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九十五章 那又如何?
    他的暴吼,远远的传了出去,不但整座高塔,甚至远处都是能够听得真切!

    此时,站在府门口的陈枫和濮星洲两人,自然也是听见了。

    濮星洲看着陈枫,苦笑一声说道:“你刚才那个动作,可是把他给彻底激怒了。”

    陈枫微微一笑:“那又如何?”

    濮星洲看着陈枫,哑然失笑,而后哈哈大笑,点了点他,说道:“对啊,那又如何!”

    “你可是陈枫啊?你怕什么!”

    只不过,陈枫现在还不会离开天龙城,因为他还有一个地方要去。

    他还有一个人要见,他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一问。

    当天傍晚时分,陈枫直接去了位于中城区的某处大宅。

    直接落到那大厅的门口,轻轻吁了口气,缓缓道:“苏伯母可在吗?”

    原来,陈枫来的,正是齐问夏的家。

    不过一盏茶时间之后,陈枫便已经是坐在齐问夏家中。

    这是陈枫第二次来到齐问夏家里,只不过与上次境遇却是完全不同。

    上一次的时候,齐问夏还有齐君浩,都是对陈枫爱答不理,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蔑视。

    但是这一次,陈枫却被引到了那主座之上,而齐问夏和齐君浩在旁边,却是站着连坐都不敢坐。

    脸上带着一抹拘谨之色。

    苏曼青看到这一幕,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她自然是知道这些日子在天龙城之中发生的事情的,自然也是很清楚,自己面前这个名为冯晨的年轻人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

    更是明白,他到底有着何等样强横的实力。

    她可以从丈夫口中得知,可以从传言之中等着,更别说她还有着属于自己的颇为隐秘的一些渠道。

    “原来他叫陈枫,不叫冯晨,原来他竟是名动天下的一位强者。”

    她苦笑一声,自嘲般的摇了摇头,但是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带着一丝淡然。

    只不过,那亲近却是消失不见了。

    她很是平静的命人上了药膳,而后便是在旁边坐了下来,扫了一眼自己

    的丈夫和女儿。

    心中暗叹一声,看向陈枫,轻声道:“陈公子,不知道你这次过来,所为何事?”

    陈枫组织了一下语言,而后沉声说道:“苏伯母,这一次过来找你,是想请教一个问题。”

    “是关于我母亲的。”

    “你母亲?”

    苏曼青愣了一愣,而后道:“我认识吗?”

    陈枫微笑道:“你应当是认识的。”

    苏曼青看着陈枫,缓缓摇头,嘴角流露出一抹嘲讽之意,说道:“陈枫,你是陈枫,可不是冯晨。”

    “与我有交情的,也是石夜白他们一家的母亲,而不是你的母亲。”

    “你,是来消遣我的吗?”

    她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怒色,显然认为陈枫此时做的事情,分明就是在消遣自己。

    这个女子当真是有些傲气的,她在陈枫落魄的时候,并不傲慢,对待他颇为亲近。

    而此时,知道了陈枫真正的身份,知道了他的实力何等强横之后,在陈枫面前却也没有拘束,更没有第三下四。

    甚至,因为认为陈枫是在消遣自己,而勃然动怒,脸色冰冷。

    看到她的反应,齐君浩和齐问夏顿时都吓傻了。

    他们呆呆的站在那里,尤其是齐君浩,脸上露出一抹浓浓的恐惧之色,甚至浑身都是如筛糠一般颤抖了起来。

    他自然是很清楚陈枫峰的实力,更是知道陈枫手段是何等狠辣。

    此时他心中发出阵阵哀嚎:“夫人,夫人,你怎么敢如此得罪陈枫啊?”

    “他一动怒,咱们全家都要完啊!”

    他看着陈枫,双腿一软,几乎要直接跪下来。

    赶紧抹了抹额头上的汗,颤声说道:“陈公子,你不要误会,我家这婆娘不会说话。”

    陈枫却是淡淡摆了摆手,齐君浩赶紧闭上了嘴。

    陈枫愣了片刻,而后方才回过神来,想明白了这点,敲了敲脑袋,看着她,笑意盈盈道:“苏伯母,你别动怒,我可不是在消遣你!”

    “实际上,我这一次确实是有事情要问你。”

    “我

    刚才没说清楚。”

    “不是因为石夜白的母亲和您的关系,而是我的母亲和您的关系。”

    “你的母亲?”苏曼青脸上露出诧异之色,轻声说道:“我应该不认识你的母亲啊!”

    陈枫淡淡一笑,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从怀中取出一个东西,放在她面前晃了晃。

    而看到这个东西之后,瞬间,苏曼青便是脸色大变,脸上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震惊之色。

    这震惊之中,还夹杂着浓烈的慌乱,不安,甚至是恐惧。

    就好像是一个极大的秘密,被人发现了,并且被当场揭开,而且这个秘密是她不愿提及,甚至不愿回忆,并且对她威胁极大的。

    若不然的话,她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陈枫瞬间,心中便做出了这以上的判断。

    他嘴角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果然,我所料不差啊!”

    “她和石夜白的母亲既然有那么深的关系,两人的身份却偏偏很是不对等,也应该没有任何交集的可能。”

    “而她们却就是有了这样的关系,那么就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她们都与这东西有关。”

    陈枫低垂下眼皮,看向自己手心,

    那东西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手心。

    原来,这竟是一朵青铜梅花。

    打造的极为的精美,却偏偏带着一丝古拙之气,就如同是远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东西一样。

    苏曼青脸上那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

    她微微一笑,神色淡然,撩了撩头发,轻声道:“陈枫,这是什么东西?”

    看到她这般神色,陈枫心中却更是笃定。

    看着她,反问道:“苏伯母,你没有见过这个东西?”

    “没有见过,不过这东西看起来倒是挺精美的。”

    苏曼青面色如常,轻声笑道。

    陈枫也不揭穿她,只是轻轻吁了口气,说道:“我母亲呢,出身于轩辕家族,也是轩辕家族的一代天才。”

    “只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她便离开我了,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