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三千二百零七章 一定可以!(第三爆)
    陈枫顿时驾驭着小舟在这里停了下来。? 火然?文? ??? w?w?w?.?r?a?n w?e?n?a`c?o?m

    他看向前方,沉声说道:“这里是一条线路的尽头,按理说我在这里应该向右边走了,因为这是一条正确的水道。”

    “但是,如果往前走的话会碰到什么呢?如果我不改变线路的话会怎样呢?”

    陈枫目光看向前方。

    前方依旧是一片漆黑的海洋,依旧是没有任何的波动。

    那片海洋如同黑色深渊一般沉寂,仿佛亘古以来便是如此的安宁。

    陈枫仔细看了半响之后,忽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心中一片骇然。

    此时,他盯着那片海域,忽然就在那一瞬间,他的目光似乎能够透过那漆黑的海水,能够透过那冰冷的海域,一下子能够看到那海洋下面一样!

    于是,他顿时看到,在那海洋下面有着无数巨兽。

    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用贪婪无比的目光正自看着自己。

    这些怪兽长得千奇百怪,恐怖之极,狰狞到了极点。

    而不光是怪兽,还有无数如同恶鬼一般浑身沾满了泥浆,正在海底爬行的妖魔,还有只有惨白骷髅,如同索命幽魂一般的存在!

    恐怖!血腥!狰狞!

    陈枫都是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就在这一层薄薄的海水下面,就在浅浅的几米之下,就是这些正在潜伏的巨兽。

    陈枫此时,恍然大悟。

    “原来,我现在所行进的这水道下面其实并不是那无尽深海。”

    “这水道其实是安全的,这水道的几米之下就是一个类似于凹槽一般的石质地面,这里是安全的,也没有这些怪兽的觊觎。”

    “但是,就在这水道的外侧,便是那无尽的怪兽,而由于那亘古下来的封印,这些怪兽无法入侵水道。”

    “只要我在水道的范围之内就是安全的,但假使我离开这个范围,去到外面的深海之上的话,那么肯定在一瞬间会被吞噬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想及这里,陈枫心中一阵收紧,赶紧驾驭着小舟沿着正确的方向向前而去。

    他犹自心有余悸,轻声道:“我之前得到的那地图,其实也算得上是比较精准的,只是范围比较小。”

    “我从轩辕家族内中得到的地图上面的线路,大约只有这副海图的一成左右。”

    “而从瀛洲城得到的地图,大概只有线路的两成半左右。”

    “不过幸亏,开头的线路是对的,我按照那些往前走的话也在,前期也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但是也只局限于前期罢了。”

    “当将地图之上所记载的那些线路走光,走到尽头,再也没有线路指点的时候,我可能就会误入那深海区域,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枫看着面前的悬浮的立体地图,心中一阵庆幸:“幸亏呀,幸亏碰到了铸造师协会的他们。”

    “幸亏得到了这件至宝,要不然的话,我此次有死无生!”

    陈枫算是知道之前那些闯入死亡之海的人是怎么死的了。

    肯定就是正确的线路走到尽头之后,无法判断,误打误撞之下便是走到了那深海之中!

    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陈枫看向远方,目光一片苍茫。

    “那千年之前,穆展鹏想必也是如我这般,驾一叶扁舟,在这死亡之海之中,缓缓前行,小心谨慎。”

    “但怎奈何,这死亡之海凶险无比,他最终还是没于此处。”

    陈枫想到这里,忽然心中一阵伤感。

    “就是不知,我陈枫此次又会如何。”

    “千百年之后,会不会有人在镜谷之中,也发现过一个名叫陈枫的人在此生活过的痕迹,然后循着那里再次来到这死亡之海,如同又一个轮回。”

    陈枫摇了摇头,将自己这番心情驱逐出去。

    他脸上露出豪情壮志:“陈枫,你怎么能如此?”

    “陈枫,你只需要记得,你只需要告诉自己,这一次你一定能够成功就行了!”

    他的目光看向远处,一片悠远:“还有那么多人在等待着我呢!”

    “师姐她们还在等待着你去魂殿救她们,花冷霜还有梅无瑕,还在等待着你安然归去。”

    “那么多人的期望,你岂能辜负?”

    陈枫想到这里,心中充满豪情壮志,一往无前。

    那艘小船也是唰的一下,直接加速向前,以极快的速度飘去。

    这一路之上,陈枫再没有碰到其他人。

    想想也是,毕竟能够如铸造师协会这般得到这个全面地图的,实在是少数。

    就算是有其他人从其他方向进入了死亡之海,只怕也很难与自己碰面。

    陈枫这一去,便是整整用了三天的时间。

    三天时间,陈枫每天驾驭着小船向前十个时辰,而剩下的两个时辰则是用来修炼。

    三天时间之后,陈枫身上伤势已经是完全恢复!

    第三日,凌晨前夕。

    小船依旧在这片黑色的水域之中向前飘荡着,陈枫正自盘膝而坐。

    他此时看似浑不用力,实则心神极为专注,操纵这小船一点一点的改变的幅度。

    此时,小船的样子看似是笔直向前,实则完全不然,而是在极小幅度的摆动着。

    一会儿向左前,一会儿向右前,摆动的幅度极小,但是却极为频繁。

    陈枫额头渗汗,脸色惨白,显然极为吃力。

    事实上,此时陈枫也确实是耗尽心力。

    因为他在控制着小船前行,到了此时,那水道早就已经不是直来直往了,而是在以非常微小的幅度不断的变化着。

    这水道也是变得极窄,只能容纳一艘小船而过。

    陈枫不由庆幸,幸亏自己选的是一艘小船,而不是体型更大的。

    但就算是这一艘小船,陈枫也需要极为精准的控制,才能够不脱离水道的范围。

    只要是脱离水道范围,陈枫知道,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他压力极大。

    在这种压力之下,如此极限的操控多么耗费心神,可想而知。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一个时辰。

    终于,小船驶出了一条弯曲的近乎于圆形的水道,冲入前面一条宽阔的水道之中。

    陈枫骤然之间睁开眼睛,长长吁了一口气,神情立刻放松了下来。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