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七百七十三章 强抢(第一爆)
    上面也生长着许多花草树木,只不过这些花草树木却都是妖艳到了极点。

    绿的翠到了极点,红的艳的似乎能够滴出水来。

    给人的感觉,就是极度的过度生长。

    而且,在这山林树木之间,更是时不时能见到肥大的五彩斑斓的毒虫毒蛇等等,爬来爬去。

    此人乃是一名老者,身量不高,脑袋奇大,一头枯草也是的头发,三角眼中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原来,此人名为桑兴腾!

    他便是整个轩辕家族内宗之中,除了轩辕子兮和轩辕啸月之外,实力最强之人!

    其实力,已经是达到了五星武帝!

    之前,陈枫和他在大殿门口,还有一面之缘。

    他本来正在修炼,而这个时候却突然抬起头,鼻子抽动了两下。

    下一刻,眼中便是露出迷醉之色:“这,这是什么样的气息?”

    “我感应到,这好像是某种洪荒遗种的气息!”

    “我们轩辕家族,竟然出现了这个东西?”

    他没有丝毫犹豫,身形一闪,直接便是离开。

    片刻之后,便来到厉安晏所在的那山峰,也看到了那个巨大的腾蛇鳞甲。

    看到这巨大腾蛇鳞甲之后,顿时眼睛一亮,大声喊道:“腾蛇鳞甲!这竟然是腾蛇鳞甲?”

    “这莫不是,那长于南荒建木之上,那条腾蛇的鳞甲吗?”

    “那畜生强横无比,竟然有人能将他杀了?还有腾蛇鳞甲流了出来?”

    “老天爷!这可是无上至宝啊!”

    说着,他便是直接来到那腾蛇鳞甲之旁,满脸迷醉之色,伸手在那腾蛇鳞甲之上抚摸着。

    口中喃喃自语:“那腾蛇,虽然恐怖无比,实力强大,但好歹也算得上是蛇类。”

    “我于蛇虫之物,最为精通。”

    “如若能够让我多得到几片腾蛇鳞甲的话,必然对我的修为大有好处!”

    他一边抚摸,一边大声说着。

    片刻之后,大声叹息道:“可惜啊可惜,只有一片!可恨!”

    而他的到来,直接将正在这里静心参悟的厉安晏

    给直接打断了。

    厉安晏好不容易平心静气,开始参悟,而且若有所得。

    被他这么一打断,这辛辛苦苦,却是瞬间化为乌有。

    那参悟更是一下子全都没了。

    顿时,他心中便是恼怒到了极点,神色一冷!

    但是看清楚来者是桑兴腾之后,却是深深吸了口气,将怒火压了下去。

    他认得桑兴腾。

    桑兴腾在轩辕家族内宗,算得上是最为臭名昭著之人!

    此人辈分极高,甚至可以说比轩辕啸月和轩辕子兮还要高。

    轩辕啸月两人,见到这桑兴腾的话,也得叫一声师叔才是。

    他的天赋本身不差,只不过性子却是极为的扭曲阴暗。

    因此,在数百年之前,便是做下了许多骇人听闻的大事。

    为当时的轩辕家族内宗大长老,直接封于幽暗深渊三百年,以作惩罚。

    而三百年之后,当他被放出来的时候,与他同辈之人基本都已经死光了。

    轩辕子兮和轩辕啸月,碍着面子,也不好意思管他,所以此人便越发的横行霸道。

    而他被关押于那阴暗潮湿阴冷的深渊三百年中,不得脱身。

    那里最多的便是各种毒蛇毒虫之类,因此,他这三百年间,竟是钻研出来一门极为阴邪诡异的用毒之法。

    可谓是无影无踪,极为高妙,融合与他的功法武技之中,更是难以抵御。

    虽然他的实力比起那两位师侄来要差了不少,但也达到了五星武帝中期。

    再加上他那些用毒的法子,哪怕是轩辕晓月和轩辕子兮,都不敢说稳胜于他。

    他在这轩辕家族之中横行霸道,也没人敢管。

    不过还好,这人自从被囚禁了三百年之后,心性大变。

    似乎对于他来说,那毒物毒虫远比普通的武者要可爱的多,所以也不太愿意跟外人打交道。

    反正,只要他不残害同门子弟,轩辕子兮和轩辕啸月,也就任由他去了。

    不过,他的凶名,厉安晏可是非常清楚。

    此时看到他,那满腔怒意顿时化为乌有。

    桑兴腾怪眼一翻,看向他,阴冷冷的说道:“怎么,小娃娃,你有什么想说的?”

    厉安晏脸上挤出一抹笑意,摇摇头说道:“师叔祖,弟子,弟子没什么说的。”

    “那就好。”

    桑兴腾阴惨惨的拍了拍那腾蛇鳞甲,笑吟吟道:“这东西送我,没问题吧?”

    厉安晏一听,顿时脸上露出一抹迟疑之色。

    这东西是他从陈枫那里买的,花费了相当大的代价。

    他本身不是善于敛财之人,因此他付出的那些代价,几乎可以说是他的全部身家了。

    桑兴腾却是张口就要索要,他怎么舍得给?

    而就是在这犹豫的一瞬间,桑兴腾的脸色已是一下子就变得阴冷了起来。

    那眼中露出毒蛇一般凶狠光芒。

    见此情景,厉安晏浑身一颤,赶紧大声说道:“师叔祖说的哪里话?”

    “这东西,师叔祖既然喜欢,那么拿去便是。”

    他也素来是极为严厉冷酷之人,而此时面对桑兴腾这赫赫凶名,却是温顺得如同一只小兔子。

    桑兴腾嘿嘿一笑:“这才像话嘛!”

    “不过……”

    他忽然怪眼一翻,盯着厉安晏冷冷笑道:“刚才你竟然敢有一丝迟疑,那么老头子还得给你个教训才是。”

    听到他这句话,厉安晏顿时脸色一变,赶紧抽身后退。

    但他忽然,眼前一花,顿时便是感觉腹部一痛,一声惨叫,一大口鲜血狂喷而出。

    身形远远飞出去数百米,砸入那深潭之中。

    瞬间,鲜血疯狂奔涌而出。

    它附近的那潭水,已经被染得一片殷红之色。

    而在那红色之中,竟然还有丝丝缕缕的黑色气雾,在那湖水之中,如同毒蛇一般钻来钻去,显得阴毒非常。

    显然,他已身中剧毒。

    厉安晏感觉自己浑身剧痛,又麻又痒,他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

    而且那剧毒更是让他全身上下都是开始变得僵硬,就如同那僵尸一样。

    他身体表面的肌肉皮肤,竟然都已经变成了一片片黑色,坚硬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