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 瑶光白日仙谱(第二爆)
    第两千九百八十章瑶光白日仙谱第二爆

    这也不由不得他不焦躁,毕竟法相那么强大,若是不能使用的话,陈枫自然是极为失望。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但陈枫终归是陈枫,很快他便是安静了下来,心中一片平静,轻声自语道:“一定会有办法的,陈枫,你着什么急啊?”

    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你这样,是不可能感应得到法相的。”

    陈枫霍然回头,便是看到黄鸟已经是站直了身子。

    此时,她刚才脸上身上那一抹微微的红晕已经是消失不见了,重新恢复了正常,正自看着陈枫淡然说话。

    陈枫微笑说道:“你醒了?”

    听到陈枫这句问话,黄鸟脸色不由得羞红了一下。

    一想到刚才自己那个样子都被陈枫给看到了,心中竟是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略有些不自然的向旁边歪了歪头,轻声说道:“嗯,醒了有一会儿了。”

    “刚才便看到你在这里冥思苦想,所以没有打扰你。”

    陈枫没有觉察到她的异样,微笑说道:“你刚才说我这样是察觉不到法相的,是什么意思?”

    黄鸟向陈枫解释说道:“对于你们人类武者来说,法相的产生是一个极其艰难的过程。”

    “不但要有强大的实力,同样需要有着非常空灵的心境,而且还要有机缘巧合才可以。”

    “这三者,缺一不可。”

    陈枫缓缓点头。

    黄鸟看着陈枫,目光之中异彩连连,说道:“你这个家伙,当真是运气极好,悄无声息之间,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就拥有了法相。”

    “但是,唯其如此,所以你的这法相,其实根基是不稳的,是非常差的。”

    “你明白吗?”

    陈枫点点头,思索片刻,看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别人的法相都是一点一点修炼而来的,一点一点增强的,所以根基非常的稳固。”

    “而我的法相,一下子就变得如此强大,所以根基非常的不稳,对吧?”

    “没错,虽然我现在也不知道你这法相是怎么产生的。”黄鸟说道。

    她自然是不知道,毕竟陈枫丹田里面发生的那些事情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陈枫倒也不隐瞒,微微一笑,便将这过程与他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黄鸟瞠目结舌,好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

    她惊叹说道:“陈枫,我活了这么多年,论起见识来,也不算少了。”

    “但是你身上发生的这种情况,我别说见了,听都没有听说过。”

    “太罕见了!竟然如此机缘巧合之下产生了法相!难怪你的法相如此难以召唤。”

    “刚才你的法相出现了,那个时候你是可以驾驭的,但现在他的力量耗尽,你连召唤都无法召唤到。”

    “一般来说,哪怕是因为法相过于强大,或者是自身实力不足,导致法相坚持的时间不长,但是感知是可以感觉到的。”

    “你却连这一点都做不到!”

    陈枫急切的问道:“可有什么方法进行补救吗?”

    黄鸟微微一笑:“倒是有一种方法可以解决,那是一种功法,名为瑶光白日仙谱!”

    “瑶光白日仙谱?”陈枫挑了挑眉头,将这几个字轻声念叨了几遍。

    黄鸟点头说道:“没错,正是这种功法。”

    “这瑶光白日仙谱乃是许久之前,一个名为瑶光圣地的门派创出的法诀,这个门派,在法相上面,颇有心得。”

    “他们门派的强者,基本上到了武帝境,都能凝成法相,强弱不说,但是至少是能够凝结成的,这就比别的门派强了一大截了。”

    陈枫点头:“没错,有法相,总归是会更强大的。”

    “不过,”黄鸟忽然用那巨大的爪子在自己的脑袋上挠了一下,有些苦恼的说道:“我不知道这种功法现在还有没有。”

    “五十万年之前,瑶光圣地就消失了,后来才流传出了这功法。”

    “反正,三十万年之前,这功法应该是有的,想必现在在龙脉大陆之上应该还没有绝迹吧!”

    陈枫听了,不由苦笑。

    “三十万年前?这黄鸟和腾蛇活得年岁也真是够久的,一张口动辄就是几十万年之前。”

    他微笑说道:“我这次回去之后好好寻找一番吧!”

    黄鸟点了点头,叹息一声:“我也没有办法帮上你很多,毕竟我离开那里已经是太久了。”

    陈枫微笑说道:“知道这个名字就已经足够了,黄鸟,我真的是非常感谢你。”

    他忽然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来到这里多久了?”

    黄鸟目光之中闪过一抹追忆之色:“多久了啊?”

    她轻轻坐了下来,叹了口气:“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我跟腾蛇来到这里,已经是整整五十万年了!”

    “什么?整整五十万年了?”陈枫脸上露出一抹震惊之色。

    五十万年?什么概念?足以让龙脉大陆发生一次巨变,足以让沧海化作桑田!

    而对于他们两个来说,这只不过是刚刚来到南荒的时间罢了。

    在这一瞬间,陈枫忽然想起两个字来:“长生!”

    没错,就是长生!

    他们这两位存在,跟长生也没有任何区别了!

    黄鸟看向陈枫,说道:“想听听我跟腾蛇的故事吗?”

    “当然。”陈枫郑重点头。

    “别的我也就不跟你多说了,但是我想,你应该是对我和腾蛇之间的仇怨,很感兴趣,肯定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每隔一段时间就厮杀一场,是不是?”

    陈枫哈哈一笑:“没错,我对此极感兴趣,我一直心中疑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黄鸟叹了口气,脸上闪过一抹苦涩:“你以为我们愿意吗?”

    “我们这样做,只不过是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罢了!”

    “哦,能让自己活下去?”陈枫看着黄鸟,心中有些诧异!

    黄鸟说道:“我跟腾蛇都是极为特殊的存在,你肯定是觉得我们两个几乎与天地同寿,几乎不会变老,更不会老死,是不是?”

    陈枫点头。

    “实际并非如此。”黄鸟摇摇头说道:“我们两个,寿命是很长,但是再长,却也有死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