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龙主宰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天火的心
    时间转眼便是三天过去了,姜天风的名号在东荒,是彻底的传开了。?火然文???  w?w?w?.?ranwen`org同时姜家的名声,也开始传开。

    而姜天风原本的担心,成名后,他的会多很多的仇人,或者他的仇人,会联和仇人攻击他姜家的事,并没有发现。

    相反现在,九大世家已经有着几大世家,暗中对姜天风表示了友好的意思。这让姜天风不由意外,不够在天火的眼中,却是理由所有。

    自古只有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现在姜天风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当然会有很多人和他结盟。

    并且姜天风那个子虚乌有的师傅,也被东荒各大势力猜测。其中不泛有着和南宫青天,猜测一样的。认为姜天风背后的师傅,是中荒的一个势力的老祖。

    不然怎么可能有着三天境的强者,为姜天风护航。在看姜天风的成长历史,虽然很短,但是每一笔都是精彩不已。

    当然这其中也有让姜天风苦恼的,那就是玄元秘境的传承。总算是有人,猜测出来为姜天风所得。姜天风气运如此逆天,在加上天玄,被血魔宗还有万花谷,追杀这么久,一直不承认。并一直说着玄元秘境的传承,为姜天风所得。

    因此这个猜测一出,所有人都选择了相信!

    不过好在,杀死秋少白,这件事暂时还没有曝光,不用面对九剑,那个疯狂的老头,这让姜天风心中稍稍安定。

    而对于玄元秘境的传承,被姜天风得到,这也没有人,敢去抢。不说为姜天风护航的,两名三天境强者。就说姜天风本身的实力,也是让那些,想要觊觎他宝物的人,不敢动私心。最后姜天风背后,那个很有可能真正存在的中荒,某强大势力,老祖的师傅!

    这一点,不止南宫青天这么猜测。因为姜天风成长这么快,并有三天境强者护航,这东荒是没有这么强大的势力了。只有那什么莫测的中荒!

    姜天风坐在新的宅院中,听着侯云飞说戏一样的给他,说着东荒最近的事,并且对姜天风生出的各种猜测,不由笑眯眯的闭着眼睛,悠闲的听着。

    “对了,风哥我记得那江涛,答应你的可是,两千万灵石。现在不过给了一千万,还有一千万,这老贼是真的准备赖账了吗?”钱多多在一旁开口道,这家伙一直记挂着江涛那一千万。

    姜天风不在意的摇了摇头,正准备说没关系。可这时,李海却带着一人,慢慢的走来。姜天风一看,正是江涛,不由对着钱多多一笑。

    钱多多看着李海的到来,本就是小眼睛的他,瞬间笑成了一条缝。一双小胖手,不停的搓着,很明显这家伙,现在很是开心。看着江涛,不断地的向他们走来,钱多多感觉,那挪动的不是一具人的身体,而是一座金山呀!

    “姜公子,这灵石我给你带来了,不过有一件物品,你确得还我。”江涛开门见山的道

    听着江涛这话,姜天风顿时便明白,他说的什么,不由一笑,接着淡淡的道“不可能!”

    姜天风知道这江涛说的是嗜仙剑,可是嗜仙剑,姜天风这几日研究了一翻。发现这剑十分古怪,居然有着九层封印,每解开一层封印,剑除了本身的等级,会提高一点,并且剑中孕育的煞气,也将浓厚一点。

    姜天风想着那日江峰解开了三层,这嗜仙剑便是一柄,下品仙器。姜天风推测,如果六层,那就该是中品仙器,而九层那可就是上品仙器。

    一件普通的上品仙器,按照现在的价格来买。那就得五百万上品灵石,而这嗜仙剑,怎么可能是普通的兵器。

    那日江峰开启第一层封印,剑身变红,透出的煞气,居然具有腐蚀之力。姜天风一指碰剑,便感觉手指头的血肉,要被那东西给吸收干净。

    当时姜天风认定这是一柄属性兵器,可这几天的观察,姜天风发现。这嗜仙剑,比属性兵器,还要特别一点。因为姜天风观看,炼器篇上,讲究的属性兵器。乃是注入天地法则包含的时间,空间,五行,风、雷。并没有这散发着恐怖煞气,具有强烈腐蚀性的元素。

    不过虽然姜天风现在搞不懂,但是这并不能说明,这东西不珍贵,反而更珍贵!

    现在江涛想要用这一千万灵石,换回去这嗜仙剑,如果姜天风是傻子或许会答应,但是姜天风不是傻子。并且,他和江涛约定的时候,可没有说,这江峰储物戒指的东西,还属于他江家。

    “想要这嗜仙剑,不可能。这是我从你儿子手中,得到的战利品。如果你实在想要那,那好也行,一个亿,在给我一个亿,我就给你。”姜天风看着江涛脸色凝重的样子,想着现在不宜,为这事和他扯破脸皮,不过肯定不能服输,因此丢出这么一个,江涛不可能答应的条件。

    果然江涛一听姜天风这话,顿时气得不行。而钱多多此刻看着姜天风,完全是一副痴傻的状态。他突然感觉,现在东荒强者,给姜天风安排的这个坑神的称号,与他简直就是绝配!

    “果然不愧是我风哥,果然不愧是咋们东荒,大名鼎鼎的坑神。”侯云飞在一旁,毫无顾忌的赞叹姜天风

    江涛听着侯云飞这话,脸上气的一阵青,一阵红,但是却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姜天风这小子,狡猾无比,和他打口仗,绝对是找死。

    “怎么看江涛你这样子,是不想给灵石了吗?我在说一遍,要嗜仙剑,一亿灵石,否者滚蛋。”姜天风不耐烦的挥手

    姜天风已将看出来了,江涛这种人呀,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

    江涛看着姜天风对他说话的这语气,实在是忍不住了,就要大骂姜天风几句,不管后果,先出一口气。

    可是江涛刚准备开口,虚空中一道传音,就落在了他的耳朵中:“涛儿,交灵石走人。”

    听着江流云的传音,江涛已经要暴走的状态,被他给强压了下去。掏出一枚戒指,猛拍在桌上,接着恨恨的看了一眼姜天风,然后离去。

    姜天风看着桌上,那已经全部凹进,木头里的戒指,不由摇了摇头,看着江涛大声道:“江涛长老呀,我有件事一直想告诉你。你说不定不是你爹亲生的,这是真的。你不信,你去查查,你爹那日,掏出一亿灵石,那个淡然样子。再看你,啧啧,这火爆的脾气,你也不怕一巴掌趴下,没把储物戒指给怕烂,反倒将你的手给,拍个小眼。”

    江涛听着姜天风还有事说,虽然心中不情愿,但还是停下了脚步,想听听他这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可是听着姜天风这话,江涛差一点就喷出一口血来。

    江涛看了一眼虚空,接着双眼如蛇蝎办盯着姜天风。突然江涛暗骂自己一声:“都知道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了,我他妈还犯贱。”

    江涛恨恨自语一声,一张老脸,铁青着踏出了姜天风用他的灵石,新买的大宅院!

    侯云飞此刻看着姜天风,那脸上的崇拜之色,简直是无以复加呀。

    “风哥,你这嘴,厉害。我就说你跟紫月姐,天生一对吧,你看看你们。一个每天哔哩哔哩说个不停,一个虽然平时和和气气,沉默寡言。可是这干起话仗来,真的是一张嘴,就能气死人,你看你把那江涛,给气成什么样了。”侯云飞兴奋的说着,全然没有关注到姜天风脸上的笑容,在听着他说到,南宫紫月已经变了。

    “嘿,风哥我这话还没有说完那,你怎么就走了。风哥,风哥,你等等我。”侯云飞说着就要,去追姜天风。

    钱多多一看赶紧,将这找死的家伙,给拉在。看着侯云飞不解的样子,钱多多一脸恨铁不成钢的道:“你这家伙,没看见风哥一听你说,南宫紫月四个字,脸色就变了吗?”

    侯云飞一听钱多多的话,有些疑惑道:“我有说南宫紫月这四个字吗,明明就是紫月姐三个字好吗?”

    看着侯云飞一副认真纠结,他这话里的细节性错误,钱多多顿时有一股想要掐死他的心。这一刻他开始后悔了,没有让这找死的家伙。追上姜天风,最后被其给痛揍一顿!

    看着钱多多一脸摇头的走开,侯云飞还在纠结。这时好在一旁的李海提醒,侯云飞才一脸后怕的响起。

    “草,我这怎么发傻了。对了,一定是被风哥给影响了,奶奶的不行,风哥那张嘴,我是学不来的。我还是,好好当我的侯云飞吧。”侯云飞发傻的自言自语,看得李海满脑子黑线,不明白,这家伙在说着什么。

    “不行,我得去洗个冷水脸,回回神。最好是,再和天虎去兜兜风。”侯云飞说着傻傻的摇了摇头,丢下李海一个人离开。

    姜天风独自一人,离开了大堂,走到长廊中,看着眼前一方小水塘,看着那些成双成对的鱼儿。脑海中回荡着,侯云飞刚才那句不经意的话,不由有些愣神。

    思考了半天,姜天风突然冒出一句“我真的和紫月很像吗?”

    “怎么小风,在沉思。”天火这时一人,从远处慢慢的走来。

    “没事,怎么天火大哥,就你一人那,晓悠姐那?”姜天风笑着摇了摇头

    “哈哈,这丫头一见你那天虎,就喜欢上了它。现在正和她玩耍那,对了我正有事找你,如果你没事,到我小院去说几句。”天火笑道

    “嗯”,姜天风应了一声,点了点头,便和天火走到了他们的小院。

    姜天风购买的这栋大宅院,占地面积也是很广,有着十几亩大小。因此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一间独立的小院落。

    几分钟后,姜天风到来了天火他们的小院,刚一进院子,就嗅到一股花香。姜天风不由惊讶的看着天火“这才几天,天火大哥,你们这小院落,就变了一翻天地了。”

    “哈哈,主要是晓悠,她喜欢这些,便随意的弄了弄。”天火说着满脸笑容“好了闲话不多说,我们说正事。”

    想起天火刚才,找自己说有正事,姜天风也没有在对说什么,认真的看着天火。

    “小风,你那日虽然没有一战成名。但是现在却是不战成名了,因此这其中你还有许多的地方,要注意。这第一点,就是你本身势力。”天火道

    “天火大哥,这话怎么说。”姜天风询问道

    天火笑了笑:“我是一个散修,但是我深知建立一个自己的势力,这才是最重要的,毕竟独木难支。”

    听着天火这话,姜天风也笑了笑:“这我想过,可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想要建造我自己的势力,怕是有些不行。现在我的的打算是,让我家族的子弟,快速的发展。”

    天火摇了摇头:“家族势力,虽然很稳固。但是一个家族的天才,却是很少。这个也是家族在强大,也比不上宗门的强大。除非是一些特殊的家族,不过这个我不说,因为那等家族,不是你我可仰望,小风你明白吗?”

    “我明白,可是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凭我现在的实力,还有财力,想要建造属于我自己的实力,怕是很困难。”姜天风皱眉摇了摇头

    天火看着姜天风这么说,不由道:“刚才我也说过,你天火大哥我可是散修。而你的晓悠姐,因为一些事,也脱离了宗门,也算是散修。”

    听着天火这话,姜天风不由双眼睁开,看着他,有些捉摸不定他的意思。

    看着姜天风的样子,天火笑道:“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难道小风你还不明白。”

    听着天火这话,姜天风点了点头,心中有些激动,同时有些不敢相信。

    “小风,那日你面对江家,完全可以更加的嚣张。可是你似乎,并没有将我和你晓悠姐,算在你手中的实力上呀。”天火说着,脸上有着一丝落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