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三百七十一章 线索!
    他的声音里面充满了嘲讽。

    而就在这时,长刀黑衣人和巨剑黑衣人,两人对视一眼,齐齐发一声喊,竟是向外逃去!

    他们两个逃去的方向不同。

    在他们看来,这能够让他们最大可能逃出一命!

    陈枫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还逃?逃得掉吗?”

    他手中极上龙阳刀一甩,笔直的飞了出去,直接指向巨剑黑衣人的背后。

    轰的一声巨响,极上龙阳刀与那巨剑黑衣人狠狠的撞在一起。

    巨剑黑衣人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直接被极上龙阳刀刺穿。

    极上龙阳刀甚至穿过他的身体,又是向前飞出去一段距离,方才落地。

    而他的身形,向前摇摇晃晃奔行了十几步,砰的一声,摔倒在地,抽搐了两下,再也不动了。

    陈枫则是身形一闪,便是追到了长刀黑衣人的身后。

    然后一掌拍在他的后背之上。

    直接便是将这长刀黑衣人打得狂喷鲜血,身子重重地扑倒在地,也是直接身死。

    陈枫看着他们,冷冷一笑:“这等实力,还敢在我面前逞威风?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他本来没想这么快杀了他们两个,还想着好好盘问一番。

    但这两人既然想逃走,既然找死,那么陈枫也就不会客气了。

    至于盘问不盘问的,已然是不重要。

    反正宝物已是归了陈枫。

    陈枫在他两个身上摸索片刻,而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他的手中出现了两个金线锦囊,另外还有一个包裹的仔仔细细,极为珍重的类似于储存卷轴的那种长长的白玉圆筒、

    这个长长的白玉圆筒,通体呈现出一股无瑕白璧之色,极为的纯粹,一看便知绝非凡品。

    陈枫深深吸了口气,他已经猜到这里面存的是什么了。

    陈枫没有立刻拆开,而是确定没有其他东西遗漏之后,便是将圆筒塞入怀中,迅速离开此地。

    没用多久,他便是回到了轩辕家族。

    先将金线锦囊打开,里头有数百万龙血紫晶。

    对陈枫来说,这不算是什么大数目。

    而后,他将那白玉圆筒拿了出来。

    这白玉圆筒,形状如同一个缩小了数倍的烟囱一样。

    陈枫心脏不由得一阵狂跳:“造化山河图啊!这可是至宝造化山河图啊!”

    他又能够得到一部分,让他怎能不激动?

    陈枫终于将白玉圆筒打开。

    一打开,顿时里面一股极其磅礴宏大的气势便是直接透了出来。

    这股气息,庞大浩瀚,宛若拥有着无穷的山河大地之力。

    这股气息,陈枫极为熟悉,正是那造化山河图的气息!

    陈枫狂喜:“造化山河图,果然是那造化山河图!”

    他将那圆筒之中的东西拿出来,展开,果然正是造化山河图。

    和陈枫手中的造化山河图一样大小,而此时,那图卷之上无数山川河流若隐若现,宛若将一个世界笼罩在其中一般!

    陈枫此时,心中更是隐隐约约存着一丝期盼。

    “我的造化山河图残卷,和现在得到的这造化山河图残卷,是不是连在一起的?”

    “如果他们两个是相连的话,那么两个融合在一起的话,会不会有新的妙用?”

    陈枫赶紧将自己的造化山河图残卷也拿出来,将其比对一番。

    但很快,陈枫便是失望了。

    原来,两者的边缘部分并不能相交在一起。

    而两者放在一起之后,也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

    陈枫心中有些失望,但接着,便是轻轻拍了拍脑袋,说道:“陈枫,在今天如此意外,完全没有用自己寻找的情况下,就得到了一副造化山河图残卷。”

    “现在这造化山河图五份残卷之中,已经有两份落入你的手中。”

    “如此大机缘,如此大气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还有什么不高兴的?”

    想及此处,陈枫便是心中再无任何芥蒂。

    他微微一笑:“这造化山河图啊,等着吧,我迟早能够将五个残片全部找齐。”

    “到时候,我倒要看看,这造化山河图有着何等的妙用!”

    陈枫将其收了起来。

    而此时,有下人来禀报,言道:“七

    星商会派人来送东西了。”

    陈枫挑了挑眉头:“还真是够快的!”

    明月高悬,夜色如水。

    一抹月光透过窗棂,悄然入室,洒下一片清辉。

    窗边,几旁。

    陈枫正在看晏筠心着人送来的那些关于高粱之山的神话典籍。

    晏筠心做事效率极高,陈枫刚刚回到府中之后没有多一会儿,足足有十五大车的各色典籍便是送到了轩辕家族。

    显然,她也是很做了一番功课,很是为陈枫用心的。

    这十五车的各色典籍,有纸张还泛新的书卷,有用竹木简记载的,有书页已然泛黄,显然不知道多少年岁的。

    而这,还不算什么,比之年岁更老的还有的是。

    其中甚至有着数十块石板和玉板,上面弯弯曲曲的勾画了几个文字。

    乍一看那文字,陈枫甚至都不认得。

    陈枫皱了皱眉,便将这些不认得的都放置在一边,捡那些自己认得的看去。

    而他挑选的那些,都是发黄的书卷,甚至是石板玉板。

    反正就是怎么古老怎么来。

    陈枫先将那些年岁最长的挑出来看。

    越是古老的,离着那真相便是越近。

    时间流转,很快,一夜时间便是过去。

    外面太阳已然升起,陈枫放下手中一本厚厚的典籍,揉了揉眼睛。

    哪怕以他的修为,如此一夜看下来,也是感觉眼睛有些酸涩。

    而这个时候,在他左手边,堆着的已经看完的典籍,足足有三四车那么多了。

    陈枫皱了皱眉头,轻声说道:“看了一晚,却是毫无所获。”

    “有些凤毛麟角的传说可能与之稍有关系,但是若是按照这些传说去弄的话,那么只怕我累死都找不到真相。”

    陈枫休息片刻,便又是拿起一本发黄的古卷看了起来。

    很快,便是看了一半。

    他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这本书倒还挺有趣的。”

    原来,书里记载了颇多奇志异闻。

    忽然之间,陈枫眉头拧起,眼神一下子便是聚集落在了这玉板的左上角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