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四百八十章 传信
    鲜于高卓此时已走进门中,见到此景也是愣了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片刻之后,方才看着后鸿卓,若有所思,沉沉道:“看来你这趟出去,身上是沾了不干净的东西。”

    “不干净的东西?”后鸿卓愣住了:“徒儿可是什么都没做啊!”

    鲜于高卓看着他微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什么都没做。”

    “你所作所为我都看在眼里,只不过你自己不想做什么,并不意味着别人就不会对你做什么!”

    “看来,你算是着了道了。”

    说罢,他大步走出来,抓着后鸿卓又来到那青铜门之处。

    而后,自己先进去,又是抓着后鸿卓缓缓往里面带。

    那青铜门之上传来庞大的力量,想要将后鸿卓顶出去,鲜于高卓却是将他使劲的往里拽。

    夹在其中的后鸿卓自然痛苦不堪,不过他咬着牙,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而鲜于高卓的手指则一直在他身体之上不断的敲击着什么。

    忽然,他似乎摸到了,而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冷冷道:“找到你了!”

    下一刻,他并指如刀,在后鸿卓的后颈之处一划。

    顿时,一道血箭飙射而出,而随之飙射出来的还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

    鲜于高卓一把便是将它抓在手里。

    与此同时,后鸿卓的身体也是毫无阻碍的进入了青铜巨门之中。

    显然,随着他刚才颈后血溅的喷射而出,他体内的异物也已经被清除。

    后鸿卓此时顾不得自己身体之上的痛苦,慌忙捂住伤口,看着鲜于高卓,惊愕说道:“师父!这是什么?”

    鲜于高卓没有言语,只是将那亮晶晶的东西拿在手中看去。

    只见这是一个约摸有小手指甲盖儿大小的晶石。

    晶石之上,则是什么都没有!

    鲜于高卓看了一眼,心中便已了然,说道:“这是高等级武者传递消息的一种方式。”

    而后他啪的一声,便是将晶石捏碎!

    说来也是奇怪,随着晶石的破碎,却是并没有变成粉末,而是变成了几十块极小的碎块儿。

    每一个碎块儿迎风便涨,转瞬之间,竟是个化成了一个个打字。

    几十个碎块儿,便是几十个大字。

    这些大字在空中一阵旋转,而后自动铺排开来,在空中便是形成了几句话。

    看到这几句话之后,后鸿卓脸色巨变,不敢置信的看着鲜于高卓,惊呼喊道:

    “什么?竟然有人想要偷袭咱们北斗剑派?”

    鲜于高卓瞪着他一声:“给我闭嘴!”

    后鸿卓赶紧噤若寒蝉,站在那里老老实实的一句话不敢说。

    而鲜于高卓也是脸色凝重的看向那空中凝聚的两句话:“原来是这样!”

    上面的话赫然正是:

    两日之后,正午之时,北斗剑派后山藏经阁,有强敌来袭!

    强敌之真正目的,乃青山崖密洞之宝!

    后山藏经阁,不过诱饵。

    两句话,只是简简单单的两句话而已。

    但是这两句话却是让鲜于高卓心中起了无尽的波澜。

    因为这两句话,透露出来无数的信息。

    其一,自然是敌人要来袭击北斗剑派!

    其二,也是最重要,最让鲜于高卓惊骇的一点则是,透露消息之人竟然深知北斗剑派之秘。

    竟然知道,在青山崖密洞之中,放有一件绝世珍宝!

    后鸿卓在旁边忍了半天,还是没憋住,说道:“师父,这人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会不会是唬咱们?”

    鲜于高卓瞪了他一眼,冷冷说道:“在为师眼皮子底下做这些手段,需要受何等大的风险?”

    “受这么大风险,只是为了耍咱们一顿,反而跟咱们结仇?你觉得可能吗?”

    后鸿卓一听,确实很有道理。

    鲜于高卓冷冷说道:“那给咱们传讯之人,能够避开我的感觉,在你身上种下这个东西,那么此人实力绝对高绝。”

    “他实力这么高,又对咱们北斗剑派内部的事情如此了解,就绝对不是为了戏耍咱们。”

    “此事有九成可能那是真的!”

    他轻轻吁了口气,嘴角露出一抹冷笑:“看来,咱们青山崖密洞里

    面的摇光白日仙谱是被人给盯上了!”

    陈枫给他的信息,造成了对于他的误导,让他以为对手的目标乃是储存于青山崖密洞之中的摇光白日仙谱。

    殊不知,对手的目标其实是储存在后山藏经阁之中的金丹。

    而他们两个信息都不完全,只有陈枫信息最完全,对于一切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所以他才能够从容布局。

    后鸿卓看向自家师父,轻声道:“师父,既然对手会觊觎咱们的宝物,那么要不要将这摇光白日仙谱先行挪走?”

    听到他这句话之后,鲜于高卓瞬间眼中闪过一抹阴霾。

    而后,看着他皮笑肉不笑道:“这种活儿,为师若是自己不做的话,那么自然要找一个最为信任的弟子做。”

    “于是,这件事便会落到你的头上,是不是?”

    听到鲜于高卓这句话,看到鲜于高卓那阴冷的神情,后鸿卓陡然之间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他忽然想起北斗剑派之中故老相传的那个传说。

    那个师徒相残的传说!

    于是他立刻便明白师父为何会如此,显然师父已经想到那件事上去了,认为他有异心,借此机会想要拿走摇光白日仙谱。

    他赶紧颤声道:“师父,弟子不敢,弟子绝无此意!”

    扑通一声,竟是直接跪在地上了。

    鲜于高卓也觉得自己未免有些小题大做。

    他心中警兆大生,深深吸了口气,心中一个声音在回荡:“我知道了,这件事对我影响颇大。”

    “以至于我现在心态失衡,心境已然乱了,所以才会如此迁怒于他。”

    “不能乱,千万不能乱!”

    他仔细思忖片刻,而后心中便是逐渐稳当下来。

    “若你悄无声息的偷袭的话,那我还真有可能着了你的道儿!”

    “但现在,我已经是得到了具体的消息,那么岂会再上当?”

    “既然敢来偷袭我北斗剑派,那让你来得,回不得!”

    说罢,他脸上露出一抹阴狠之色,冷冷说道:“不需要有任何的改变,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布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