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三千零五十章 灵药的踪迹!
    第三千零五十章灵药的踪迹!第一爆

    那股吸力就如同绳子一样,捆着他,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砰砰砰砰砸上来的。?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a`com

    他的身体和那台阶,和那墙壁,磕磕碰碰,现在已经是被打得鼻青脸肿,甚至内脏都有些出血了。

    他想要吐血,但强行忍住了,站在那里,脸上露出一抹恐惧之色,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片刻之后,那名黑袍人终于缓缓转过身来。

    若是别人看到的话,只怕会吓得惊呼出声。

    原来,此人肤色极白,白的几乎透明。

    而他脸上的肉,极薄,脸上几乎已经没有肉了,就像是一个骷髅头包裹在这黑袍里面一样。

    看起来极为的可怖。

    这黑袍骷髅架子的眼眶之中,两处绿火缓缓升腾,盯着蓝袍青年。

    感受到那两团绿火的凝视,黑袍青年一下子感觉自己如芒刺在背,心中升起一股极度恐惧之意。

    刷的一下,后背便是出了一层冷汗。

    骷髅架子那冷森森的声音传来:“你来我这儿,却又徘徊不进,有事与我说,却又起了怯意。”

    “简直该死!”

    “刚才那一番拖行,只是对你的惩罚,要了你小半条命罢了,接下来你若是再敢不与我说实话,今日休想走出这里。”

    蓝袍青年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眼中露出极度恐惧。

    他自然知道,这桑子晋既然敢这么说,那么他就一定会这么做。

    因为,他可是桑子晋啊!

    他心中忽然涌起无穷的后悔。

    因为他现在已经断定,自己就是与虎谋皮。

    原来,这名如同骷髅一般的黑袍人便是桑子晋。

    看着桑子晋,蓝袍青年心中一阵犯嘀咕:“上一次见他的时候还不是这个样子,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

    桑子晋显然看出来蓝袍青年心中的疑惑,他脸上的肉皮儿皱了皱,傲然一笑,说道:“你看我现在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是吗?”

    “但是你可知道”

    说着,他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你可知道,这是我修炼的功法以臻化境的表现!”

    “我现在的实力,比原先强出不知道多少!”

    “咱们武者,只要实力够强就对了,其他的皮相什么的,有什么意义?”

    “我理都不会理会,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

    下一刻,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蓝袍青年说道:“你说是不是?”

    蓝袍青年赶紧点头,唯唯诺诺。

    桑子晋阴惨惨的一笑,说道:“说吧,来找我是什么事?”

    蓝袍青年深深吸了口气。

    他有心不说,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不说是不可能的了。

    他斟酌了一下言辞,看着桑子晋,一字一句说道:“我发现了数千年前,那曾经搅得整个内宗鸡犬不宁,引来无数强者追杀的两支灵药的踪迹。”

    “什么?那两支灵药的踪迹?”

    一听到这句话,桑子晋身上气息,骤然之间疯狂波动,涌动如潮水一般!

    他那眼眶之中的两团绿色鬼火疯狂跳动着,显示着他现在极度激动的心情。

    他颤声问道:“是出身于听经崖的那两支灵草?是曾经在内宗被人追杀了无数次,最后却是销声匿迹的那两支灵草?”

    “没错,就是他们。”

    桑子晋眼中鬼火,瞬间收缩了那么一下,然后唰的一下,身形如电,直接来到蓝袍青年面前。

    双手抓着他的胳膊,声音急促无比的说道:“你赶紧将所有的事情全都告诉我!”

    “他们在哪里?你是怎么知道的?快点!全部告诉我!要不然我宰了你!”

    他的脸上一片狰狞,他的声音里面急切到了极点,也是激动到了极点。

    因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那两支灵草意味着什么、

    那可是两支出身于听经崖,在听经崖之上听经千年的灵草,里面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而且,还有一丝对于武者之路,对于武道之路,莫名而又高深的领悟。

    只要是能够将那两支灵草吞下,不光光能够极大的提升修为,而且可以在难以突破的时候,骤然之间打通所有关卡,以那一丝灵光为契机,轰然突破。

    对于武者来说,后者是具有极大意义的。

    因为很多时候,尤其是强大的武者,困扰他们的,绝对不是力量的不足,而是没有那么一个突破的契机。

    他见蓝袍青年有些犹豫,立刻神色冰冷的说道:“说啊!难不成你想死吗?”

    蓝袍青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语速极快地将自己前几日的见闻和盘托出。

    他不敢有丝毫的怠慢,他生怕自己说晚了一句,便会直接被桑子晋所杀。

    桑子晋听完之后,眼中鬼火一阵闪烁,陷入了沉思之中。

    许久之后,方才轻轻吁了口气,说道:“你的意思是,现在那两支灵草都在镜谷之中。”

    “而那镜谷,那闲置了数千年的镜谷,此时则是已经被轩辕啸月那老头子,赐给了一名叫做陈枫的新晋弟子?”

    “没错!”蓝袍青年重重点头说道。

    “好!很好!”桑子晋哈哈大笑:“老头子既然让他进入镜谷之中,那么不用说,对他是极为器重的,但是!”

    他忽然哈哈狂笑:“那又如何?”

    “再怎么器重!再怎么厉害!不就是一个新晋弟子吗?”

    “一个刚刚进入内宗之人,哪怕是天纵奇才,也不会有多么强的实力,在我面前更是不堪一击!我轻轻松松就可以将他碾压!斩杀!”

    蓝袍青年嘴唇翕动了一下,刚想说吴星河被陈枫打得大败亏输,颜面无存的事情。

    但是忽然,他心中一动,没有再说,只是闭着嘴巴在旁边点头。

    桑子晋嘿然一笑,看向蓝袍青年,忽然说道:“你是不是跟陈枫有什么过节?”

    蓝袍青年愣了一下,心想:“我跟陈枫能有什么过节?我只不过是为了巴结讨好你,想从你这里得到一些好处,所以才给你通风报信罢了。”

    但是,他却不敢这样说。

    这桑子晋现在已经明显是跟个疯子差不多了,他如果敢否认桑子晋猜测的话,不知道桑子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