。

    而后,陈枫又跟陈子媛叮嘱了几句。

    陈子媛的情绪倒是没有那么低落,她还是很盼着回到天元皇朝的。

    毕竟,当初她离开的时候可是不情不愿,她还非常想见见自己的师父柳成益呢!

    而后,陈枫又看向陆玉堂,他没有开口,陆玉堂就知道陈枫想问什么。

    他看着陈枫,深深的吸了口气,一字一句说道:“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筹备,到昨天为止,我为陈枫兄弟你准备的那些东西,还缺了至少一大半。”

    “我说实话,我当时心情非常的忐忑,也很是觉得对不起陈枫兄弟你。”

    “毕竟,这些东西关乎你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