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_第三千六百零三章 似是故人来(第一爆)
    接着,冉明煦身形一闪,化作一道流光,便是径直向前而去。

    很快,便是消失不见。

    而众人便也是在此地等候。

    这一等,就是半天左右的时间,不过却并没有人感到什么不耐烦。

    他们都是已经修炼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强者,这点耐性还是有的。

    更何况,冉明煦这一次带领他们前来轩辕家族,说是讲理也好,说是寻仇也好,但对于大伙儿来说,都是一个同仇敌忾的事情。

    当然,所有人都不会承认,他们之所以不说什么是因为不敢说。

    毕竟,冉明煦这个人睚眦必报,心胸狭窄。

    如若此时说了什么他不爱听的话,传入了他的耳中,到时候可就有的倒霉了。

    又是半天时间过去。

    很快,便已经是到了晚上。

    这西海之上,在晚上的时候,那风浪似乎格外的大一些。

    那星辰,似乎比龙脉大陆之上格外璀璨一些。

    有着无数海浪拍击的声音传来,那漫天星斗璀璨异常,宛若要直直压下来。

    一时间,这里竟显得无比的静谧。

    大伙儿都没有说话,只是在自己的武器之上或坐或躺,就那么幽幽的看着星空。

    此时,在那柄火红色的长枪之上,那白衣女子,轻轻叹了口气。

    看着那漫天星辰,轻声道:“斗转星移,这么快,时间就过去了几年了啊!”

    她似乎是在问话,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而此时,她那双清丽平静的眸子下面,实则是有着浓浓的烦躁在酝酿。

    她似乎非常急切,和别人形成了鲜明对比。

    别的人似乎都有些无所谓的样子,而她,很着急,很迫切。

    此时那把火红色的长枪之上,那名斯文青年看向旁边的白衣女子,轻声说道:“七公主……”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公主!”

    “国已亡,家已破,我还算得上是哪门子的公主?你见过我这样的公主吗?”

    “这世间,已经再也没有过去的我!喊我的名字!明白吗?”

    白衣女子

    不耐烦的低喝道。

    “是。”清瘦男子轻轻吁了口气。

    看着她,缓缓说道:“巫灵寒。”

    “怎么了?楚辞?”巫灵寒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带着一丝淡漠。

    她似乎对什么都有些提不起兴致来,似乎对什么都是颇为的淡漠冰冷。

    只是,如若仔细看的话,则是会发现,她的眼神之中,那眼眸的最深处,那情绪的最底层,仿佛有着火焰在燃烧。

    她并非无情,并非冷漠。

    实则,她心中有着极其灼热的情绪,只不过被她深深隐藏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能够被他一直惦念着,维持着,未曾忘却。

    楚辞轻声说道:“这一路之上,听冉明煦还有其他人说着,似乎那冉明煦,在轩辕家族之中颇有关系。”

    “甚至,是与轩辕家族之中,一位极其强力的人物,早就已经暗自勾连……”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想说出某个名字。

    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缓缓说到:“这一次,他凶多吉少啊!”

    他说到那个他字的时候,明显身体轻微颤抖了一下,眼中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

    “凶多吉少又如何?不凶多吉少又如何?”

    白衣少女巫灵寒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与我何干?”

    她说这话的时候,那语气淡然,似乎浑不在意。

    但是楚辞看着她,目光深深,轻声到:“如果你当真这么想的话,那么刚才又岂会那么烦躁?又岂会那么着急?”

    巫灵寒身形凝固在了那里,缓缓转过头来,看着他,轻声道:

    “你觉得,就你明白是吗?就你懂事是吗?就你什么都看得清楚是吗?”

    “这些年了,你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此时,她的声音已经是非常的不客气,带着浓浓的暴躁质问。

    而楚辞面对他,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吐出七个字:“因为他是陈枫吗?”

    陈枫!

    当陈枫这两个字,终于从楚辞口中吐出的这一刻,这一个瞬间!

    巫灵寒忽然浑身剧烈的哆嗦了一下。

    这一瞬间,她眼角狂跳,脸上肌肉忍不住的抽搐了起来,浑身都是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而此时,楚辞甚至听见耳边仿佛有着大江大河流淌而过的声音。

    哗啦啦……

    声音极大,但是他知道,这不是什么大江大河的声音,但这也并非是他的错觉。

    因为,这是巫灵寒体内的鲜血被她的心脏疯狂的挤压而出,在她的体内疯狂流动的声音。

    只是因为,她的气血太过强大,天赋太过强悍!

    所以,才会如此啊!

    而此时,巫灵寒的眼眸之中,一瞬间爆发出来巨大的光亮,那本来淡漠冰冷,一片苍白的眼神,却是一下子如同有火焰在燃烧一样。

    那埋藏在她眼眸最深处,心底最为隐秘角落的情绪终于轰然之间爆发了。

    他忽然一下子抓着楚辞的领子,盯着他,脸上露出一抹难以言喻的暴戾之色:

    “我不准你提他!我不准你提起这个名字!明白吗?”

    “我再也不想听到这个名字!”

    她的脸色,此时甚至只能用狰狞凶狠来形容。

    而楚辞被她如此对待,却并没有任何的怒意,有的只是难以言喻的平静。

    以及,那眼底的哀伤。

    他就这么任由巫灵寒将自己提起来,只是看着他,轻声说道:

    “公主殿下,不提起,就能够忘记吗?”

    “不提起,你就不会埋在心底了吗?”

    “不提起这个名字,过去的那些事情,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吗?”

    这返还直接让巫灵寒呆住了。

    她愣在那里,神情怔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整个人都木了。

    楚辞的声音幽幽传来:“如果公主殿下你真的放下了的话,那么为何一听到此次之事涉及到陈枫,就会迫不及待的主动请缨,要来加入这一次呢?”

    “为什么,你非要赶来呢?”

    “如果你真的已经放心,将陈枫淡忘了的话,那么他的一切,都会与你无关。”

    他顿了顿,眼中的忧伤几乎已经无法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