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四十五章 五日之后,再动手!
    陈枫还是第一吃这等规格的食物,也是被惊艳到了,大快朵颐,风卷残云一般。

    见他如此,濮星洲不以为杵,反而觉得这是真性情。

    两人聊的投机,也是酒足饭饱。

    很快,午后时分,陈枫便准备告辞了。

    这时,濮星洲忽然微笑说道:“陈公子,你这一次得到了那摇光白日仙谱的残篇,不知道……”

    他顿了一顿,看向旁边的蓝紫晗,微笑说道:“可否让我们借阅一番?”

    “蓝紫晗十年前,就已经有迹象要凝聚法相,但是因着缺了这么一本秘籍,十年之间都难以寸进,被卡得很是辛苦!”

    “如若……”

    听闻此言,陈枫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便是从怀中取出一本秘籍残卷,放到面前的桌面上。

    微笑说道:“这摇光白日仙谱的残卷,我就放在这里了。”

    “三天之后我再来取,如何?”

    “好!”

    濮星洲哈哈大笑:“陈枫,爽快!果真是爽快!”

    他看着陈枫,眼中激赏之意更盛。

    甚至超过陈枫之前的所作所为给他带来的那好感。

    而在旁边,蓝紫晗眼中更是露出震撼、激动、狂喜之色。

    他看着陈枫,满脸都是感激。

    要知道,这可是摇光白日仙谱啊!

    这可是龙脉大陆之上锻造法相的无上至宝啊!

    龙脉大陆之上,这些强者到了武帝景的境界,尤其是在同一个境界的时候,实力很难拉开大的差距。

    想拉开大的差距,就要借助两项神通。

    一项便是神元战体。

    另外一项,就是这法相。

    拥有了一个强大的法相,对阵另外一个同等级别,但是没有法相的强者,可以说是轻轻松松便将对方碾压。

    法相对于武帝境以上的强者,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不言而喻。

    而他,如果修炼出法相之后,实力更是能够提升不知道多少,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天龙城之中除了濮星洲大将军以外的第一人。

    而且对他来说,这修炼出法相来,还有一层更深的意义。

    那便是,他未

    来接任天龙卫大将军的希望,更增加了几分。

    就这么一件秘宝,如果流入龙脉大陆之中,哪怕是武帝强者,只怕都会拼命争抢。

    而陈枫,就这么将其放在这里,任由他翻阅。

    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完全足够了!

    他忽然起身抱拳,向着陈枫深深一躬,大声说道:“蓝紫晗,永世不忘陈公子今日之恩情。”

    “以后若有什么事情,吩咐一句,我蓝紫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陈枫微微一笑,说道:“蓝兄,你言重了,咱们是朋友,不是吗?”

    “好,好一句咱们是朋友!”

    濮星洲更是抚掌大笑。

    有说几句,陈枫便要告辞。

    而这个时候,濮星洲忽然看着他说道:“陈枫,你说三天之后来取。”

    “你可是打算,用这三天的时间去了结了钟灵竹身上的因果恩怨?”

    “没错。”

    陈枫道:“我就是这么打算的,三天时间应该足够了!”

    这个时候,濮星洲忽然面露难色。

    陈枫挑眉问道:“大将军,怎么了?有什么事,尽管说。”

    濮星洲叹了口气:“说来也是惭愧!陈枫……”

    他看着陈枫,脸上竟是露出一抹罕见的求恳之色:“你能不能,过五日之后,再行动手?”

    “为何?”

    陈枫愣住了。

    他的时间也是颇为珍贵,五日,对他来说,着实是有点浪费了。

    他其实是颇为着急的,此间事了之后,他还要赶紧回到轩辕家族之中。

    陈枫耽误的时间已经是太多了!

    濮星洲叹了口气,说道:“不知你可见过一座格外巨大的浮空战船,被无数战船簇拥着进入了我天龙城之中?”

    陈枫想起昨天他和林冉的那番对话,便点点头说道:“是见了那么一座。”

    “我当时便猜测,只怕天龙卫之中也只有你才有这般排场吧!”

    “没错,天龙卫之中是只有我才有这般排场,但可惜那上面的人不是我。”

    “而且,对方也不是来自于天龙卫的。”

    濮星洲苦笑道。

    陈枫挑眉,忽然心中若有所悟,说道:“难不成是战神府哪位大人物来到了此处?”

    “陈枫,你当真是聪明之极!”

    濮星洲感叹道:“没错!那天过来的,是是战神府大元帅的第四子,我们称之为四爷的夏侯英豪!”

    “四爷,夏侯英豪。”

    陈枫将这几个字缓缓咀嚼了一遍。

    这个名字,他很陌生。

    他只知道战神府大元帅一家,乃是夏侯家族,却不知道里面具体有谁。

    濮星洲,脸上露出一抹苦恼之色,轻声说道:

    “大元帅年轻之时,英明神武,我等无不佩服。”

    “但,现下年岁越大,则越是猜疑心重。”

    “他经常派他的几个儿子,巡行战神府,来各个卫里头都坐一坐,看一看,住一段时间。”

    “名为替他巡查,则是为了盯着我们这些老东西,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有没有什么不顺服的地方!”

    “原来如此。”

    陈枫点头道:“您是怕,我这几日动手灭了沈家的话,会惹来一些麻烦,是吧?”

    “没错。”濮星洲点头道。

    “好,那我答应了。”陈枫很是爽快的说道:“那我就等那家伙走了之后再动手。”

    “好!”

    濮星洲微笑:“那便多谢了。”

    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对了,陈枫,你可别忘了,空桑论剑,离现在还有不到九个月了。”

    “放心吧!”

    陈枫哈哈一笑:“空桑论剑,被我看做近几年来第二重大的事情,我怎么会忘记?”

    “哦?第二重大的事情?”

    濮星洲看陈枫,心中暗道:“不知道能够被他视为第一重大的事情,又是什么?”

    “这陈枫也真是厉害,这等大事都只被他看作是第二大事。”

    如果换作别人的话,他自然会认为对方在吹嘘,但是陈枫说的话,他却深信不疑。

    接着,陈枫便是告辞。

    濮星洲送他至门口。

    至于蓝紫晗,则是陪着陈枫离开。

    两人边走边说,一路闲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