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 桑子晋
    第三千零四十九章桑子晋

    而且,再被人联想到刚才自己在黑市之中高价购买能够恢复武魂的东西,那么他们只怕就能猜出来,自己就是拥有腾蛇鳞甲之人。ranw?en w?w?w?.?r?a?n?w?e?n?a`com

    那样的话,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

    所以,他便是将这东西先放了起来。

    而陈枫所不知道的是,此时在内宗的另外一处,却有一件事情正在秘密进行着。

    这里,乃是内宗的五大主峰之一,和陈枫所在的苍狼啸月峰,相距不远。

    这座山峰的形状,与其他山峰都不一样。

    其他山峰好歹是细细长长的有一座山峰的样子,而这座山峰则是四四方方。

    看起来,它的宽度似乎比高度都要更大一些。

    就像是一个硕大的平台。

    而若是仔细发现的话就会发现,这座山峰哪里是什么平台,分明的样子就像是一座巨大无比的鼎。

    在下方,有着四条如同天柱一般的高高石柱支撑,上面则是鼎的主体。

    整座山峰,露出来的山石都是如玉一般的青翠之色。

    看上去,像是一尊青玉巨鼎,极为华美,漂亮,高贵。

    而这里,也是内宗五大主峰之一的玉鼎峰。

    玉鼎峰之上,乃是一片巨大的平台,方圆足足数百里。

    平台的正中心,则是一大片高耸的亭台宫殿。

    在中心,则是一座形同玉鼎一般的高台。

    这座高台之上,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座建筑。

    但是,所有看向这座建筑之人,目光都是会露出敬畏之色。

    因为,这座高台之上,居住的便是玉鼎真人,内宗最顶级的五名强者之一!

    玉鼎真人和轩辕啸月长老实力差距不大,同时也是这一山峰的主宰。

    在这座高台的四周,则是分布着三座高大巍峨的宫殿。

    玉鼎真人实力强横,收徒极为严格,他这一生数百年的时间,也不过就收了三位徒弟罢了。

    但是这三位徒弟,却全部都是天资极强,一个个实力都是极为的强横。

    在内宗众多弟子之中,赫赫有名。

    而近些年来,玉鼎真人有很多事也都是不再管了,而是将这些事务放给他手下的三名弟子。

    所以,他这三名弟子也是声威素著。

    在玉鼎峰之上,乃至于整个内宗之中都是有着极高的威望。

    玉鼎峰之上,很是安静,甚至有些死寂,只是偶尔有虫鸣鸟叫之声响起。

    玉鼎真人素来喜静,有许多别的长老都是将自己的山峰打造的如同一个大城池一般,而他则是不然。

    他这山峰之上,除了他之外,就是他的三名徒弟以及一些伺候的仆役。

    一开始,连那些仆役都没有,他自己清简惯了,也根本不用人伺候。

    后来还是因为太宠自己的三个徒弟,觉得他们没人伺候不习惯,所以才弄了一些仆人上来。

    此时,在那三座宫殿之中,靠左的那座。

    这座宫殿建得非常有特色,不像宫殿,反而像是高塔,如同一座插天宝剑一般。

    极高,极薄,极窄。

    上面通体都是白色金属,至少看起来竟像是金属铸造而成,透露着说不出来的锋锐。

    这里,正是玉鼎真人三弟子桑子晋的居所。

    桑子晋,在玉鼎真人的三名弟子之中,年纪最但是修为却是非常强横。

    而且极其凌厉,乃至于有些残忍,在内宗之中很有名气。

    不过,更多的是凶名。

    此时,一道人影出现在这座宝塔的下面。

    这正是一名身穿蓝色长袍的平凡青年,这名青年,长相很普通,属于丢到人堆里就看不见的那种。

    若是陈枫在这的话,一定会有所印象,因为陈枫记忆极好,而此人就在数日之前曾经随着吴星河去镜谷之中找过陈枫的人之一。

    这名蓝袍青年来到宝塔下之后,刚刚要准备敲门,扬声喊上面的人。

    忽然,脸上露出一抹犹豫之色。

    而后,他在塔下来回走了两步,犹豫之色越来越深重,心中暗道:“这位桑师兄,在别人眼中还只是行事凌厉,有些残忍。”

    “而我,却深知他的为人,他已经不是残忍了,而是极为的贪婪狠毒。”

    “这件事我告诉他,会不会是相当于与虎谋皮?”

    “我若是告诉他的话,我能达到我的目的,我能得到我想要的好处吗?会不会反而被他所杀?”

    他心中一阵犹豫。

    而就在他犹豫的当口,忽然,在那宝塔之上传出来一个幽幽的声音:“王师弟。都来了这么久了,怎么还在门口徘徊不去?”

    “可是有什么事心事,想要跟师兄说?”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下一刻,轰然一声,那高塔的大门直接打开。

    而后,一个涡旋出现,一股强大的吸力,骤然之间传来,直接包裹上了这名蓝袍青年。

    轰的一声,蓝袍青年几乎是以一种被撞进去的姿态,直接进入了宝塔里面。

    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心中暗道:“这下完了,想不说都不行了。”

    轰的一声,宝塔大门直接关闭。

    不过片刻时间,那蓝袍青年便是已经被那股吸力给裹挟着来到了高塔的最顶端。

    这是一片广袤的空间。

    而这片空间,非常有特色,整个铺着一层细细的白沙。

    白沙之上,还插着几根枯死的树枝,几块掉落的岩石。

    树枝被剥去了表皮,没有生机,皱巴巴,白色嶙峋。

    岩石旁边,还有着几具尸体。

    这几具尸体,有的新鲜,有的则是已经只剩下干尸了。

    有人的,也有动物的。

    而最妙的则是,在这片空间的上方,竟然还悬着一轮孤月。

    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在那里高高的悬挂着。

    整个空间方圆不知道有多大,但是却极为辽阔,给人一种苍茫,寂寥,枯寂不,应该说是死寂的感觉!

    最重要的,就是那种浓浓的死气。

    而在这片空间的最中间,则是盘膝而坐着一名黑袍青年。

    黑袍青年身上的那衣袍,样子就宛若裹尸布一般,让人看了,心中不由的生出一股寒意。

    蓝袍青年站在这片空间的入口,此时的他,身上衣衫破损,有着大片大片的血迹。

    原来,刚才他并不是直接被吸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