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九百九十三章 处置
    第两千九百九十三章处置

    白发老者浑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抬起头来,接触到陈枫的目光。???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他意识到,如果自己再敢在这里纠缠的话,陈枫是真的要动手了。

    他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一掌狠狠的轰在自己丹田之上。

    瞬间,丹田破碎,他发出凄厉的惨叫,摔倒在地,丹田之上,伤口呈现,强大的力量从其中涌出!

    他,已然被废了修为!

    陈枫缓缓点头。

    他冷冷说道:“敢动我的女人,我又岂会让你们活命?”

    “我现在不杀你们,只是将你们擒住,不是给你们面子,而是给陆玉堂一个面子!”

    他声音冰寒:“我要将你们带回朝歌天子城之中,扔到那些商会高层面前,看看他们怎么说,看看他们怎么做。”

    此时,白发老者和黑袍中年已经是面如死灰。

    而后,陈枫又看向沈雁冰,轻声说道:“让你们受惊了,是我来晚了。”

    沈雁冰摇头:“这也不算受惊,陈枫你考虑的已经是足够详尽,只不过来到这里之后变生肘腋,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陈枫缓缓点头:“你们没有事就好。”

    陈枫并没有多停留,他实在是没有多少时间。

    陈枫带着沈雁冰等人直接便是离开此地,当然,随同他一起回去的还有黑袍中年和那白发老者。

    其实,在这天元皇朝之中,有许多陈枫所牵挂的人。

    但是,陈枫这一次,真的是没有办法去看他们了。

    陈枫知道,时间迫在眉睫,三个月的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了。

    还有两个月,就是余泰鸿杀上门来的日子。

    而面对半步武帝强者余泰鸿,陈枫知道,自己现在真的不是对手。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动用法相。

    陈枫心中暗道:“现在,法相是那么容易动用的吗?”

    “现在,我连瑶光白日仙谱都没有得到,别说得到了,听都没有听说过。”

    “我需要在这两个半月的时间之内得到瑶光白日仙谱,并且将其修炼有成,实力大增,能够操控法相,才有与半步武帝强者余泰鸿的一战之力。”

    陈枫现在,时间非常的紧迫!

    尤其是,陈枫现在在南荒,光光是从南荒赶回到朝歌天子城,就要相当长的时间。

    十日之后,七星商会,七星大拍卖场。

    一处花厅之中,砰的一声,两具身体被重重地扔在地面之上。

    这两人都是满脸狼狈,衣衫破裂,而脸上更是有着脏污。

    他们两个,都是被捆的结结实实,身上实力也是被封印住了。

    两人,一个乃是黑袍中年,一个则是白发老者。

    那黑袍中年身上,更是有着许多大大小小的伤口,气息也是颇为的微弱。

    看见他们两个人,陆玉堂满脸震惊地向陈枫说道:“陈枫老弟,你这,这是什么情况?”

    原来,今日陆玉堂正在拍卖场中休息,听说陈枫来访,顿时极为惊喜,立刻前来见陈枫。

    但是,刚一见面,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他便是看到陈枫将这两人扔到了他的面前!

    陈枫脸上无喜无悲,淡淡说道:“问他们。”

    陆玉堂将目光投向了那白发老者,轻声道:“老苏,这是怎么回事儿?”

    白发老者满脸后悔之意,跪在地上,砰砰连磕了几个响头,颤声大喊道:“陆大人,对不住,对不住。”

    “我有负您的嘱托啊!是我鬼迷心窍,做了错事,不怪陈枫公子如此!”

    他倒也是挺聪明的,知道这个时候若是敢告陈枫的黑状,那么只怕最后倒霉的是他自己。

    而现在,他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说不定反而还有一线生机。

    陆玉堂盯着他,冷声说道:“别哭哭啼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发老者将这一次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

    听他说完之后,陆玉堂已经是满脸寒意。

    然后,就是暴怒。

    到最后,则是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陈枫看着他,也不说话。

    陆玉堂很快便是睁开眼睛,而后看着陈枫,忽然深深一躬,向陈枫行了一礼。

    陈枫愣了一下,赶紧让开,说道:“陆老哥,你这是折杀我了。”

    “我便是心中有气,也不会让你给我赔礼道歉。”

    陆玉堂沉声说道:“陈兄弟,你不让我赔礼道歉是一回事,但是我是一定要赔礼道歉的。”

    “这一次的事情,我也有错处。”

    “你将她们托付给我,结果,却落成现在这个样子,老哥哥我对不住你啊!”

    他忽然脸色一肃,看着陈枫说道:“陈枫兄弟,你放心,这件事我立刻就会给你一个答复。”

    说着,向陈枫拱了拱手,转身离去。

    而他出去了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便是回来,回来之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大踏步走到那黑袍中年面前。

    黑袍中年看到他,仿佛预感到了什么一般。

    他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狗东西!瞧瞧你做的这好事!”

    “竟然敢得罪陈枫公子?真是该死!“

    陆玉堂一声怒喝,一脚踢出,正正的踹中了他的心口。

    黑袍中年顿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直接被踹飞了出去,而后重重地落在地上。

    还在空中的时候,他便已经是狂喷鲜血。

    而他的胸膛,更是直接塌陷!

    他身子晃了晃,看向陈枫和陆玉堂,目光之中流露出无尽悔恨。

    最后,喉咙里面挤出一句话:“她们,我果真得罪不起啊”

    这正是前几日,陈枫说的那句话。

    而后他,脑袋一歪,直接身死,已经是没有了气息。

    接着,陆玉堂则是走到那白发老者身前,挡住了他。

    看向陈枫,深深一躬说道:“陈兄弟,老苏他真的只是一时糊涂。”

    “他为人,素来沉稳,而且这么些年为商会效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恳请你看在老哥的面子上饶他一命吧!”

    陈枫默然片刻,而后缓缓点头。

    看见他点头,陆玉堂和老苏那悬着的一颗心,一瞬间便释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