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零七章 小法相神功
    “哦?什么秘籍?”

    柏鸿信解释道:“是一本从这摇光白日仙谱之上演化出来的秘籍。”

    “毕竟,摇光白日仙谱,玄奥莫名,对天赋要求极高,而且只是残卷,领悟起来颇为困难。”

    “所以,五千年前,一位天资极高的掌门,根据这摇光白日仙谱的残卷,演化出来一册秘卷。”

    “秘卷之中记载着一个法文,这法门可以让人练成小法相,对天赋的要求不那么高,而且也不用像修炼摇光白日仙谱残卷那么危险。”

    陈枫一听,来了兴趣,很是好奇的问道:“小法相,那又是什么?”

    柏鸿信道:“小法相,其实乃是模拟法相,或者说,是法相的雏形。”

    “威力比法相要小的多,但是练起来也要容易的多。”

    “原来如此。”陈枫缓缓点头。

    而这时候,鲜于高卓脸色一片惨白。

    此时,陈枫心中一动:“这法门,对我来说没有太大的帮助,但是对于我锻造法相,乃至于将法相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却是有着参考作用。”

    “而且,被我放在天元皇朝的那些朋友们,以他们的实力,直接参悟修炼法相有可能没有什么效果。”

    “但是,如果他们先修炼着小法相之法的话,那么确实可以先行领悟法相。”

    “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可是一个大大的宝物啊!”

    想到这里,陈枫便是对鲜于高卓冷笑道:“刚才,你为什么没有提及这件事?”

    鲜于高卓自知理亏,诺诺道:“我,我刚才想说来着,但是被他抢先了!”

    陈枫知道,他是想把这事儿隐瞒下来,也不点破。

    只是微笑看向柏鸿信说道:“我刚才说了,你查漏补缺,我自会有奖励。”

    “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鲜于高卓又是剧烈的哆嗦了一下。

    柏鸿信看了鲜于高卓一眼,而后低声笑道:“我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只求你能将他交给我处置!”

    说罢,指了鲜于高卓一下。

    鲜于高卓脸色更是惨白无比。

    他几乎可以预见到自己

    的命运,如若自己落到柏鸿信手中的话,那么必定是生不如死!

    他又想到了之前他对自己这位师弟诸多苛责的那一幕幕。

    陈枫却是没有任何犹豫,只是淡淡的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饶他一条性命。”

    “我若是将他交给你,你必然会宰了他!不过嘛……”

    他看向柏鸿信,说道:“我大概知道你的心思,以后,这北斗剑派掌门的位子肯定也是你的。”

    “你怕鲜于高卓给你捣乱,也是人所应当。”

    “那这样吧,回头我将鲜于高卓带到一个永远不可能回到天龙城的地方,如何?”

    陈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已然是有了打算。

    原来,就在刚才,他想到他留在天元皇朝那些朋友的时候,心中忽然灵光一闪。

    他的那些朋友,现在实力都是不高,陈枫也确实没有时间教导他们。

    须得有一个实力足够高,又足够听话,眼界也足够宽的人前去教导他们,帮他们提升实力。

    这么一个人,可是很难找的。

    而现下,眼前不就有一个吗?

    鲜于高卓实力够强,达到三星武帝巅峰,眼界够宽。

    担任北斗剑派掌门这么多年,博览典籍不知多少,而且手下有诸多弟子,对于如何教导弟子,也是颇有心得。

    最最重要的则是,他现在已经是被废掉了修为,已经是没有什么威胁了!

    听到陈枫这句话,柏鸿信自然没什么异议。

    他只求鲜于高卓不再出现,其他的也就不在意了,便点头说道:“好,陈公子费心了。”

    如若他再敢说什么别的,那未免就是不识抬举!

    陈枫此举,其实已经颇为妥当。

    然后,陈枫又是看向鲜于高卓,问道:“鲜于高卓,你意下如何?”

    事实上,刚才在听到陈枫那句话之后,鲜于高卓顿时松了口气,神色也是变得和缓起来。

    他现在能够留得一条性命,就已经是谢天谢地,哪里还有资格挑三拣四?

    赶紧说道:“一切但凭公子做主。”

    “好。”

    陈枫微笑,而后让鲜于高卓取了那本秘籍给自己。

    这本秘籍,名为‘小法相神功’,同样也是一本古籍。

    陈枫拿在手中翻阅了一下,便是缓缓点头。

    此秘籍,写得颇浅,但是实用性却是极高。

    而后,他又是拎着鲜于高卓和柏鸿信前往后山藏经阁。

    此时后山藏经阁那大火依旧是在熊熊燃烧,刚才的大雨对大火没有任何的影响。

    一间又一间大殿在那火焰之中倾颓,无数的经卷被焚烧殆尽。

    黑色飞灰直冲天空而上,周围到处都是飘着黑色的烟尘灰烬。

    天空之上,甚至凝结成了一朵黑云。

    看到这一幕,柏鸿信和鲜于高卓脸上都是露出痛心之色。

    北斗剑派几万年的积累啊,就这么毁于一旦!

    虽然烈焰熊熊,但陈枫对于那丹药的安危并没有什么担心的。

    这火焰虽然极其旺盛猛烈,但是论及火焰品质,却只是凡间火焰罢了,温度也就那么点儿。

    那枚金丹,能够成型,其实早就经历了比这不知道高多少的温度。

    若是在这温度下就会化掉,那也没资格成为金丹了。

    陈枫现在比较担心忧虑的,倒是时间问题。

    这大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烧完。

    他倒是能够扛得住火势,顶多弄得一身黑也就是了,但鲜于高卓此时如果进入的火场之中的话,只怕有死无生。

    而如果再拖下去,只怕天龙城之中那些强者就要到了。

    陈枫倒是不怕他们抢,谁能抢得过他?

    陈枫只是怕,濮星洲如果亲来的话,自己却不过面子,只好分润一些好处给他们了。

    他目光投向鲜于高卓。

    鲜于高卓却是微微一笑,说道:“陈公子,请跟老朽来!”

    陈枫挑了挑眉头:“看来其中还另有蹊跷!”

    鲜于高卓带着陈枫绕过藏经阁,来到藏经阁旁边一处悬崖之侧。

    此处,有那飞瀑流泉而下。

    不过由于火势太大,这飞瀑流泉已经是完全被蒸干了,露出了下面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