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九十二章 陈枫,你必须死!
    白婧婉听完,也是愣住了,呆呆的坐在那里,根本回不过神来。

    她也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世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多的秘密。

    顾筠心微笑说道:“总之,一句话,只要是有白婧婉在这里,想要找到剩下的那八个捆仙神索仿制品,甚至想要找到那捆仙神索的真品,都要变得容易得多!”

    陈枫缓缓点头:“确实如此。”

    陈枫目光在厅堂之中众人脸上扫过,而后沉声说道:“诸位,请一定要保密!”

    “那捆仙神索乃是上古异宝,别说出现了,哪怕是与之相关的消息流传出去,都能惹得整个龙脉大陆出现无数波澜!”

    “如果被人知道白婧婉姑娘与捆仙神索之间关系的话,那么只怕她性命……”

    众人都是点头。

    事实上,他们此时还有些发懵,谁都没有想到白婧婉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

    陈枫看向白婧婉,微微一笑:“无论你是什么人,不论你有什么来头。”

    “咱们之间的关系,总归是不会变的!”

    “在我眼中,你就是那个坚强聪慧的小小女孩!”

    说着。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白婧婉粲然一笑,笑嫣如花,郑重点了点头。

    她刚才就在担心陈枫可能会多想,但现在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

    看到陈枫和白婧婉如此亲密,顾筠心心中忽然有这一阵说不出来的酸楚。

    赶紧摇摇头,将这股情绪压下,而后微笑说道:“现在,我来替白婧婉姑娘将她身上的这东西解开吧!”

    “好,你有办法么?”陈枫喜出望外。

    顾筠心微微一笑:“在战神商会呆了这么多年,若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么趁早关门大吉算了。”

    说罢,她低头向怀飞白吩咐了两句。

    怀飞白点了点头,而后便转身离去。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她便回来了,取出一个小小玉盒,递给了顾筠心。

    顾筠心将那玉盒打开,陈枫便见,那玉盒之中乃是一种类似于粉末一样的东西。

    通体银白之色,看上去有点像珍珠

    磨成的粉,但是每一颗粉尘却都是极其的莹润。

    顾筠心又是取出一点云顶仙茶泡了,将那些粉末洒入了茶汤之中。

    顿时,茶汤就变成了一片莹润的白色,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无数的上品珍珠被融化到其中一样。

    而后,她拿起一个小小刷子,蘸着里面的那莹润液体,刷到了那金色绳索之上。

    说来也是奇怪,软硬不吃的捆仙神索仿制品,被这东西刷上之后,却像是碰见克星一样。

    瞬间就软了下来,刷了一遍之后,便从白婧婉身上软软的滑了下来,落在地面之上。

    陈枫此时方才看的仔细,这东西大约有小儿手臂一般粗细。

    长度则是有一丈左右,看上去就像是一条金色的龙筋一样。

    但谁能想到,又有那般强横的威能?

    他指了指捆仙神索仿制品道:“这东西怎么用?”

    “我也不知道。”

    顾筠心摇头:“必须得有相关的咒语才可以,而这咒语现在却是谁也不知道的。”

    “之前,之所以会困住白婧婉,估计是因为感觉到白婧婉身上与它主人相似的那种气息。”

    “捆住她,是为了防止她跑了,这也是一种认主的手段。”

    “但接下来你想拿它捆别人的话,那却是得找到相应的功法!”

    陈枫点点头,知道捆仙神索仿制品,就目前来说应该还没多大用处,不过未来潜力,显然无穷,会有强横至极的威能。

    白婧婉晃了晃身子,轻轻吁了口气,被捆住的那种感觉着实是太难受了!

    陈枫哈哈一笑:“这东西你拿着吧!”

    “好。”

    白婧婉也不推辞,她对于自己的身世渊源,也是非常的好奇。

    将捆仙神索仿制品收好之后,顾筠心便是告辞离去。

    临走之前,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看着陈枫,心中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怅惘。

    想到不知何时才能跟她见面,不由便是暗自叹息一声。

    但她终归还是理智的,终归也是一个素来杀伐决断的女人,咬了咬牙,直接转身离去,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就在陈枫等人在紫竹林之中谈笑之时,此时在大将军府之中,夏侯英豪下榻的那高塔之上,却是传来一阵阵疯狂的怒吼!

    高塔最顶层,那巨大的空间之中,回荡着一个暴戾凶狠的声音。

    “你他娘的竟然把差事办砸了?你竟然办砸了?”

    “砰!”

    一声重物被击飞的声音传来。

    却是夏侯英豪一脚狠狠的踹在了翟文敏的心口之处。

    这一脚用劲儿极大,差点儿直接将翟文敏活生生的踹死。

    他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出,感觉自己心脏已经碎了。

    当然,这只是错觉,夏侯英豪纵然再怎么失去理智,也不可能将自己的这位得力助手直接给一脚踹死。

    虽然心脏未曾受创,但翟文敏胸口的骨头血肉,却是尽皆破碎。

    哇哇哇,接连狂喷几大口鲜血,身形被重重地踹飞出去几十米,砸到了那墙壁之上,缓缓滑了下来。

    他已经是身受重伤。

    但他却一句话不敢多说,强忍住疼痛,快步走回到夏侯英豪面前。

    扑通一声,又是直挺挺的跪在那里。

    只是说了一句:“属下该死。”

    然后便闭口不再多言。

    “你也知道你该死啊!那你怎么不去死啊!”

    夏侯英豪又是一脚把他踢飞出去。

    翟文敏又是跑了回来,恭敬的跪在他面前。

    夏侯英豪一屁股坐回到了椅子上,咻咻的喘着粗气。

    踹了两脚之后,似乎他心中那股邪火也卸去了不少,眼睛通红,盯着翟文敏。

    好半响之后,方才挥了挥手,淡淡道:“起来吧!”

    翟文敏浑身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心中涌起一股狂喜。

    他知道,自己的性命保住了,他赶紧连连磕头:“多谢公子恩典!”

    而后方才敢起身,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

    许久之后,夏侯英豪忽然发出一声怪笑:“陈枫,好,陈枫。”

    “不给我面子是吧?不给我的人面子,是吧?”

    “陈枫,你必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