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龙主宰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机甲王
    一夜无眠,第二日姜天风很早便醒来,可是他却发现念风,比她起得更早,应该也是一夜无眠。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她现在正站在远处,一个人看着远处的发呆。

    姜天风走到念风身旁,关心的道“怎么了,赶路吧。”

    念风听着姜天风的话,没有多语,也不理姜天风,直接向森林前路走去。

    看着念风似乎一夜之间,对自己的态度变了很多。并且对他似乎,冷漠了许多。这一时让姜天风有些不适合,不知道他那里惹怒了念风。

    摸了摸鼻头,姜天风看着念风的背影,摇了摇头。确定自己没有惹怒念风,姜天风才不紧不慢的跟上。

    一路上无语,姜天风确定应该是他那里得罪了,这大小姐。于是姜天风准备,上前去询问。可是他刚准备,去碰念风。念风却停下了身子,对他做了个安静的动静,接着双眼看向四周,冰冷的脸上,充满的冷峻。

    看着念风紧张的样子,姜天风开始一愣,接着放出神念,细细的感受。这时候,他也感觉到了四周的不对,他们似乎被什么东西给跟上。

    这时天月对着姜天风指了指,在他们不远处的一颗,直径超过半米的大树。

    姜天风会意,冰霜剑悄然的出现在手中,接着空间瞬移一下用出。下一秒他出现之时,手中冰霜剑瞬间刺入了那颗大树中。

    一声刺入的金属交集声,接着姜天风感觉握剑的手,突然被巨力一震。同时冰霜剑,发出一声声,嗡嗡的颤音,接着快速的晃动了起来。

    “该死。”姜天风发现,他握剑的手,居然有些抓不住手中的剑。想要抽剑而出也不行,从大树中,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冰霜剑给吸住。

    现在姜天风感觉自己仿佛在进行着拔河,在大树中,明显有着一个力大无穷的怪物。

    念风这个时候,也注意到了姜天风的动作,有些不对。只见念风身子一动,掀起一股微风,出现在了姜天风的身旁。同时一只玉手,搭在了姜天风的身上。

    一道蓝色的灵力,顺着念风的手,传入了姜天风的身体中。顿时姜天风感觉,自己浑身的灵力,狂涨一倍,浑身的气力,也是瞬间的暴涨。

    “喝”,姜天风大喝一声,双手握剑,浑身灵力灌注在冰霜剑之上。

    只见露在外面的半截冰霜剑,顿时白光大胜,一股股剑气四散飞开。而在大树中,也突然响起了,机械齿轮快速旋转,发出刺耳的声音。

    “出”姜天风一声大喝,手中用力,身子向后倒退。而念风也,一手搭在姜天风的身上,身子悬浮到了空中。手中一股灵力发出,顿时拖着姜天风身子后退。

    姜天风与念风的力量,结合起来,顿时只见那颗大树,露出了一道口子,而接着从哪大树中。一具深绿色,足有两米高的机甲人,也被拉了出来。

    这两米高的机甲一出来,口中顿时发出刺耳的‘唧唧’声,接着一条木胳膊,顿时甩向了姜天风。

    看着带着风声呼啸而来的木胳膊,姜天风面色顿时一变,手中用力更猛。在千钧一发之际,插入这机甲王身体中的冰霜剑,总算是全部抽出。

    对着念风打了个眼神,念风身子顿时后退。而姜天风空间瞬移,也瞬间用出,最后险险的躲过机甲王这一次攻击。

    姜天风落地,看向机甲王,身体上被冰霜剑刺穿的地方,只见那些木头,居然自动愈合,不一会机甲王身上,被冰霜剑割破有十公分的口子,便恢复如初。

    “唧唧”,刺耳的唧唧声响起,那机甲王两颗木眼珠子,突然盯向了姜天风。在他的眼中,发出一抹瘆人的绿光。接着便见,机甲王,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把,连刀柄有着三十公分的长匕首。

    机甲王看着姜天风,玩弄了下手中的匕首,接着身子突然一跃,刺向了姜天风。

    看着飞来的机甲王,姜天风冷笑一声,手中冰霜剑一抖,顿时十几股寒冰之气,从剑中飞出,自四面八方飞向了,向他跃来的机甲王。

    这机甲王块头虽然大,但是身体反应倒是灵活。只见他身子,在空中几个翻越、跳动,居然躲过了,自冰霜剑中,飞出的灵气。

    同时机甲王的目标,还是坚定不移的指着姜天风,手中的木匕首,对着姜天风照刺不误。

    看着这家伙这么难缠,姜天风眉头一皱,身子微微后退,再次发出十余道寒冰之气。可是最后都被这大块头,给躲过。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机甲王,这一刻姜天风脸上,露出了严峻。

    姜天风没有想到这机甲王,身体比普通的机甲高大了一倍,这速度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增强。应变能力也增强到了恐怖,居然躲过了他两次的攻击。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机甲王,看着他手中的木匕首。虽然这木匕首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是姜天风相信,只要它被这东西,给伤了一下,他就算是玩完了。

    “锵”,转瞬间,机甲王手中的匕首落下,姜天风顿时举剑抵挡,火花一溅。

    这时机甲王,右握的匕首,突然瞬间转移自左手。接着机甲王反手握刀,一刀从姜天风下面,极速划上。

    “好快的速度。”看着机甲王,这一气呵成的动作,姜天风心中也不由一阵心惊。接着他就感觉,自己小腹一凉。

    “该死”心中暗骂一声,姜天风手中冰霜剑,快速的一剑横劈,看着机甲王,脑袋一偏躲过,姜天风也乘机,身子快速的后退。

    接着姜天风伸手摸向自己的腹部,看着只是衣服被划破,还未伤到皮肉,姜天风顿时舒了口气。

    可这时那机甲王,身子再次越来。手中木匕首,快速连刺。只一秒中,就不知道刺出了几千几万刀。姜天风只感觉瞬间,他的眼前就只有无数的刀影。同时刀影带着,刺破虚空的丝丝爆破声,是一只只野兽在吼叫,要瞬间一拥而上将他给吞噬。

    看着这一幕,姜天风心中也不由生出一股寒气,接着他心中,就暗叹一声糟糕,这个时间段,太短了,他根本就不能躲避。

    看着密密麻麻的的刀影,姜天风知道这一击躲不过。双眼突然一抹狠色出现,一剑刺出,姜天风准备以伤换伤。

    可是当姜天风这个决定刚做出,他眼前无数的刀影,突然消失不见。接着姜天风明显,感觉空间的温度,瞬间下降。

    姜天风定睛看向前方,原本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念风出手了,一股寒气发出,瞬间将机甲王,给冰封。

    “你没事吧。”念风站在远处,关心的道

    “没事。”姜天风看了看冻在空中的机甲王,脸上带着笑意。

    “小心”,听着姜天风的话,念风刚松一口气,便看见空中被冰封的机甲王,突然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姜天风离机甲王这么近,怎么可能没有听见。不用念风提醒,他身子一动,就爆退几十米。

    轰!

    一声爆炸,无数冰渣如利箭一般,向四周狂射,接着机甲王落地。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腿,机甲王绿色的眼睛,看向了念风,接着身子在原地留下一阵风,手中的木匕首,快速的刺向了念风。

    看着飞来的机甲王,念风脸色不变,身子一边后退。手中一边放出水灵力,想要将这机甲王给冰冻住。可是每次,当这机甲王,给冰封住。在一眨眼间,它就会挣脱。

    而在机甲王,每一次的挣脱,他浑身发出的戾气就重一分。双眼的绿光,也越加浓厚,直像是一只野兽。并且他的速度,还有出刀的速度,也有提高。

    当念风第五次冰封,被机甲王挣脱,他刺出的刀影,已经引起了虚空的震动,因为承受不住压力,一丝丝虚空的缝隙出现,最后更是一片黑幕,直接出现!

    看着这个怪物,念风这个时候,脸色总算是变了。这东西,根本就灵力免疫,只有与他硬碰硬。

    “不行,这东西对冰封免疫,只有硬碰硬了。”姜天风凑到念风身旁,帮她挡掉一些机甲王的攻击。

    “可是这机甲王,浑身坚硬无比,你刚才一剑刺穿了他,留下那一道口子,他也能够愈合。硬碰硬根本就没有办法。”念风挥手一道水灵力,挡住机甲王,刺来的一刀,微微喘气道

    “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行,你先将它给冰封。”姜天风道

    听着姜天风这话,念风微微皱眉,这机甲王,每一次的冰封。速度,攻击力都将提高,如果现在在冰封一次,被他击破,念风怕到时候,她和姜天风在这机甲王。那恐怖的连刺下,连反抗的机会,都将没有!

    但是念风这个想法,也只是在心中想了一下,他就选择相信了姜天风。

    对着姜天风点了点头,念风手中一道水灵气放出,接着单手对着虚空一拍,顿时水灵力四散。最后如一张水网,将机甲王,给瞬间的套住。

    片刻,水网接成寒冰,机甲王在一次被冰封。看着这一幕,姜天风收掉手中的冰霜剑,接着一柄锈迹斑斑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剑正是,那日姜天风在拍卖会上,花费了一百四十万上品灵石,购买的仙器饮血。

    看着姜天风这剑一出,念风开始一惊,接着脸上在这危急关头,居然露出了一丝喜色。

    “靠你了饮血。”姜天风看着饮血道

    听着姜天风这一语,已经被姜天风炼化的饮血剑,顿时整柄剑发出猩红的血光,但是无奈剑身上面的锈迹太重,不得被世人看见。

    但是姜天风却明显感受到,来自饮血剑中,传出的一股惊天战意。姜天风顿时一喜,双眼看着就要破冰而出的机甲王,他知道他只有一次机会,于是脸色瞬间变得严肃了起来。

    手中寒冰剑紧握,空间瞬移用出。

    轰!

    冰封住的机甲王再次破封,整个身子落地,对着念风发出愤怒的‘唧唧’声。同时手中匕首左右手交替,接着身子一动就要冲向念风。

    可是这时候,空间中一道红光闪过。接着是无比刺耳的铁片,被打磨的声音,同时无数的火花,从机甲王的脖子出现。如烟花瞬间的爆炸,无数的花火激飞。

    当铁片打磨声消失,与空中的火花消失,机甲王的动作瞬间的停止,只见他的木脑袋,瞬间的被掀飞。而姜天风握着饮血剑,也虚弱的出现了机甲王的背后!

    “呼呼呼”,姜天风脑门有着密集的汗珠,刚才血饮剑劈砍在机甲王的脖子出,姜天风就感觉,用一把钝刀劈柴,每进一分都是艰难无比,并且消耗巨大的力气。

    最后如果不是,在机甲王的极速冲击下,姜天风几乎割不掉他的脑袋。这是姜天风记忆中,使用这一招,最痛苦的一次。

    这时候姜天风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瞬间的抽去。他现在全靠一股强大的意志,给撑着。

    “没事吧”,念风看着姜天风脱力的样子,身子飘到姜天风身旁,满脸担心道。同时伸出手来,快速的将姜天风给扶住。

    听着念风的询问声,姜天风努力撑起眼皮,看了一眼那被割掉头颅,已经化成一颗,泛着绿芒的丹药,心中再也撑不住,一头倒在了念风的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