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九十六章 遮那山庄!
    他顿了顿,齐君浩齐问夏,还有苏曼青都是看着他,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苏曼青神色之间有些不安。

    而后,陈枫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后来,母亲与我团聚,但是就在数年之前,她却又是突然消失。”

    “我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但是,我只是曾经见她多次把玩过一朵青铜梅花。”

    陈枫那纤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捻着青铜梅花,微笑说道:“就是跟这个一模一样的青铜梅花。”

    “所不同的是,我母亲的那朵青铜梅花,花蕾乃是金色的。”

    “而这朵青铜梅花的花蕾,则是青铜之色!”

    陈枫敏锐的注意到,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苏曼青脸上的神色又是动了一下。

    她的眼中似乎闪过一抹极致的惊骇和恐惧。

    陈枫悠然说道:“我知道,只怕母亲的秘密就藏在这里。”

    “所以,一直都是四处寻找,但是却始终找不到。”

    “只不过,在路过白石镇的时候,在石夜白家中,我却是见到了这个东西。”

    “据说,这是石夜白母亲的遗物,而石夜白的母亲又与苏伯母您交好。”

    陈枫微微一笑,看着她道:“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也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苏曼青看着陈枫,微笑说道:“好故事,当然是好故事,感人至深啊!”

    “不过,陈公子,你还真是误会了,这件事与我毫无关系。”

    “我跟石夜白的母亲不过是当年偶然认识,曾经一起闯荡过罢了,之后分开,也没有多少联系。”

    “她的事情,我真的是一无所知,你找错人了。”

    而齐君浩和齐问夏,则是有些惊惧的看着陈枫两人。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看着苏伯母,忽然轻声道:“做人子的,如果连自己母亲的踪迹都找不到,连母亲都不能保护,那么,也就愧为人子了!”

    “苏伯母,我很快就要离开天龙城了,我没多少时间留在这里。”

    “所以,我也不想与你兜圈子。”

    “你

    说的话,我是不信的,我也懒得去考证。”

    “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陈枫缓缓攥紧的拳头,顿时,那强横无比的气势便是狠狠压下。

    三人都是被压的感觉几乎要吐血一样!

    那恐怖的实力几乎要将他们碾碎。

    下一刻,这压力忽然消失无踪,三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看着陈枫,满脸惊惧。

    陈枫此时看着苏曼青,她脸上那一抹淡然的神色,已经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冷厉。

    而冷厉之中,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杀机。

    他的手轻轻地在桌面上敲着,微笑说道:“苏伯母,我母亲离奇失踪已经许久。”

    “我寻访各处,都没有找到答案,更没有找到她的踪迹。”

    “这个东西,是阿留给我的唯一一条线索了。”

    “所以!”

    他盯着苏伯母,一字一句道:“我必须要知道这个东西意味着什么!我也必须要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原委!”

    “现在,有了得到那线索的可能,如果我现在放弃的话,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碰上怎么样的机缘,才能够再得到这样一条线索!”

    他微微一笑,笑得很和煦,如春风一般。

    但那笑声之中,却有无尽杀机:“苏伯母,你今日,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当陈枫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扑通一声,齐君浩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额头大汗淋漓。

    他嘴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齐问夏也是直接被吓住了,呆呆的站在那。

    齐君浩咽了口唾沫,大声道:“夫人,你说吧,快说吧你!”

    陈枫看向苏曼青,微笑说道:“齐大人说的很对。”

    “苏伯母,我再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如若不然的话,我可要……”

    陈枫之所以对苏曼青客气,是因为他感觉到苏曼青与自己母亲有些关系。

    是因为,他从苏曼青身上感觉到的那股亲近感。

    但是,这绝不意味着陈枫就会对她太过忍让。

    陈枫有自己的底线的,若没触碰

    到我的底线,一切好说。

    如若触碰到了,那么,抱歉了!

    而没有让陈枫等十个呼吸,苏曼青显然是个很识时务之人。

    认清此间形势之后,立刻便是轻声道:“好,好,告诉你!”

    陈枫听了,也是不由得吁了口气,心中充满了期待。

    苏曼青幽幽叹了口气,他终于决定,不再隐瞒了,终于决定要说了。

    她看着陈枫,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苦笑:“你知道吗?陈枫,我恨你!”

    “你将我埋藏在心底几十年,几乎认为自己已经忘掉的那段仇恨,那段记忆,给重新挖掘出来了!”

    “你让我痛苦不堪,重新落入那整日的恐惧之中!”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陈枫叹息道:“苏伯母,抱歉。”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只要你说了,那么你会得到我陈枫的一件信物。”

    “谁敢动你,我一刀宰了他!”

    陈枫这番话,冰冷,但却斩钉截铁,充满了决绝之意。

    苏曼青轻轻叹了口气,心中稍安。

    她也知道,陈枫现在的实力和势力,也知道陈枫这并不是空口虚言。

    她沉思片刻,然后轻声道:“陈枫,你猜想的没错,你母亲,石夜白的母亲,以及我。”

    “我们三个,确实都是属于同一个组织。”

    “什么组织?”陈枫立刻逼问道。

    “遮那山庄!”苏曼青缓缓吐出四个字。

    “遮那山庄?”

    陈枫挑了挑眉,他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他皱眉道:“这是什么门派?是个山庄吗?在那里?”

    “不是什么门派,或者你可以理解为是一个门派。”

    “但其实,是一个极其秘密的组织。”

    苏曼青轻声说道:“这个组织极其神秘,寻常人根本不知道。”

    “甚至,哪怕九大势力之中,也只有寥寥数人才知道而已。”

    “这个组织,要说起在龙脉大陆存在了多少年,谁都说不清楚,只是知道,最迟最迟在三万年前,他也已经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