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第三千四百二十二章 帮你教训教训他!
    原来,就在刚才那一瞬间,陈枫感知到,钟灵竹的精神世界之中,他那精神力量的外围,竟然笼罩着一层迷雾。

    而那层迷雾,赫然乃是强大的封印!

    这股封印,封印住的显然就是……

    陈枫冷冷吐出几个字:“她五岁之前的记忆!”

    “这封印,我不知道是谁设下的,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

    陈枫目光之中一片冷然:“但是你敢动现在最重要的人,那就是跟我陈枫过不去!”

    “等着,我一定会将你找出来!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而此时,钟灵竹缓缓苏醒。

    她的脸上一片茫然,看着陈枫,呆呆问道:“冯晨哥哥,怎么样了?”

    陈枫轻声问道:“刚才你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吧?”

    “没有。”

    钟灵竹道:“刚才,我感觉脑袋一懵,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微笑说道:“没别的事,来,哥哥继续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钟灵竹很快便忘却了刚才那件事,拍掌笑道:“好!”

    于是,陈枫又讲了几个故事,便将她哄了下去。

    第二天中午时分,陈枫想起和齐问夏的约定。

    他本不想去,但是想想,轻轻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吧,苏伯母对我不错,很是热情。”

    “齐问夏跟他们在一起鬼混,也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

    “我去了,总归也是有个照看。”

    陈枫一片好意,于是便直接向着约定地点走去。

    约定的地点,乃是一处药膳斋。

    药膳斋,在天龙城这些权贵子弟大户人家之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他们平日里见面说话谈事情等等,很多都是在药膳斋之中举行的。

    这药膳斋,不是酒楼那般嘈杂,但是却又有吃的有喝的。

    而且喝的都是能够增长实力或是驻颜美容的药膳,吃的也都是极为精致的珍馐美味,比一般的酒楼层次要高出许多。

    而且,颇为雅致,来这里也是很有面子。

    所以他们来这里的次数便是极多。

    这个药膳斋,名为白桦药膳斋。

    白桦药膳斋,就比下城区那些药膳斋档次要高上不少。

    从地段便能看得出来。

    此处位于中城区,能够在中城区开这么大的药膳斋,那实力背景可是不容小觑。

    当然,这只是跟一般的位于下城区的药膳斋相比。

    而如竹林药膳斋,背景来历比较特殊的,其实也未必要比白桦药膳斋弱多少。

    白桦药膳斋周围乃是大片大片的白桦树,风景颇为不错。

    在一间临近树林,风景极佳的精舍之中,齐问夏和两个女子正围着一张小桌而坐。

    旁边就是大大的窗户,此时竹帘卷了起来,外面景色一览无遗。

    齐问夏对面的两名女子,其中一个身穿一套黑色紧身皮衣,将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

    她长着一张小圆脸,短发大约只到耳边,看上去颇为的野性。

    腰间还挂着一把小小短剑,不过看起来装饰性更大于实战性。

    此时她脸上笑吟吟的,正跟齐问夏说着话。

    嘴里叽叽喳喳的,显然是有点话痨的那种性子。

    而且眉宇之间更见一丝蛮横高傲。

    在她旁边则是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这女子身穿一袭青色长裙。

    青色长裙看布料颇为的普通,似乎只是寻常人家的,并不多么名贵。

    而她脸上也未施脂粉,就连头上插着簪子,也是一个普通的乌木簪子。

    显然,此人家境可能不是很好。

    但是她身材极佳,长相绝美,气质更是高洁。

    就这么穿着一袭普普通通的青色长裙,坐在那里,不言不语,便如一朵空谷幽兰。

    似乎让这整个空间都是变得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谁人都无法将其忽略。

    论起容貌来,她在三女之中可称第一。

    论起气质来,她更是当仁不让。

    此时,那野性少女哼了一声,眉宇之间多出来几分不满,说道:“这冯晨也真是架子够大的,竟然让咱们在等他?”

    “他难道不觉得三个大家闺秀在等他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卑微小子,很是不妥吗?”

    齐问夏叹了口气,说道:“毕竟是小地方来的,能知道什么礼数?”

    圆脸少女笑嘻嘻的说道:“还是我的左天和哥哥最好。”

    “那是,那是谁能跟你左天和比呀?谁不知道,桂青文桂大xiao 激e,谁都不服气,就是对左天和服服帖帖的?”

    原来,这野性女子,名为桂青文。

    她嘻嘻一笑,忽然凑过去说道:“齐大xiao 激e,你跟我说老实话,这个叫冯晨的现在是不是对你死缠烂打?”

    齐问夏愣了一下。

    她回想了下,好像冯晨也并没有对自己死缠烂打。

    甚至,对自己的态度还有一些淡然。

    不过她转念一想:“或许,冯晨是想用这种方法来吸引我对他的注意力吧?”

    见他没有说话,桂青文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她冷哼一声,不屑说道:“一个外乡来的小子,算什么东西?竟然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他还想跟你在一起?他配吗?”

    说罢,他看向旁边高挑女子,问道:“白婧婉,你说是不是?”

    她们两个在这里讨论的热闹,只有那高挑女子没有说话。

    反而皱了皱眉,似乎感觉在背后这么议论别人有些不妥。

    她只是礼貌似的笑了笑,并没有搭话。

    对于她这种反应,齐问夏和桂青文似乎也是习以为常。

    桂青文忽然把她搂过来,吧嗒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笑嘻嘻道:“婧婉啊,你呀,就是性子太谨慎了,有什么不好说的?”

    白婧婉缓缓摇头说道:“不是不好说,只是不愿说。”

    她们显然关系极好,她这么说,桂青文也没有动怒。

    只是咯咯笑道:“好吧,好吧,随你了。”

    她跟齐问夏又说几句,忽然挤了挤眼睛,促狭的说道:“齐大xiao 激e,要不要我让左天和帮你教训教训那姓冯的小子?”

    齐问夏一听,顿时愣了一下。

    而后,有些担心的说道:“青文,你可别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