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三百二十一章 九大势力,空桑论剑!
    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这些弟子,还是这些长老,争夺这个旁观的名额,都是一件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神圣的事情。

    只有那刚才出言斥责元星辰的段宏儒,脸上依旧是笑嘻嘻的,似乎不拿这个当回事儿。

    与他一般神色的还有元星辰。

    他哈哈一笑,说道:“一场比试而已,诸位不用太放在心上。”

    听到他说这句话,不少人心中暗自腹诽。

    “你在咱们之间实力最强,地位最高,自然是不用担心这个,反正名额已然到手,咱们能跟你比吗?”

    此时,一个锦衣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五个名额,不消说,元星辰师兄肯定已经占据一个。”

    “毕竟元星辰师兄,实力如此强大,他若是不占据,谁能说得过去?”

    旁边一名满脸虬髯的大汉拍着胸膛大声说道:“柳博简这话说得在理。”

    原来,那锦衣年轻人,名叫柳博简。

    “谁若说元师兄拿不到这个名额,我关天翰第一个宰了他。”

    他虽然满脸虬髯是看起来非常粗豪,但实际上却是一个极为谄媚之人,此时满脸巴结的看着元星辰。

    元星辰哈哈一笑:“关师弟这话说得在理。”

    关天翰听了他这句话,就像是得了主人赏的骨头一样,立刻变得兴奋起来,赶紧好一阵子点头哈腰。

    众人看向他,目光之中都是带着一丝鄙夷。

    原来,这关天翰和元星辰同属九毒赤炼宗,但是实力却是不强。

    当然,这个不强是跟元星辰比起来,跟其他宗门比起来还是颇占一些优势的。

    他这一路上都是各种巴结元星辰,众人也看出来他的目的,为的就是让元星辰提携他一下,帮他争取一个旁观的名额。

    毕竟,能够去那个地方,旁观那一场盛会,也是无比的荣耀啊!

    “然后,邬修远师兄应该也能占据一个。”

    柳博简接着说道。

    邬修远笑吟吟的点了点头,神色之间颇有些矜持。

    “其次嘛,”

    柳博简哈哈一笑,脸上露出一丝狂傲,手中一把折扇骤然打开,扇了两下。

    他脸上露出自信的神色:“另外一个名额,区区在下柳博简,应该还是能够拿到的。”

    众人听了,反应不一。

    元星辰和邬修远,不以为意,而天雷府和摧心派之人,脸上则都是露出一抹不满之色,但是却也没有人出言反对。

    柳博简乃是青涛剑派之人,而且是此次青涛剑派所有弟子之中实力佼佼者。

    他能夺得一个名额的几率也是颇大。

    所以,他这番话虽然说得颇为狂傲,但却也并非是全无道理。

    接下来,柳博简又是和大伙儿大声谈笑,尤其是注意和元星辰邬修远在那里聊天。

    他显然是一个交际手段颇为高明之人,跟谁都能说到一起去。

    几句话,便是捧的元星辰、邬修远很是得意,言语之间仿佛已经将这名额当成了他们的囊中之物。

    至于天雷府和摧心派之人,则都是无精打采的,感觉已经没戏了。

    看到这一幕,濮星洲目光之中神色一变。

    而后,面向众人,沉声说道:“怎么,被人家这一番话,打击的便是全无积极性了吗?”

    “连拼命的心思都没有了吗?”

    他这番话,说的正是剩下的几大门派。

    那几大门派之人现在已经是有些意志消沉,他们感觉自己看不到希望了。

    濮星洲冷冷说道:“你们可知道,能够参加这一次比武,是何等的重要?对你们有何等的意义?”

    “你们可知道,能够拿到那个旁观的名额是何等的可贵?”

    “看来你们还是没有认识到,那么现在,我就让你们认识认识!”

    濮星洲忽然舌战春雷,厉声喝道:“你们这一次,争夺的那五个名额,所要去围观的那场盛会,可是空桑论剑啊!”

    “这可是九大势力的空桑论剑呀!”

    “你们知道空桑论剑到底是什么吗?”

    他那如同雷震一般的声音在这如意舟的上空回荡着,让众人都是心中震颤,不知他为何突然如此雷霆震怒!

    “空桑论剑,源自于数万年之前。”

    “最早的时候,乃是九大势力聚集在一起,商讨如何对付灭魂殿的一场盛事。”

    “而后来,随着灭魂殿势力衰微。”

    “这空桑论剑就变成了九大势力之中的年轻一辈佼佼者,在一起进行比武,在一起排定名次,在一起相互厮杀,相互较量,相互吸收对方长处的一场大比武!”

    “这一场大比武,会决定所有九大势力年轻一代佼佼者的排名。”

    “而一个门派的未来,就是要看它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排名,实际上也决定了他们那个宗门的排名!”

    他嘿然笑道:“为何我战神府,每次都是九大势力前一前二?因为我们的年轻人够强!”

    “空桑论剑,每个势力都会极为的重视,每百年一次,派出自己门派之中的最强者进行参与。”

    “论剑的名额,一共只有四十五个,一个门派只有五个名额而已!”

    “九大势力,每个势力都经营了几万年,下面都有无数的分支门派,都有无数的外宗弟子、内宗弟子,有着无数的强者!”

    “想要争夺这五个名额,何其困难?你们当然是没有资格参加的!”

    他顿了顿说道:“但是,你们没有想过,能够旁观这场盛事是何等的重要?”

    “参加这空桑论剑的,乃是九大势力的全部最强的年轻弟子,他们的实力要胜过你们一个层次。”

    “他们的力量要比你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无数倍,他们的战斗方式,战斗技巧,都是极为的恐怖。”

    “他们对于力量的运用,要比你们不知道高多少。”

    “但是,这一切还不是最重要的!”

    他顿了顿,面向众人,一字一句说道:

    “能够成为九大势力之中排名前列的武者,最重要的是他们对于这一颗武道之心的坚持!”

    “最重要的,是他们那一颗武者之心啊!”

    “你们就要学他们的这一点,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