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四百六十三章 楚少阳的气息?!
    “求求你,不要杀我!”

    他脸色慌乱至极,充满了哀求之意,看着陈枫,嘶声求饶,痛哭流涕。

    陈枫微笑道:“我不杀你!但是……”

    他冷冷一笑,忽然伸手轻轻拍在周炎彬的肩膀上。

    顿时,一股力量涌出,路过周炎彬的五脏六腑,而后来到他的丹田之中!

    于是,众人便是看到,周炎彬的丹田狠狠的鼓了起来,接着他们便是听到一声如同踩爆一个鸡蛋的声音。

    下一刻,周炎彬丹田轰然炸碎,强大力量向外涌出。

    而他则是瞬间脸色惨白,极其剧烈的疼痛让他差点晕了过去!

    而与身体上的疼痛相比,更加绝望的则是他的心里。

    因为此时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是被陈枫废掉了修为。

    他发出凄厉的惨嚎,脑袋一歪,直接晕了过去。

    晕过去之前,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为什么要得罪冯晨啊?”

    此时,陈枫方才缓缓转过头,来看向蔚白莲。

    在刚才整个过程之中,陈枫甚至都没有看蔚白莲一眼,完全将其无视!

    而刚才,在陈枫将周炎彬打成重伤的那一瞬间,蔚白莲整个人就傻了。

    她发出一声尖叫,呆呆的站在那里,满脸的不敢置信。

    甚至,她一直沉浸在震惊的情绪之中,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在回荡:

    “陈枫怎么会这么强?陈枫的实力,怎么会这么强大?”

    直到此时,陈枫看向他,众人目光随之看向她,方才让她回过神来。

    她看向陈枫,陡然之间,便是意识到自己此时的处境。

    她目光之中闪过一抹惊惧之色,因为他很清楚,她的实力跟周炎彬不相上下,陈枫能将周炎彬打得这么凄惨,那么她上去,比周炎彬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陈枫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淡淡说道:“执法弟子大人,现在你的狗腿子已经被我给收拾了,是不是该轮到你下场了?”

    “嗯?”

    说着,他挑了挑眉头,脸上露出一抹戏谑之色。

    蔚白莲瞬间脸色便胀得通红。

    她自然是不敢下场的。

    但是让她说出屈服的话来,她却又是心有不甘,于是便愣在那里一言不发。

    “不说话是吗?”

    陈枫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冰冷杀机。

    这一抹冰冷杀机,让她的心狠狠颤抖了一下!

    她忽然意识到此时,陈枫对自己是真的动了杀心。

    而且,他也有这样的实力啊!

    她看着陈枫,不敢置信的惊呼:“你,你想杀我?你敢杀我?”

    “为何不敢?”

    陈枫一声冷笑,而后轻轻弹了弹手指。

    顿时,蔚白莲便是惨叫着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了好几圈,重重落地,鲜血从嘴角流出。

    这一击把她打的七荤八素,好半响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而当她再看向陈枫的时候,眼神之中已经写满了恐惧。

    因为陈枫刚才的那番作为告诉她,她如果再不说话的话,陈枫一定会杀了她!

    她再也不敢强撑,看着陈枫道:“我,我不敢跟你打。”

    陈枫微微一笑:“不敢跟我打?刚才谁说要狠狠的教训我来着?刚才谁说,要让我跪地磕头求饶,将刚才的话收回来着?”

    蔚白莲一张脸胀得通红,被人狠狠的扇了耳光,不但是在身体上,更是在心理上。

    她知道,今日之后,自己在这里已经是颜面无存了!

    陈枫今天,狠狠的打了她的脸。

    但是,与脸面相比,显然是活下去更重要!

    她看着陈枫,忽然跪在地上砰砰磕了几个响头,而后颤声道:“刚才的话,我收回。”

    她在这里跪地磕头求饶。

    陈枫哈哈大笑,走到她面前。

    而就在陈枫走到她面前的这一瞬间,忽然,陈枫浑身巨震,眼中露出一抹浓烈到了极致的迷茫之色。

    而下一瞬间,这股迷茫则又是化作了浓浓的不敢置信、震惊,以及疑惑!

    他此时距离蔚白莲很近。

    就在这一瞬间,陈枫忽然感觉到,蔚白莲身上有一股他非常熟悉的气息。

    这一股气息,与陈枫的气运相互交缠

    ,与陈枫的命运相互接连,与陈枫有着极大的恩怨。

    这气息,正是楚少阳的气息啊!

    陈枫心中震撼:“蔚白莲身上,怎么会有楚少阳的气息?怎么可能?”

    “难道说,蔚白莲竟然是楚少阳的人?”

    陈枫心中陷入了无比的震惊之中。

    但是下一刻,陈枫便是将自己的这猜测给直接推翻。

    “不可能!”

    “楚少阳此人,贪婪好色,但是却极有心机。”

    “他选奴隶的眼神,那也是极高的,他手下的那几个奴隶,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不但实力强大,而且各有特色。”

    “这蔚白莲呢,论姿色那是够的,但是要论实力,还差得远呢!”

    说白了,她连给楚少阳当奴隶的资格都没有。

    于是,陈枫心中立刻便是排除了那个想法。

    他一瞬间就变得冷静下来,目光无比深邃:“那么,现在就只有一个解释了,便是……”

    “他在近期,跟楚少阳,或者是楚少阳身边的人接触过!”

    陈枫眼中闪过一抹通透,思绪骤然之间变得无比的清晰。

    “在一两天之前,我与蔚白莲也发生过冲突,也与她离的很近。”

    “当时,如若她身上有这股气息的话,我不可能感觉不到,而甚至就在昨天,她身上还没有这股气息。”

    “那么我敢断定,她这股气息肯定是从昨日到今日这段时间染上的!”

    “那么,在哪里染上的呢?”

    陈枫眼中忽然闪过一道凌厉无比的光芒:“后山藏剑阁!只有可能是后山藏剑阁!”

    推测至此,陈枫已是心满意足。

    他不想再往深处推测。

    重要的是,如果现在停止的话,只怕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于是,陈枫立刻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然笑容。

    看着蔚白莲,淡淡说道:“蔚白莲,现在到底是谁跪地磕头求饶?”

    蔚白莲颤声道:“是我,是我跪地磕头求饶。”

    她现在只求活得一命,哪里还敢再跟陈枫说半句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