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七百九十八章 诅咒,也该生效了!(第二爆)
    而后,他身形一转,竟是直接向那废墟深处跑去。

    只不过,跑的时候,一摇一晃,时不时还摔一跤,扑倒在地。

    给人的感觉,他现在不但非常慌乱,而且油尽灯枯,实力几乎已经是没有了,就好像是在仓皇逃命一样!

    陈枫这番作态,又是做给谁看?

    又是为了麻痹谁?

    果然,没过多一会儿,忽然,远处天空之中传来一阵凄厉的撕裂空气之声。

    下一刻,一道身影便是出现,正是天狼!

    在他身前,那跟踪魔还在那里一摇三晃着。

    很快,天狼便是看到了这片废墟之上,那极度虚弱,摇摇晃晃,狼狈不堪的向着废墟深处逃去的陈枫。

    追踪魔发出尖利的大笑:“我没有骗你吧!我能够追上他的!”

    天狼却是理都不理他,身形一晃,差点从天空之上跌落而下。

    显然,他也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

    不过,他还能在天空之上飞行,显然他留存的实力比陈枫要多得多。

    而哪怕,他只剩半成实力,陈枫也只剩半成实力,他依旧能够碾压陈枫!

    这,就是天狼的底气之所在!

    很快,陈枫便是翻过了前面一堵已经是倾颓的高耸墙壁,消失在了天狼的视线之中。

    但是瞬间,那高墙之后,便是传来扑通一声重响。

    就像是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地上一样。

    “已经支撑不住了吗?连跑都跑不了了吗?只能倒地了吗?”

    天狼冷笑一声:“这里就这么大,你能跑到哪里去?”

    “跑吧!跑吧!”

    “我不会着急的,我会慢慢的追你,我会让你充分享受死亡之前的痛苦和绝望的!”

    天狼发出得意的冷笑。

    而后,他竟是故意放缓了脚步,一点一点,缓慢的向前走去。

    他这样做,毫无疑问,就是为了在心理上折磨陈枫!

    他就要让陈枫听见他的脚步声,听见他不断的接近,但是,却无可奈何!

    因为他知道,此时陈枫,甚至连挪动都已经是一种奢望了。

    而他跟陈枫的距离并不远。

    所以,就算是他放慢了脚步,大约只用了不到一百个呼吸的时间,他也终于是绕过了那堵高墙。

    高墙之后,乃是一个厅堂的废墟。

    此时,在距离他大约百米左右远的地方,有着一个小小的石台。

    想来,这里原先是竖立着一根高大的石柱。

    不过,此时,那柱子已经是倒在了一边,只剩下这个小小的台子。

    陈枫就坐在那台子上,他在那里垂着头,身子不断的颤抖着,似乎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甚至,天狼都能够听到,那如同破风箱一般的声音。

    显然,他已经是待宰的羔羊!

    此时天狼,得意到了极致,发出尖锐的笑声:“陈枫啊陈枫,想不到吧!”

    “你机关算尽,最终还是要死在这里!还是要死在我的手下啊!哈哈哈……“

    他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这几日以来的郁闷,烦躁,憋屈,已经是一扫而空,整个人感觉舒爽到了极点。

    在他看来,陈枫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了,随意他宰杀了。

    他向着陈枫缓缓走了过去,此时他反倒不着急杀陈枫了。

    他要好好的,慢慢的,一点一点的炮制陈枫!

    他要将自己所有的手段,都用在他身上,让他死之前也要痛苦无比,榨干他的最后一点价值!

    他向着陈枫缓缓走去,那笑意里面,带着一抹从容吗,俯视!

    而忽然,就在他走到距离陈枫不过三十米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那里,身形也是停住了!

    原来,就在这一瞬间,陈枫忽然抬起头来!

    他如墨长发,披散而下!

    他满脸鲜血!

    他疲惫不堪!

    只是,他的那一双眸子,却是亮若星辰!

    啊虽然脸色惨白,但是哪里有分毫绝望痛苦之象?

    反而,他那眼中,却是充满了无与伦比的自信!

    甚至,他的嘴角还挂着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

    而后,他看着天狼,微笑说道:“天狼,我在此候你

    多时了。”

    天狼,我在此候你多时了!

    陈枫说这句话的时候,神色淡然,平静无比,甚至就如同闲话家常一样,没有丝毫的威胁、杀意。

    但是,落到天狼耳中,却像是一个滚雷,轰然炸响!

    震得他浑身颤抖,脸色惨白,甚至身形摇摇欲坠。

    直接倒退一步,摇晃两下,方才稳住。

    天狼瞪着陈枫,如同见了鬼一般,忽然浑身剧烈的打了个哆嗦,一瞬间,脸色竟是变得煞白。

    他手指着陈枫,不敢置信的喊道:“你,你,你什么意思?”

    其实,此时陈枫根本就没说出什么有实际意义的话来。

    而天狼也没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问题。

    但是在这一瞬间,他就是吓坏了,吓尿了!

    因为,在之前的这几日,他实在是见识了陈枫的手段是何等的恐怖啊!

    他此时,心中实在是对陈枫极为畏惧。

    而陈枫说出这句话来,从容不迫,淡然无比,就如同猎人看着猎物一般,又如何让他不惊恐?

    陈枫此时,也确实不是故弄玄虚,他现在也没有故弄玄虚的心情。

    如果不是笃定自己的布局已经生效的话,他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他既然说出来了,那就是一定有了十成的信心!

    陈枫身子向后靠了靠,靠在那石台之上,而后弹了弹手指,好整以暇的悠然说道:“天狼,此时你身上的诅咒,也该生效了!”

    “什么?什么诅咒?什么诅咒?”

    天狼不敢置信的看着陈枫:“你给我下了诅咒?”

    同时。他急速体察自身,但是却是一切如常。

    虽然伤势惨重,但并没有其他异常。

    于是下一刻,他忽然脸色胀得通红,就如同被人扇了一个耳光一样。

    他认为自己被陈枫耍了!

    忽然,他脸上露出一抹极度的疯狂与羞恼之色,天狼的精神在这连番的打击之下,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他有心不相信陈枫说的话,但是陈枫素来算无遗策,一句话直接就将他吓的几乎精神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