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混沌大至尊 >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幡然醒悟的丹元神王
    “住手,我是丹元神王。”

    但也就在这时,只见就在帝丹家族众人头顶上的另一只泼天大脚也要落下的时候,丹元神王已经咬牙站了出来。

    他看的清楚,江林的实力真的太强了,若是这一脚再次落下的话,那他们的丹岚老祖必死无疑,甚至连他们这些人也活不了。

    “哦?”

    闻言,江林双眼一眯,这个丹元神王他岂会不知,正是因为这个人,整个仙魔一族以及后裔,才会惨遭屠杀以及抓捕六千多万年的。

    “呼!”

    江林随之撤去了那只泼天大脚,就这样饶有意味的盯着丹元神王。他很想看看,这个被神界众人称之为垃圾的青年到底要干什么。

    丹元神王的大名,神界之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不过很可惜,他的大名,是因为其不堪的过往以及平常之间的行为所带来的,也不怨神界中人这样评价他,要怨就只能怨他这六千多万年来所做的好事。

    “我儿,你。。”丹枫子震惊不已,看起来基本上已经猜到丹元神王要干什么了。

    “回去,你站出来干什么?!”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丹元神王的主动站出,却让在场的众多帝丹家族高手非常憎恶,觉得这个给家族招致了无尽屈辱的臭虫,肯定又要不知死活的说些什么了。若是这样,那帝丹家族灭亡的将会更快,将会更加激怒江林。

    对于此,丹元神王苦笑一声,转身对着他的父亲以及诸多族中前辈行了下礼,稍后竟有些解脱的转过身来,对着江林道:“祸是我闯出的。我为这六千万年以来,仙魔一族以及其后裔所遭遇到的祸事深感抱歉,因为我而死了那么多的人,丹元深觉愧对整个神界。江大人,你杀了我吧,我是一个罪人。等我死了以后,还请江大人看在众生不易的份上,多饶几个帝丹家族的族人,丹元谢过了。”

    只见,此时的丹元神王再无往日的阴郁暴戾之气,一点也不像是在做样子,看起来就像某些敢作敢为的正直青年一般。

    “这。。怎么可能?!”

    可以说,随着丹元神王说出这些话,现场的帝丹家族众人以及远处所有注视着这一切的天丹圣城诸高手,这一刻皆已愣在原地。他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这完全不符合丹元神王往日的作风。

    “我儿回来了,我儿真的回来了。”丹枫子的老眼之中已经生出眼泪,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这一刻他等了太久太久了,做梦都想看到自己的儿子重新振作起来,根本就抑制不住此刻的激动之情。

    “哦?”

    这一幕让江林深感诧异,以前的丹元神王,神界之中不是都在盛传他很不堪吗?

    故稍后忍不住道:“你所言为真?!”

    “自然为真!”

    丹元神王苦笑一声答道。稍后,忍不住转身看了看自己的众多族人,包括他的父亲,又再次苦笑道:“现在的我,方是大梦初醒。之前做了许多畜牲之事,我现在只觉自己罪孽深重,不配活在这个世上。是我连累了正个帝丹家族,也是因为我,仙魔一族以及溪雪的家人才会惨遭屠戮。以前的我不知收敛,深觉整个神界都对不起我,期间更是祸害了许多的无辜少女,干下了许许多多的恶事,我已经没有脸面继续站在这里了。江大人,还请速速将我击杀,我丹元毫无怨言。”

    “这。。这是幡然醒悟吗?”

    “应该是了,没想到啊,这个畜牲居然也有幡然醒悟的那一天。”

    “幡然醒悟又能如何,一切都迟了,做过的事,总要付出代价的。”

    许多人已经看呆了。谁能想到,以前那个阴郁暴戾的丹元神王,竟然在这一刻幡然醒悟了,这真是够震撼的。

    对于此,江林的神色已经恢复冷静,正如旁边的人说的那样,这个世上不缺幡然醒悟之人。但很可惜,这种后知后觉的醒悟,却无法掩饰曾经所做的那些恶事。还是那句话,做了某些事情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不然的话,那些曾因他而死的人不会答应,那些曾被他祸祸过的少女以及族人也不会答应,天道纲常更不会答应。

    “也罢,那就成全你。”

    “噼啪!”

    此刻,江林已经拿出了自己的雷罚剑,他要代天执刑。

    “不。。你不能杀他,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呜呜~”

    也就在这时,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一位伤痕累累的女子竟然从帝丹家族之中冲了出来,她满脸哀容,痛哭抽泣,直接挡在了最前方,看样子是想让江林杀了她。

    “是你?!!”

    如此情形,直让的丹枫子勃然大怒。这个女人他何尝不知道是谁,而且还是清楚得很,几乎恨到了骨子里。

    “是那个贱人!”

    “贱妇,你来做什么?!”

    “滚开,我帝丹家族的子嗣轮不到你来求情。”

    可以说,在场许多帝丹家族的高手,这一刻都已激动了起来。就是这个女人,就是因为这个女人,帝丹家族才在六千万年前成为了整个神界的笑柄,也正是因为这个女人,才会惹下江林这个大患。她就是所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整个帝丹家族的灾星。

    “溪雪!!”看到这位被称作溪雪的女子冲出,丹元神王心中悲痛异常。不可否认,时至今日,丹元神王自觉自己还爱着这个女人,那份爱以前带着滔天恨意,而现在。。

    “你又是何人?”江林有些疑惑,但又像是能猜到点什么。

    “我就当年的那个贱妇。”

    被称作溪雪的女子抽泣不已,回答完江林的问题,后便转身看向了丹元神王。一时间,她的眼中满是懊悔和自责,痛哭流涕之间,稍后大吼道:“丹元变成这样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以前的他人品正直,我要替他沉冤,我要为他证明。”

    “溪雪!”丹元神王脸上带着激动,连忙走上前来欲要阻止。

    “拦住他。”帝丹家族的家主丹枫子立刻下令。当年之事他一直想要替整个帝丹家族洗刷冤情,但奈何人言可畏,暗处的某些势力也一直都在背后推波助澜,因此当年的事几乎是越描越黑,让他们帝丹家族在那些年中简直名誉扫地,威信全无。

    若不是如此的话,身为帝丹家族家主的丹枫子也不会那般激愤,替他的儿子做出了那样的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