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血海深仇(第一爆)
    直透窗外!

    陈枫这一掌打出之后,连那窗户纸都没有刮破,那窗户甚至都纹丝未动。

    但是却已经将极其庞大的力量,送到窗外,可见他对于力量的控制何等之强。

    窗外响起一声低促的惨叫,接着一个声音便是响起,充满了心悦诚服:

    “陈枫公子果然实力强横,在下服气了。”

    下一刻,窗户打开,一个人跳了进来。

    此人身穿一袭黑衣,脸上也是蒙着黑巾。

    陈枫盯着他,一言不发。

    此人掀开脸上面巾,露出一张苍白清秀的面孔,嘴角有血迹,显然是被刚才那陈枫一掌打伤。

    陈枫皱眉说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夜闯此处?”

    “如果说不明白的话,那我只好将你留在这里了。”

    陈枫此时,杀气森森。

    此人给陈枫的感觉,实力不是特别的强,但是却飘飘忽忽,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而且,他既然能够趁夜色之时偷偷闯入戒备森严的轩辕家族之中,那么实力就一定不弱。

    对此,陈枫也是不敢懈怠,他一向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之人。

    如果此人一个回答不对,陈枫就要立刻出手。

    黑衣人看着陈枫,神色之间有些恐惧。

    但他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变得从容起来,看着陈枫,沉声说道:“陈枫公子,在下名为赵飞鸾,乃是城主府的一名仆役。”

    “哦?城主府的一名仆役?”陈枫挑了挑眉头,盯着这个俊秀年轻人。

    果然,他发现,这俊秀年轻人,黑衣之下穿戴的乃是一身仆役的衣衫。

    “你是城主府的仆役,今日我刚刚硬闯城主府,狠狠的打了你们的脸,今天晚上你来这里干什么?”

    陈枫嘴角露出一抹轻笑:“难不成,是来替你们家主人报仇的?”

    “公子说笑了。”

    赵飞鸾微笑说道:“事实恰恰相反!”

    他四下里看了看,尽管明明知道此处无人,但他准备说的这句话显然是极为的慎重,因此本能的便四处看了看。

    而后,看着陈枫,一字一句说道:“我不是来替他报仇的,而是为了告诉陈枫公子您一个秘密!”

    “而是为了,让陈枫公子您,将这城主府,彻底铲除!彻底断绝!”

    “将他们城主府,杀个一干二净啊!”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中露出滔天仇恨,那怒火仿佛能够燃烧一切。

    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双拳攥紧,脸上一片通红。

    显然,他对城主府已经是恨到了极致。

    如此恨意,让陈枫都是不由的一惊。

    中间得发生过什么样的仇怨,才会让赵飞鸾恨到这等程度啊!

    他心中微微一凛,而后缓缓开口:“你和城主府,到底有什么样的仇怨?”

    “我与城主府的仇怨,不共戴天!”

    赵飞鸾咬着牙,充满了无穷恨意:“公子,你也能看得出来,我虽然乃是一个仆役,不过实力却还过得去。”

    “何止是过得去,只怕整个朝歌天子城之中,比你实力更强的仆役也没有几个了吧?”陈枫淡淡说道。

    赵飞鸾冷笑道:“那是因为我天赋不弱,而且,在孩童时代,得到的资源也是极多。”

    “看来你出身不错。”

    陈枫道。

    “没错。”

    赵飞鸾缓缓道:“我本是朝歌天子城附近一个七品家族的少主。”

    “我们家族,虽然品级不是特别高,跟九大势力比不了,但是在那方圆几千万里之内也是数得着的强大家族,威压十几个皇朝。”

    “我从小也没有受过什么苦,吃过什么亏,而且各种资源享受的也是不少。”

    “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天赋还算过得去。”

    “家族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我未来能够成就武帝境强者,带领家族跨入八品之境!”

    陈枫点点头:“继续说。”

    赵飞鸾深深吸了口气,目光之中闪过一抹追忆。

    接着,那追忆就变成了浓浓的痛苦和仇恨:“但是,就在我十七岁那一年,我的父亲得罪了朝歌天子城。”

    “其实,都不能算是得罪,只不过是因为我有一个家传宝物,被天子城城主府看中而已。”

    “因此毫无征兆,城主府的强者,突然来到我们家族。”

    “在一个雪夜之中,将我们家族上上下下三千七百六十四口,杀的干干净净,无一活命。”

    陈枫道:“那你呢?你为何又会留下来?我不相信城主府的人会放过你。”

    “他们当然不会放过我,斩草除根的道理谁都懂。”

    赵飞鸾惨然说道:“幸亏那一次,我在外历练,不在家族之中,方才逃得一条性命。”

    “后来,我回到家族中之后,见到的是一片如同废墟一般的家族,以及一地的尸体。”

    陈枫听闻此言,也是不由心中一震。

    难怪赵飞鸾恨极了天子城城主府,原来是有这般深仇大恨在。

    “而且,天子城城主府还四处派人捉拿于我,为了躲避他们的捉拿……”

    赵飞鸾惨然一笑:“我毁了自己的容颜,然后请在游历的时候我认识的一位前辈,为我重新画上了这么一副容貌。”

    “甚至还请那位前辈出手,将我原先的功力废掉,然后拜在他门下,重新修炼。”

    陈枫听了,不由心中狠狠的颤抖了一下。

    他再看向赵飞鸾,此时仔细一看,才发现,赵飞鸾那张脸确实眉目如画,颇为清秀,但怎么看怎么都有点儿假。

    “原来,竟然是以神奇秘术弄得一张假脸。”

    陈枫看到这里,不由得心中有些不寒而栗。

    他深深的看着赵飞鸾,谁知道他这张脸下面,到底又是怎么样的深沉心思?

    赵飞鸾阴惨惨的笑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却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为了覆灭天子城城主府,我寻遍天涯海角,终于找到一门隐瞒实力的法门。”

    “修炼之后,可以让我将实力控制的远远比看起来要低。”

    “然后,我又准备拜入天子城城主府门下,做一名杂役,但是却没想到……”

    他顿了顿,轻声说道:“天子城城主府,绵延几十万年,所有的杂役全部都是自己的家生子,已经世世代代在天子城呆了几百甚至上千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