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七百九十五章 戚星文的真正目的!(第一爆)
    下一刻,陈枫身形一闪,来到一个炼狱火神蚁尸身旁边,精准无比的落在他的第十七个骨节上。

    陈枫早在那黑色巨塔中的时候,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那几个贸然进入黑色巨塔的炼狱火神蚁,他们体内那半月状的青金色宝石,就是从这里飞出来的!

    戚星文和尉迟宾白从桑兴腾之处离开,两人一路默默不语,向着黑市方向而去。

    忽然,尉迟宾白轻声道:“戚星文师兄,你为何说谎话?”

    戚星文身子瞬间僵硬了一下,而后脸上挤出一抹笑容,轻声道:“什么意思?什么说谎?”

    “别以为我不知道!”

    尉迟宾白骤然转身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你所谓的那个理由,所谓陈枫占了咱们两个进入荒古废墟的名额!”

    “这个借口,别人信,许多人都信!”

    “甚至,许多人都觉得很正常!”

    “但,我却是不信的!”

    他冷笑道:“师兄你是什么人,我不知道?”

    “论起来,你现在的境界比陈枫高出整整两个大境界,你却不敢去杀陈枫,而是怂恿桑兴腾去杀陈枫。”

    “还不是因为,陈枫的赫赫凶名把你给吓住了?”

    “你本身就是一个境界虽高,资历虽深,但是却胆小怯懦之辈!”

    尉迟宾白的话,字字如刀,狠狠的割在戚星文的身上!

    让戚星文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恨,几乎要恼羞成怒。

    但是目光一阵闪烁,却是强行压了下来。

    尉迟宾白却是根本不管他的想法,只是冷声说道:“进入荒古废墟的机会,前年就有,你却死活不肯去,不就是怕死在里面吗?”

    “你用这种话,骗别人可以,却根本骗不了我!”

    “陈枫抢了你这个机会,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尉迟宾白沉声说道:“戚星文,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找桑兴腾对付陈枫?”

    “说起来,咱们跟那陈枫,也不过就是一面之缘罢了,也没有什么大的冲突。”

    “招惹他,代价可是极大,后果非常严重!你考虑过吗

    ?”

    “你要找死,别把我也给拉下去!”

    戚星文沉默半响,只是向前走去。

    尉迟宾白眼中闪过一抹不满,不过并没有表露出来。

    好一会儿之后,戚星文方才轻轻嘘了口气,说道:“你知道花冷霜吧?:”

    “花冷霜?那个去年刚刚进入家族,国色天香,号称内宗第一美女,同时天赋也是极高的花冷霜?”

    尉迟宾白立刻说道。

    显然,花冷霜现在在整个轩辕家族内中都是大有名气。

    “没错,就是她!”

    戚星文咬牙一笑,一字一句说道:“你可知道,花冷霜的师父,当年还在龙脉大陆上的时候,曾经被我师父救过一命!”

    “而且,她能够进入轩辕家族,也是我师父引荐!”

    “就在十年前,这个老虔婆,跑来跟我师父说。”

    “她在龙脉大陆上收到了一个天资极佳的弟子,后来两人便是定下了姻亲!”

    “什么?”

    尉迟宾白惊呼道:“为你和花冷霜定下的姻亲?”

    戚星文缓缓点头:“没错。”

    “不过嘛……”

    他笑容之中充满了嘲讽:“后来,师父死了。”

    “再后来,陈枫和花冷霜一起进入了内宗。”

    “我去找那老虔婆问这件事,结果那老虔婆顾左右而言他,被我逼问不过,方才吐露真情。”

    “说是花冷霜已经情陷陈枫,她也不能强逼着她徒弟嫁给我。”

    “所以,那婚约,就相当于是废了。”

    “当时,我听完之后,什么都没说,转身便走。”

    他看着尉迟宾白,虽然还在笑,只是那笑容却是却是让人看了,不寒而栗:“你说我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对付陈枫?”

    尉迟宾白恍然:“难怪,难怪,原来竟还有这么一段秘闻!”

    “原来,原来你们两个,竟然有着夺妻之恨啊!”

    “难怪,如此说来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

    “还不仅是如此!”

    戚星文阴冷一笑:“我也是武者,

    我也活了这么多年了,很多事我也能看得开。”

    “不过就是一个女子罢了,这世间漂亮女子多了去了。”

    “为了一个女人,我得罪前途无量的陈枫,那也未免太傻了。”

    “我之所以如此做,实在是因为,那花冷霜,乃是一个绝佳的鼎炉啊!”

    尉迟宾白看着戚星文,满脸震惊道:“难道,她竟然能?”

    显然,对于戚星文的秘密,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戚星文点点头:“没错,你也知道,我们这一脉,修炼的那功法,实则是有极大缺陷的。”

    “而且,残忍冷酷,甚至已经接近于魔功那一脉。”

    “确实,修炼速度很快,但是到越到后来,便越有缺陷,越有危险。”

    “我那些师祖们,一个个死的都凄惨无比,难道还不够教训?”

    “我一直想着,如何要避免这件事。”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而花冷霜,那天我见了她之后,发现她竟是解决这个问题的最大关键!”

    “当年,我师父之所以答应婚事,其实也是因为他知道花冷霜的体质特殊。”

    “只要她配合她的体质,修炼一门特殊的功法,然后便可以凝聚一枚至宝。等我将那至宝吞下,那么我力量之中的那些不足,就全部被补足!”

    “那些缺陷,则全部会被化解!”

    “我这功法,就将圆圆融融,完美无缺!”

    尉迟宾白听得都傻了。

    忽然,他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那花冷霜呢?花冷霜下场会怎样?”

    “花冷霜?大概会死吧,死的可能还挺凄惨的。”

    戚星文混不在意,淡然说道:“不过,谁在乎?”

    戚星文看着尉迟宾白,忽然低低一笑,轻声说道:“你以为,今日我请桑兴腾做的,今日我付出的这些代价,就是全部吗?”

    尉迟宾白听了,顿时一愣。

    戚星文哈哈大笑,笑声之中满是不屑:“今日做的这些,算什么?根本伤不了陈枫的根本!”

    “顶多,也就是让他难受一下,痛苦一下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