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五百九十八章 离去(第二爆)
    “他能够做到在全龙脉大陆布下不知道多少棋子,他能够做到,让苏曼青这样的女人,在这里一待就是三十年!”

    “什么都没有,就这么老老实实的等着!”

    “三十年啊!只怕苏曼青几乎都会忘记自己身份吧,只有午夜梦回之际,悚然梦醒之时,才会想到自己的出身,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而陈枫可以想象的是,如果遮那山庄有什么事情要发动,通知苏曼青的话,那么苏曼青一定会令而动。

    苏曼青实力不是很强,她的势力也不是很大,但是她能够影响到她的丈夫,女儿。

    通过她的丈夫女儿,影响到不知道多少人。

    而最让陈枫心惊的,想到那里都是不由轻轻哆嗦的,则是:

    在龙脉大陆之上,像是苏曼青这样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啊!

    “这个遮那山庄当真是可怕!”

    陈枫轻声呢喃。

    同时,他脑海之中急速运转着,思索着:“那么,我的母亲,在遮那山庄之中扮演的又是什么样的角色呢?”

    “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呢?”

    他看向苏曼青,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苏曼青露出一抹苦笑,说道:“我在这遮那山庄之中,只是身份最为低微卑贱的一个女杀手罢了。”

    “我从进入遮那山庄到出来,呆在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我们的杀手训练场。”

    “见到的地位最高的,就是负责那里的一个管事,他管着我们那里五百男杀手,五百女杀手,整整千人。”

    “可以说,在我们眼中,就是主宰,就是神,能够随意决定我们的命运。”

    “但,就算是他……”

    他微笑道:“那青铜梅花中间的花蕾,也只不过是黄铜色的罢了,听说,黄铜之上,乃是白银。”

    “白银之上,方才是黄金。”

    “而你的母亲,那青铜梅花花蕾竟然是金色的,便意味着你的母亲在这遮那山庄之中,绝对地位极高。”

    “原来如此!”

    陈枫轻轻吁了口气,他心中忽然稍安。

    如果母亲真的是因为这个遮那山庄的事情,那么她现在应该不会处于危险之中。

    他又是问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苏曼青便也尽心回答。

    于是,陈枫对这遮那山庄的认识,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

    他见再也不可能问出什么问题了,便轻轻叹了口气,而后告辞离开。

    至于他走之后,在这齐家会发生什么,这不是陈枫能管的了。

    但他相信,以苏曼青的手腕,总归不会吃亏就是。

    不过,临走之前,陈枫给苏曼青留了一件信物。

    如若她遇到危险的话,只要将这信物捏碎,便可让陈枫知晓,陈枫自然会救她性命。

    这是陈枫对她的承诺,也是陈枫看在自己母亲的面子上为她做的一件事。

    陈枫回到竹林药膳斋之中,跟林冉说了一声,然后便是准备离开了。

    钟灵竹站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他。

    此时,钟灵竹脸上的神色带着一丝迷茫,带着一丝不舍。

    陈枫看着她,微笑说道:“要离开你生活了许久的地方了,舍得吗?”

    钟灵竹声音脆嫩嫩:“倒是有些舍不得,但是我感觉,我的未来一定不是属于这里的。”

    “我的未来是属于未来的无限星空,至少也是在龙脉大陆。”

    她看向远处,目光逐渐由迷茫变得清朗:“我能感觉到,我脑海之中的记忆,以及我那正在觉醒的天赋。”

    “并且,我先祖的寄托,也在告诉着,驱使我,让我一定要离开这里,重振钟家!”

    陈枫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他脑袋:“好,那大哥哥就带你离开这里。”

    在旁边,林冉在那里呆呆的看着。

    她一开始在笑着,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而最后,眼中忽然有泪水簌簌流出。

    陈枫看向她,轻轻叹了口气,

    她知道林冉此时是什么样的情绪,而显然,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化解。

    他只是走到林冉旁边,拉了张小凳子坐下,轻声说道:“放心吧,林冉姐姐,以后有机会我会经常回来的。”

    林冉点了点

    头,抹了抹眼泪,想要说话,但一时哽咽住了。

    钟灵竹走到她面前,牵着她的衣角,眼中带着一丝愧疚和留恋。

    她被林冉抚养长大,两人感情极好。

    林冉蹲下身子,捧着钟灵竹的小脸儿,抽了抽鼻子,轻声说道:“我没事的,你放心去吧。”

    钟灵竹点了点头,使劲的抱了抱她,小脸在她的脸上蹭着。

    如若是以前的她,只怕此时会嚎啕大哭,恋栈不去。

    但是,经过了天赋觉醒,觉醒了一部分雷霆血脉的他,此时心智似乎也随之成熟了不少,完全不似之前那般小小孩童。

    陈枫收拾停当,鲜于高卓也是跟在他身后。

    以后陈枫无论去哪里,都是会将鲜于高卓带在身边。

    毕竟,如此一位有经验又曾有实力,并且还身怀异心的强者,他只有放在身边才最为放心。

    陈枫看着林冉,目光深深,轻轻叹息一声。

    林冉背过身去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只是背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赶紧走。

    她怕自己情难自抑。

    陈枫深深吸了口气,点点头,将钟灵竹抱在怀中,向鲜于高卓使了个眼色,三人便是向外而去。

    出了竹林药膳斋,陈枫回身看着,轻轻吁了口气,目光之中充满了留恋之意。

    他在此地度过了这段时间,时间不长,但是印象却是极为的深刻。

    而且,在此地发生了那么多让他无法无法忘怀的事情,认识了那么多让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人,此处对陈枫,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仿佛要将这竹林药膳斋的全貌都记在脑海之中。

    而后,便转身,大步向外而去。

    就在此时,忽然陈枫听见一个声音:“陈枫。”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陈枫顿时愣住了。

    原来正是石夜白的声音。

    陈枫之前和白婧婉、顾筠心、石夜白他们说过,自己今日会走,但是特意跟她们叮嘱过,今日就不要来送了。

    免得又是痛哭一场,却没想到石夜白还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