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八百零六章 强敌,至!
    而他也是变得无比的安静。

    显然,他感受到了敌人的可怕,一向鲁莽的他,此时竟是收起了爪牙,悄然隐藏。

    转瞬之间,静谷之中,便是风云色变。

    所有人都是陷入惶急之中,而巫灵寒终归是经历过大变的,此时尚能临危不惧。

    她高亢的声音传遍镜谷:“所有人,全部都到我这里来!”

    听到她的声音,青幕和雾灵,一下子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立刻便是飞过大湖,来到她旁边。

    那山上的蒲经义,却是没有如此,而是直接来到那小溪边上,然后整个人沉入到了溪水之中,无声无息。

    他目光之中一片漠然,只是有着一抹兴奋在闪烁:

    “我之前,已经经历过一番生死。”

    “再加上由于我之前练的功法被废,使得我现在整个人如一具死尸,身上没有任何热量,没有任何气息。”

    “现在我躲藏于这里,如果有敌人来的话,那么也感知不到我的存在,到时候我就可以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实禀报给陈枫。”

    “有了这一次的话,陈枫应该会信任我了吧,应该会传我功法武技,让我重新修炼了吧!”

    在他看来,这是他赢得陈枫信任的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也自有自己的想法,因此并没有听巫灵寒的。

    巫灵寒见青幕和雾灵过来了,蒲经义却没有过来,侧身向山峰之上看了一眼,似乎心中了然,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而后,他将众人护在身后,抬头望天,声音如闷雷滚滚,其中更有掩不住的金属铿锵之声:

    “哪里来的屑小之辈?滚出来!“

    下一刻,天空之上一个苍老阴冷的声音传来,更是如同毒蛇吞吐一般,有着丝丝的声响:

    “无知小辈,口气还挺大!”

    “不过,你这资质倒是不错,但我将你掠来,把你丢到万蛇窟里,被万虫撕咬,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嘴硬!”

    下一刻,天空之上,那草木凝结成的穹顶,忽然变化起来,凝结成了一张巨大的鬼脸。

    后,那巨口忽然张开,一个人影从中缓缓落下!

    正是桑兴腾!

    巫灵寒等人,都是没有见过桑兴腾,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能够感受到桑兴腾身上那极其强横的气息。

    巫灵寒顿时心中一沉:“此人实力好强!”

    “我感觉,他的气息甚至比我师父还要强!”

    “我师父可是堂堂五星武帝初期高手啊!他比我师父还要强,那岂不是意味着,他已经是五星武帝中期甚至更强的强者了?”

    脑海之中闪过的这一想法,瞬间便是让她浑身冰凉,一颗心急速的下沉下去。

    而桑兴腾,落在那里,看着他,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

    这个时候,青幕和雾灵却是齐齐发出惊呼,退后数步,满脸惊恐的看着桑兴腾。

    桑兴腾瞧着他们两个,嘿嘿冷笑道:“两个小家伙,没想到吧?”

    “躲了几十年,今日又被我给抓住了啊!”

    巫灵寒凝眉沉声道:“青幕,雾灵,你们两个认识他?”

    此时,雾灵已经是吓得躲在青幕身后瑟瑟发抖,脸色青白无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眼中闪现出来的恐惧,是对于能够压制自己,剥夺自己生命的生物的最强恐惧啊!

    那是烙印在生命本能之中的畏惧!

    青幕此时,倒还稳得住,只是声音也是有些颤抖,低声对巫灵寒说道:“就是这个老东西,当初想将我们两个炼成药材。”

    “我们好不容易逃脱出来,被他追杀了几十年,还是来到镜谷之后,被大哥哥收养,方才有了些安生日子。”

    巫灵寒眉头拧了起来:“就是他之前就是他追杀你们?”

    她曾经听陈枫说过一点儿青幕和雾灵的身世。

    青幕,雾灵,齐齐点头:“没错,就是他,轩辕家族内宗的一名强大长老,桑兴腾。”

    “桑兴腾!”

    巫灵寒轻轻吁了口气,仿佛从牙齿缝中蹦出这几个字一样。

    此时,她心中的惊骇比刚才更甚!

    因为,她知道桑兴腾实力是何等

    的恐怖!

    桑兴腾嘿嘿冷笑到:“小女娃,知道你家爷爷的厉害了是吧?”

    “既然知道,还不赶紧跪下,束手就擒?”

    而巫灵寒此时,却是柳眉一竖,脸上露出一抹说不出的桀骜冰冷之色,冷声说道:

    “你这个老东西,如同那臭蛆一般的家伙,竟然也敢跟我这样说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听到这话之后,桑兴腾顿时先是一愣,而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小婊子,你竟然敢跟我这么说话?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长了是吧?”

    巫灵寒却是傲然一笑,丝毫不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蛮不在乎的说道:

    “反正,我就算是跪地求饶,你也要杀。”

    “我现在在这里骂你,你也要杀!”

    “那我,何不嘴上占占便宜?”

    桑兴腾先是一愣,而后指着他哈哈大笑:“好好好,有趣,你这个小女娃有趣!”

    “我当然很有趣。”

    巫灵寒此时已经是豁出命去了,冷冷一笑,正要反唇相击。

    而这个时候,楚辞却是猛的一压她的肩膀。

    顿时巫灵寒愣了一下,看向楚辞,不明白他这什么意思。

    楚辞跨前一步,将巫灵寒挡在身前,看向桑兴腾,微笑说道:“这位前辈,您既然是轩辕家族内宗的前辈,那么想必听过慎心远,慎老前辈的名字。”

    “慎心远?”

    桑兴腾皱了皱眉头,沉声道:“可是铸造师协会那个老不死的?那老家伙还没死呢?”

    “我们师尊,不但没死,而且还活得很好,在十年前刚刚突破到五星武帝呢!”

    楚辞微微一笑,嘴角带着一抹看似谦恭,实则高傲的笑容,淡淡说道。

    他那笑容之中更是带着一丝深意。

    桑兴腾皱了皱眉,立刻抓住了楚辞话语之中的重点。

    盯着他,冷冷说道:“你是慎心远的徒弟?”

    “没错。”

    楚辞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巫灵寒说道:“我和公主殿下,我们两个,都是师尊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