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龙主宰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涅魔的恐怖
    古言的石屋中,一道虚空之门打开,姜天风与古言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中。r?anwen w?w?w?.?r?a?n?w?e?n?`o?r?g?

    姜天风看着略带熟悉的房间,脸上不由带着微微笑容。姜天风与古言打了招呼,接着看着古峰道:“古峰前辈,这空间传送,真是太神奇了。我们那位置,距离这蓝银城怕是有着五百里以上吧,居然一眨眼就到了这里。”

    古峰道:“这算什么,等你以后你的空间造诣更高就知道了。不过这次也算不上是我的功能,而是大哥的功劳。”

    古峰说着与古言对着点了点头,姜天风看着两人的样子,细细比较了一下,最后不由摇了摇头。心中感叹,这两人是真的像,如果不是古言比较沉默,而古峰稍活跃一些,姜天风真是认不出这两个人来!

    古言看着姜天风的样子,也露出一丝笑容:“小风你现在先出去,和你的朋友们聚在一下吧。等会或许会有着大战,我和古峰要商量一下对策。”

    看着姜天风离开,古峰走到古言的身边道:“大哥,这小子到底是谁。居然让主人,这么在意,不惜消耗最后一丝魂力,也要我保护他。”

    古言道:“这小子,不简单。好了,我们来商量商量,这次该如何应对,外面的人。你进来的时候,应该也看见了吧。那个无面人,实力恐怖无比。”

    姜天风通过源石联系上了钱多多他们,知道他们现在聚拢在了一起,并且都没有受伤,姜天风稍稍放心,接着赶往了,他们所在的位置。

    蓝银城城中央,一处客栈中,这客栈全用巨石建成。造型较为奇特,二层由一块十几丈长,厚一米的巨石垫底。姜天风走过,由一块巨石,削成的楼梯,上了二楼。在一个时空秘境土著,带领下,进入一个石头屋中,此刻钱多多他们就在这里。

    钱多多,风鸣轩,乔然等人围坐一张长石桌前,他们也都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因此这个时候,他们也没有了修炼的心情,都一脸忧愁的坐在长桌前。

    看着姜天风的到来,众人不由将目光都落在了姜天风身上。这个时候,众人脸上忧愁快速消失,都露出了笑容。

    天火与冥风起身,走到了姜天风身边,天火道:“你这小子,一个人引开敌人,你知不知道,真的是吓死我了。”

    冥风道:“小风看着你没事了就好,我已经通知了师傅,他现在已经赶了过来。”

    钱多多,风鸣轩等人,也起身围到了姜天风身边,一个个对他开口,询问姜天风的情况。听着众人的话,姜天风心中充满了感动,双眼不由微微泛红。

    姜天风脸上带着笑容,看着众人,正准备开口。这时整个客栈,不由开始摇晃了起来。整个石头房间,瞬间崩塌了。接着便听见,有住进这石头客栈的修士,发出了喧闹声。

    姜天风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大声道“大家小心,赶紧逃出房间。”

    不用姜天风提醒,所有人都快速的从窗户口,快速的飞了出去。当众人一飞出这石头客栈,这石头客栈便轰然倒塌。而四周所有的石头房屋,也在一瞬间的轰踏。

    只见整片天空,一下变得漆黑。而这时天空中,一只黑色巨手,从城门口,不断的延伸,最后直奔向了姜天风他们。

    看着这巨手奔向他们而来,姜天风面色不由变得难看,就要张口让钱多多他们散开。可惜的是,没能够等姜天风喊出,巨手直接将钱多多,凤鸣轩,姜天福,姜成玉等人给抓住。

    一秒不到,原本姜天风身边有着的一大群人,只剩下天火,冥风,白晓悠,秦川四人。

    而这时天空中,又是一只遮天大手抓来。天火大声道:“快逃。”可惜这大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姜天风与天火五人根本没有逃跑的机会。

    姜天风看着自己也被抓住,空间瞬移用出,可惜却是没有任何用处。他这时发现,他的修为,居然在这一刻,都被控制住。

    大手,快速的向着城门口飞去,眼看就要飞出了城门。这个时候,古言与古峰两兄弟赶到,对着那大手,一顿猛轰,可惜的是,两人的攻击,根本对这大手无害。

    而这时已经变成了黑夜的天空,血魔殿殿主的身影,突然出现,并且他直接攻击向了古言与古峰。有着血魔殿殿主的干扰,古峰与古言两人,最终只得看着姜天风被巨手给抓走。

    当巨手快要出蓝银城城门的时候,天空中响起了,涅魔的声音:“不要念战,走。”

    血魔殿殿主,听着涅魔的话,对着古言与古峰冷笑一声。接着身影在原地,留下一阵风,直接冲出了城门。

    古言与古峰看着,也拼命的赶往城外,如果姜天风被涅魔给劫掠到了城外,那肯定是必死无疑了。

    涅魔看着姜天风被抓在了手中,不由兴奋的不行,只见他无面的脸上,此刻居然已经显化出了一张嘴,不断的哈哈大笑,这足以证明他的开心。可突然他的笑声,一瞬间的停止,接着一声痛呼,从他的嘴中发出。

    在蓝银城城墙之上,时空老人一身白衣,出现在了空中,他一手横劈向,涅魔的握住姜天风的手臂。天空中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直接将涅魔的手臂,给劈断了!

    轰,涅魔的手臂,落在蓝银城城墙之上,发出一声巨大的响声。而随着涅魔手臂的断落,姜天风冥风等人,一瞬间便恢复了实力,直接运起身法,飞到了天空之上。

    时空老人站立在涅魔的断臂之上,双眼泛着凶光,盯着涅魔:“好大的胆子,你们一而再二而三的犯我时空秘境的规矩,正当我这地方,是你们能够随随便便,撒野的地方吗?我再次提醒你们一句,要是在敢触犯,我时空秘境的规矩,我时空定饶不了你们。”

    时空老人说完,浑身的气势凝聚,居然化作一柄真实的利剑,直接冲向了血魔殿殿主与涅魔。两人看着,这柄利剑,面色都是一变。想着刚才时空老人,一记手刀,直接斩断了涅魔一截手臂,顿时不敢硬接。

    轰,一声爆炸,时空老人气势所化的利剑,直接在地上,轰出一个巨大黑洞。在远处血魔殿三天境高手,看着那黑洞,还有四周不断蔓延,如沟壑一般的裂缝,不由吓得脸色一下就绿了。

    而姜天风看着时空老人这一手,也顿时惊得,张大了嘴巴,一个个双眼睁得都要挤出眼眶了!

    躲在蓝银城中的修士,看着时空老人这一手,他们担忧的心,都是不由一松。有着这么恐怖的强者,守护着蓝银城,他们应该是没有事了。

    而蓝银城的土著,蓝银族人,看着时空大发神威,一个个不由欢呼呐喊了起来。时空老人,可以说是他们心中的神。刚才他们经历了一场大灾害,现在他们的神,便出来拯救他们,让这些蓝银族人,都兴奋的不行!

    此刻整个时空秘境中,只有古言与古峰兄弟,看着时空老人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担忧。

    时空老人看着涅魔冷哼一声:“记住我的话,在敢放肆,刚才那一剑,绝对是斩掉你的头颅。”

    涅魔听着时空老人的声音,心头不由一寒。他看了看,时空老人刚才轰击出来的通道口,不由心中一跳。

    姜天风这时候,兴奋的道:“时空前辈,希望你帮我救出我的兄弟,还有朋友?”

    时空老人听着姜天风的话,眼神中充满着冷漠,仿佛根本与他不熟悉。而他的身子,在警惕了涅魔后,也快速的消失不见。

    看着时空老人,仿佛不认识自己一般,姜天风不由疑惑,而这时他的脑海中,响起了古言的声音“小风,到我曾经带你去的宫殿,我们在那等你。”

    姜天风听着不由疑惑,他看了眼,被涅魔劫掠走的钱多多等人。接着让天火还有冥风,注意着外面的情况,便赶往了宫殿处。

    天火道:“小风这是准备干嘛?”

    秦川开口道:“看样子,姜兄应该跟刚才,那前辈有关系。他现在或许是去,求他出手救钱多多等人吧。”

    冥风点了点头道:“好了,我们注意好,不要让涅魔,伤了他们。”

    看着时空老人离开,血魔殿尸殿队伍中的陈天绝,身子一动,到了涅魔的身边,关心的道:“师傅你的手,没有事吧。”

    涅魔看了一眼,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手臂,看着陈天绝冷哼一声,接着声音冰冷的道:“将那群家伙,给我看好了,我等会去处理。”

    陈天绝看着涅魔心情不好,不敢在招惹他,对着他点了点头,接着飞到了钱多多他们身边。叫来了两个三天境的高手,将他们给困在了一个阵法中。

    血魔殿殿主看着涅魔道:“圣魔大人,你的手真的没事。”

    涅魔气愤的道:“你说现在我们该如何办,那小子还躲在蓝银城中。如果等他出了这时空秘境,要是他躲起来,我们根本就找不到。”

    血魔殿殿主冷笑一声道:“据我所知,这个小子,最重情谊,那这事就好办了。”

    血魔殿说着双眼看向钱多多,风鸣轩等人,脸上露出一个冷笑。涅魔顺着血魔殿殿主的目光看去,也顿时明白,他的想法,不由点了点头。

    悬崖边的宫殿之中,时空老人虚弱的站在大殿之中,而这时古峰与古言两人,先后到了时空老人的身边。接着都担忧的道:“主人,你没事吧。”

    时空老人看着两人,虚弱的点了点头,接着道:“将他困住,不要他出去。”

    说完时空老人,身影直接消失不见。古言与古峰,对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脸上的疑惑之色。

    而这时姜天风也到来,当看着大殿之上,只有古言与古峰两人,不由疑惑道:“两位前辈,怎么没有看见时空前辈那?”

    古言与古峰对看了一眼,接着直接对姜天风出手。姜天风看着两人,突然对他出手,面色不由一变,就要抵挡。

    可是姜天风那能够是,古峰与古言的对手。他根本就没有发出招式,就被两人,给封住了修为,困在了原地。

    姜天风用力敲打着,困住他的光柱,看着对着他一脸不好意思,摇头的古言与古峰两人,大喊道:“古峰前辈,古言前辈,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何要困住我。”

    姜天风看着两人的样子,也明白了,这两人不是要对他出手,只是简单的困住他。

    古言道:“小风,这是主人的命令,我们也不是很清楚。”

    听着古言的话,姜天风不由站在原地,大声喊着时空老人。时空老人虚弱的身影,出现在了宫殿中,他看着姜天风虚弱的一笑。

    姜天风看着时空老人的样子,面色不由一变。接着他脑海中,想着刚才时空老人的大发神威,在看着现在时空老人的样子,脸上不由透着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