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绝世武魂 > 正文_第三千八百零七章 我陪你们,一起死!(第一爆)
    “而且,公主殿下,尤其受师尊宠爱,乃是他的关门弟子,被他视为衣钵传人。”

    他看向桑兴腾,微笑说道:“桑前辈,您说,若是公主殿下自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么我们师尊……”

    他顿了顿,看着桑兴腾,微微一笑:“该有多伤心啊!”

    桑兴腾此时,阴冷无比,杀机四溢,说道:“你是在威胁我?”

    “不敢,不敢,小子怎么敢威胁前辈?”

    楚辞赶紧摆摆手,脸上堆满笑容说到:“桑前辈,您是前辈高人。”

    “而我跟公主殿下,我们两个不过是小辈而已,这次偶然卷入这事件之中,也当真可以说是无辜,无奈。”

    “我也知道,前辈您要对付的也不是我们两个。”

    他脸上露出谦恭的笑容:”我们两个这点儿实力,不值一提,您一掌就解决了,哪里配您来专门对付呢?”

    “您对付的,是另有他人!”

    “既然如此,我们两个也就不卷在其中了,今日……”

    他顿了顿,看着桑兴腾,微笑说道:“您高抬贵手,放我们两个离开。”

    “那么,此间事,不会再有其他人知道。”

    “我们师父那里,我们自然也不会多说一句。”

    他满脸堆笑道:“前辈,您说怎么样?”

    桑兴腾深深的盯了楚辞一眼。

    他本来完全不将这几个人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几个小家伙无论是实力心计,都是被自己完全碾压的份儿。

    这一次,更是不可能掀起任何的风浪。

    但现在,他却要重新审视楚辞了!

    此时,楚辞可是让他刮目相看!

    楚辞在此时,表现出来的声音之锋锐,语句之犀利,乃至对人性的把握,当真都是极为精准啊!

    甚至,他都是颇为意动,打算接受楚辞提出的这个条件。

    因为,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得罪慎心远。

    那慎心远,也是个狠人啊!

    想到慎心远过去在龙脉大陆之上闯下的名头,桑兴腾也是不由得眉头拧起,心中忌惮。

    而此时,远处,蒲经义躲在那溪水之中,也是听见了这番话

    他心中暗暗叹息:“没想到,我们所有人都看错了楚辞。”

    “都将他当做巫灵寒旁边的一个跟班,殊不知,比起巫灵寒来,楚辞其实心智更成熟,城府也是更加深沉啊!”

    桑兴腾思量片刻,而后冷冷道:“好,那我就给你们师父一个面子。”

    他盯着巫灵寒和楚辞,厉声道:“你们两个,赶紧滚!”

    楚辞赶紧点头,笑道:“是,前辈,多谢!”

    说罢,便是拉着巫灵寒的衣袖,低声道:“公主殿下,咱们走。”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啪的一声,巫灵寒却是直接将他的手狠狠甩开。

    而后,盯着他,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陌生之色,厉声喝道:“楚辞,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楚辞顿时愣了一下,而后站在那里,脸上浮现出尴尬又苦涩的笑意。

    只是,那笑意之中,却还带着一丝了然。

    他看向巫灵寒,巫灵寒此时,俏脸一片冰寒,盯着他,眼中满满的都是冷意。

    “公主殿下,其实我刚才在说这番话,做这些事之前,我就想到你是有可能拒绝的!”

    “毫不留情的拒绝!”

    “果然,让我猜到了!”

    “因为,公主殿下,您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啊!”

    楚辞缓缓说道。

    巫灵寒闻言,顿时一愣,而后,目光变得复杂了起来。

    她也不是不识好歹之辈,他自然看得出来,楚辞之所以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自己。

    她轻轻吁了口气,而后沉声说道:“当日,陈枫临走之前,将这镜谷,将青幕和雾灵,托付于我!”

    “我在他面前说过,只要有我在,那么这镜谷,以及这镜谷之中的人,都绝不会有事!”

    “现在,我做不到!”

    “桑兴腾太强了,我不是他的对手!”

    她说这话的时候,满脸平静。

    只是,此时脸上已经是露出浓浓的决绝与断然之色:“但是!那又如何?”

    他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断然与悲壮:“那,我就用我这条命,来完成对陈枫的承诺!”

    “既然我保护不了他们,

    那……”

    她低头,伸手,将青幕与雾灵都揽入怀中:“就陪他们,一起死吧!”

    青幕雾灵已是泪流满面。

    巫灵寒看向楚辞,沉声道:“楚辞,你走吧!好歹为师父留下一个弟子。”

    “我走?我走做什么?”

    楚辞轻轻吁了口气,声音里面有着说不出来的轻松,仿佛解脱了一样:

    “那,公主殿下,我陪着你,我也不走了。”

    “你也不走了?”

    巫灵寒盯着他,脸上露出浓浓的诧异。

    但是,诧异过后,却是化作微笑。

    她似乎。也是猜到了楚辞做出的这个决定。

    “不走了啊!”

    楚辞轻叹道:“我可是你们家的臣子,我可是你父亲,当初钦点的翰林!”

    “您,可是我的公主殿下啊!”

    他看了巫灵寒一眼,大声笑道:“那就,一起死!”

    巫灵寒也是大笑:“那就一起死!”

    她虽是女儿身,但性子里面却有不输须眉的壮怀激烈。

    此时,已是浑然将生死置之度外。

    桑兴腾脸色阴狠无比,黑的如同锅底一般。

    他忌惮于他们师父的威名,因此刚才都已经同意将巫灵寒和楚辞放走了。

    这本来,对他来说,就已是极大的丢了面子。

    结果,却没想到,现在,人家竟然还不领情!

    竟然还不走?

    而且,此时,更让他慌乱的是,他面对此情此景!

    心中,竟是产生了一丝畏惧!

    没错,他,怕了!

    面对强横无比的他,巫灵寒和楚辞,竟是选择了从容而死!

    他心中忽然涌起一个想法:“陈枫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让他的朋友,甘心如此?”

    这让他,心中无比的畏惧。

    尽管不愿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不走是吗?找死是吗?好,那我就成全你们!”

    桑兴腾已经是懒得再废话了,身形一闪,便是直接向着他们冲了过来。

    巫灵寒将青幕和雾灵挡在身后,而后,一声厉吼,双臂扬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