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龙主宰 > 第三十五章 楚阔
    蓝袍男子,名叫楚阔,正是聂远与聂天口中议论的楚师兄。燃文小说   w?ww.ranwen`org

    楚阔突然深深看了姜天风一眼,在看着聂远道“对不起了聂师弟,这小子刚才出剑太快了,我根本赶不及,害你损失一臂。”

    聂远摇了摇头,一脸苍白的看着楚阔“这不怪楚师兄,是这小子太厉害了。”

    楚阔点了点头,脑海回忆刚才姜天风出剑的那一幕,双眼中不由闪过精光。最后他想着最后一幕,姜天风手中的冰霜剑劈碎,聂远青霜剑的一幕,眼中的光芒不由更胜。

    楚阔双眼落在聂远手中的断剑处,最后再次看了看,四周散落在地的长剑碎片。

    广场四周的众人,看着楚阔站在原地不语,反倒是观察起来了,聂远手中的剑,一时间不由皱眉。

    “这剑?”钱多多双眼望向了姜天风手中的冰霜剑,细看了一会,他脑海突然冒出‘天陨石“三个字。

    想到心中的可能,钱多多不由心中有些激动,“看聂远手中的那剑,应该不是凡品,可是却被姜老弟手中的剑轻松击碎。这姜老弟手中那剑等级,至少也是灵器了那!”

    钱多多脑海响起一柄灵器的价格,就算是最低等的灵器就要卖1000上品灵石,现在姜天风这柄灵器,全用天陨石制造,那这价格!

    “天陨石可是制造仙器的炼器材料,那这炼制成灵器,只要炼器师不是蠢到家的了,那炼制出来的至少也是上品灵器了。”钱多多脑海兴奋的想着,他想着上品灵器那恐怖的价格,顿时眼睛笑成了一条线

    “现在因为天荒大陆,重修行不重炼丹、炼器。这灵器、灵丹价格暴涨,那这上品灵器?”

    钱多多脑海想着,他上一次见上品灵器还是,他十岁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在钱家,钱多多依稀记得,那年钱家举行了一次大型拍卖会。

    当时在拍卖会上,就出现了一柄上品灵器,最后因为上品灵器的宝贵,居然拍出了五万上品灵石的超级天价。

    一般在天荒大陆,灵器价格因等级不同定价为1000上品到10000上品灵石不等,可因为现在炼器师不受重视,并且炼器危险极高,导致炼器师缺少。结果现在灵器的价格,已经无止境的翻倍!

    这翻倍不怕,钱多多最是欢喜。他双眼望着姜天风手中的冰霜剑,小眼睛散发出迷人的光彩,仿佛姜天风现在站立的位置,那就是一个小金库。

    “十年前,那件上品灵器可是卖到了五万,那姜老弟这全用天陨石,炼制仙器打造而成的灵器。至少不得低于这个价格,就拿五万上品灵石计算,那就是五亿下品灵石了!”钱多多心中计算了一下,姜天风手中灵器的价格,顿时心中乐翻了。

    最后他突然想到这灵器的炼制者,顿时钱多多双眼睁大,散发着金色光芒,仿佛在他的前面已经出现了一条灵石大道。

    “钱兄弟,你傻笑什么,你不关心你那姜家兄弟了。”

    “是呀老钱,我说你这发什么神经,不会傻了吧!”

    正当钱多多发着美梦的时候,李铁牛与王山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着两人的话,钱多多心脏一跳,瞬间的反应过来。同时原本笑眯眯的脸上,瞬间变得严肃无比,看着比武台的方向,紧张的脑门一丝丝冷汗冒出。

    钱多多这瞬间的变化,顿时看得王山与李铁牛,一愣一愣的,心中直呼跟不上钱多多的节奏。

    “哎呀,姜老弟你可不能怪哥哥呀,哎呀这钱真他妈碍事。”钱多多心中暗骂一声

    “算了,我钱多多发誓,以后一定将全天下的灵石,珍宝,所有的值钱物品收到我手下,不让他们祸害别人。”钱多多一副英勇赴死的模样

    “哈哈”,钱多多怪笑一声,顿时引得王山与李铁牛,用异样的目光看他。

    “老钱这莫不是,为那姜家小子,担心的傻了吧。”李铁牛给了王山一个眼神

    王山一个眼神回复“想不到,这爱钱如命的钱多多,也有这么重义气的时候,真是没想到。”

    钱多多看着王山与李铁牛,两人神秘的对话,顿觉有些尴尬,咳嗽两声,神色彻底恢复正常,双眼再次看向了比武台的姜天风眼中带着一丝担心。

    同时钱多多看着王山与李铁牛,严肃的道“王老,铁掌柜的,等会如果那小子,真敢动手,你们可得帮我一把那。”

    “嗯,这不用你说,我们一定出手。可是我看那小子,实力不弱那!”王山皱眉道

    李铁牛也点了点头“那蓝袍小子,虽然年纪看起来不大。不过我看应该突破到了化灵境,并且不是刚入‘化灵’。”

    钱多多听着两人的话,点了点头,双速的在眼眶转动,几个呼吸后,钱多多开口“如果出现了最坏的情况,你们出手救走我姜老弟就行。”

    听着钱多多这话,王山与李铁牛点了点头,如果救一个人,凭他们两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

    钱多多看向比武台上的姜天风,眉头皱起,心中低声道“如果真出现了最坏情况,姜老弟我只能救你了,希望事后你不要恨我。”

    钱多多经过刚才的事,他明白姜天风这人将亲情看得很重。

    钱多多可知道,姜天风虽然年纪不大,但却不是柔柔弱弱的人。从刚才姜天风出手杀聂远的一幕,钱多多可以看出,姜天风的杀伐果断。

    可是这样一个杀伐果断之人,在面对一个人渣,败类的时候,却手软了,这说明什么,凭钱多多的智慧,他自然清楚!

    ······

    比武台上,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姜天风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伤势,脸上豆大的汗珠流出,他的双眼因为疲倦,有些微红。整个人,因为心中巨大的压力,变得更是萎缩!

    姜天风在心中不断的问着自己,他该怎么办。看着聂远阴狠的眼神,在听他与楚阔有一句,每一句的对话,姜天风心中不好的感觉越来越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个广场最后都变得压抑了起来,眼看太阳就要落山。

    那蓝袍男子,突然动了身子,他漫步走向了姜天风,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

    “上品灵器呀。”楚阔看着姜天风手中的冰霜剑,双眼中露出一丝贪婪。

    楚阔在与聂远的谈话中,知道了聂远的青霜剑,居然是下品灵器。而能将下品灵器,劈碎的至少是上品灵器以上的等级。

    对于仙器楚阔想都不敢想,那剩下的就是上品灵器,与极品灵器了。

    “没想到,这么个偏僻的小城,居然有着上品的灵器。十几年前,在‘万宝阁’,拍卖的一柄上品灵器,据说到了五万上品灵石的天价。

    五万上品灵石,怕是我楚阔几十年也赚不到,那么多灵石!哈哈,不过天不亏我,没想到今日我楚阔,也能有机会得到这么一柄灵器。”楚阔心中兴奋的想着。

    “还有那小子用出的灵技,那恐怖的剑技,至少也是地级灵技,啧啧。”楚阔脑海想着,与聂远的对话。

    “聂师弟,你对那小子的剑技,有什么看法?”

    “比我的《玄黄剑诀》厉害。”

    “这么厉害。”楚阔皱着眉,他虽然能看出姜天风剑技的恐怖,可是却没有聂远亲身体验,知晓的多。

    “我记得聂师弟你这剑技,可是玄级高级灵技了吧。”楚阔淡淡的笑道

    聂远听着楚阔这问话,微微皱眉,心中不明白,楚阔问这个干什么,但还是回答道“是。”

    “哈哈,我明白了。这小子应该是进入了一个密藏,得到宝藏。”楚阔看了眼姜天风,脸上笑容更加灿烂。

    “嗯”,聂远听到这,那还不明白楚阔的意思。他这是要杀人夺宝呀。

    “我的《玄黄剑诀》是玄级高级灵技,那那小子的剑技比我的厉害,那不是地级灵技。还有我的青霜剑,乃是初级灵器。那那小子,手中的灵器?”心中想明白过来,知道楚阔的想法,聂远并没有点破,心中反而偷笑。

    “嗯,这家伙,怎么还不动手?”聂远有些疑惑的想着,等了一会他突然明白了过来,这家伙是要找一个理由。

    顿时聂远一脸痛苦的看着楚阔,双眼中有着泪光点点,最后看着自己断去的手臂,悲呼道“楚师兄,你一定要给我报仇那。”

    楚阔看着聂远的表现,点了点头,漫步走向了姜天风。

    “你听见我师弟对我的请求了吧。”楚阔在离姜天风一丈远,停下步伐,看着姜天风,傲然道。

    “哼,你少给我假惺惺的,是不是看上我手中的冰霜剑了?”姜天风手摆动了几下,手中的冰霜剑,最后剑尖指向楚阔。

    “嗯”,楚阔没有想到姜天风如此聪明,并且做事如此果断,直接点破他心中的想法。

    看着姜天风点破自己的想法,楚阔也不在意,也没有反驳,只见他居然直接点了点头,脸带笑容道“灵器,有能者居之,交出灵器,我饶你一命。”

    “呵呵”,看着楚阔居然夺人财物,也说的如此正大光明,姜天风不由心中有些佩服,冷笑一声后,姜天风再道“是不是还要我交出,我身上一些灵技,或者其他宝物什么的呀?”

    听着姜天风这话,楚阔脸色微微一变,不由深看了姜天风一眼。当看着姜天风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他不由心中一震“这小子怎么好像知道我和聂远聊了什么,不应该那,我们可都是用的传音。只有最后聂远的那一句请求,是给我找理由,说出了声。难道这家伙,还能偷听人家的传音?”

    楚阔知道,如果一个人的‘神魂’,足够强大,那是能够偷听别人谈话的,顿时他双眼不由微微眯起。

    “你小子是不是,偷听到了,我与聂远的传音?”楚阔给姜天风传音,寒声道

    听着楚阔的传音,姜天风冷笑一声,最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不回答楚阔的话,可是他心中却暗喜一声自己又赌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