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九龙主宰 > 第九百一十九章 凌风的刀与大骨棒子
    看着向着自己兵器飞去的姜天,姜风,姜平三人,冷锋与姜天风站在脸上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而一旁的姜安,就不由有些不爽了。r?an w?e?n w?ww.ranwena`com

    姜安抱着姜天风手臂,不断的摇晃,撒娇道:“师傅你偏心,你给了他们神兵,却是给我这么一根破棒子。我不干,我也要神兵,我也要有石柱,要修炼。”

    姜天风看着姜安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接着道:“放心,少不了你的,跟我来。”

    姜天风带着姜安与冷锋向着一根石柱飞去,很快便是停下:“这是我们人族一位上古大能留下的,虽然她的名字已经葬送在了历史长河。不过应该是个女性修士,并且实力很强,离封帝不远,应该适合你的修炼。”

    姜安伸手摸了摸石柱,脸上有些欢喜,可是他一想到姜平他们可都是兵器挑选的石柱,那学习的功法与灵技一定会更厉害。脸上的笑容不由消失,接着嘟着小嘴,抓着姜天风的手,摇晃道:“我不要,我也要我的兵器为我挑选石柱。”

    姜天风听着无奈一笑,对于其他几个弟子,姜天风的威严还有用,可是对姜安,姜天风的威严是真的没用。没办法,姜天风七个弟子只有一个女弟子的原因,很长时间姜安便是跟随天月与紫月,而有了这两人在背后给她撑腰,自然是不怕姜天风了。

    姜天风笑着摇了摇,拍着她的小肩膀,安慰道:“好了,安安我看了你师兄他们的石柱上面的功法,灵技,他们那个只比你厉害一点。”

    听着姜天风的话,姜安更是不满了,一副委屈要哭的样子:“人家本来就打不过他们,现在他们这功法、灵技还比我们厉害,看来我一辈子要受姜平那坏蛋的欺负,呜呜呜。”

    看着姜安的样子,姜天风不由颇为无奈,没办法姜天风也只得不管她了,准备带着冷锋撤退。

    可是姜安这时却是拿出她的‘大骨棒子’,一边作势要扔,一边委屈的道:“师傅偏心,我不······”

    姜安‘我不要了’这四个字还没有说齐全,突然感觉一股吸力伸出,接着只见她整个人都不由被大骨棒子给拖走。

    “师傅,救命呀。”

    姜安身子被大骨棒子带飞百丈,这点高度本来对姜安来说并没有什么,可是这突然出来的动静,不由吓得她不行,此刻已经闭上了眼睛,在天空中大喊救命。

    姜天风看着姜安被大骨棒子拉着的方位,没有着急,接着想着这大骨棒子的不凡。这东西没有经过炼化,便是已经有着六阶神器之威,而一炼化,更是有着圣器之威。

    而这不过是一根‘兽骨’,因此姜天风一直在心中觉得,这东西不简单。现在看着它在这第三殿中,这诡异表现,姜天风不由准备好好的观察。

    大骨棒子拖着姜安,很快便是停下,而当她落地处。姜天风盯着,双眼不由瞪大,因为姜安落地处,竟然是凌风妖帝的石柱之上。

    姜天风与冷锋点了点头,两人飞了过去,

    姜天风顺着铁链向上爬去,而冷锋则是留在了下面,看着姜安抱着大骨棒子,一脸害怕的样子,姜天风不由感觉好笑。

    “师傅······呜呜呜”姜安看着姜天风上来,顿时放弃了大骨棒子,接着抱住了姜天风的大腿。

    姜天风看着这丫头的样子,不由无奈摇了摇头,正打算安慰她。可是这个时候,他的脑海中却是浮现了凌风的一缕神念,他兴奋的看着姜天风,对姜天风道谢,谢谢姜天风为他寻到传人。

    姜天风听着莫名其妙,不由准备询问这什么情况。可是很明显这神念只是凌风许多年前的一个设定,感谢了姜天风便是消失,不能够回答姜天风这是什么情况。

    姜安的身世来历他可太清楚了,怎么可能是凌风的族人?

    姜天风沉思了一会,看着哭闹的姜安,看样子这丫头是真的吓着了,不由摇头,接着将她扶起,将她是这凌风传人的事情告诉了她。

    一开始姜安并不在意,可是当听了姜天风说到:

    “这凌风传承是师傅观看万根石柱后,发现最厉害的一个石柱。你应该知道了这里的风沙极其恐怖了,可是这凌风刻下的石柱,字迹不知道经过了几万年,现在依旧清晰。这便是足以说明,凌风妖帝的实力。”

    听着姜天风如此说,姜安不由停止了哭泣,双眼不由惊喜的睁开,此刻烟雾朦胧,水灵力的,显得有几分可爱。

    而当听着姜天风提到《凌风刀诀》与《凌风神诀》,并且说明其中一刀的恐怖,姜安的双眼不由彻底的瞪大了,最后满意的连续点头,如同小鸡啄米般。

    此刻姜安太兴奋,双手握着小拳头,给姜天风做了一个萌萌的样子。最后准备拿起她的大骨棒子,准备好好感谢一下它。

    可是这个时候姜安却是怎么都没有发现大骨棒子。这小平台不过一米,她和姜天风站立了就没有多大空隙。姜安突然想到它的大骨棒会不会被他们给挤掉了,不由着急,向下看去。

    冷锋很快回话,没有见到任何东西掉下来。

    姜安听着不由着急,接着快速的找了起来,可是平台就这么大,根本没有。

    这时姜安与姜天风的目光一同落在了那柄大刀上面,两人观察了一会,却是没有发现古怪,顿时姜安不由可怜兮兮的看着姜天风。

    而姜天风此刻却是双眼盯着大刀,神色有些严肃,因为他记得他当时舞动这大刀的时候,上面可没有麒麟图案。是的,现在这大刀上面,是有一直小麒麟的图案。

    这麒麟的刻画,与石柱上的凌风小时候有着几分相像,但是却是又不同,这头麒麟比之凌风要稍稍霸气一些,因为从它身上姜天风是看到了一股炙热的火焰。

    姜天风示意姜安将这刀给拿起,姜安看着姜天风神色凝重的样子,目光看着那大刀,迟疑了一会,小手不由慢慢伸出,最后向着那大刀伸去。

    很快姜安将大刀给握住,并没有遭受到大刀的反抗,或者威胁防止靠近。

    姜天风抓住一根锁链,向下划开十丈,接着喊着让姜安挥动一下,看看合不合手。

    姜安点了点头,接着准备舞动,可是当它一刀劈出,只见一道恐怖的刀气不由飞出。最后在天空中发出一声怒吼,一头恐怖的凶兽飞出。

    姜天风目光盯着那凶兽,心中一惊,这竟然是一头麒麟!

    刀气化作麒麟在这天空中咆哮一声,接着姜安握住的大刀不由剧烈的晃动,发出阵阵欢快的刀鸣声,而姜安也情不自禁的再次用力握紧了几分大刀。

    许久姜安劈出的一道麒麟消失,不过却是引发大动作,远处的姜天,姜风,姜平三人被这一道刀气都给惊动,最后他们放弃了观看自己石柱上的刻图,向着姜天风他们这里飞来。

    “什么情况呀七师弟,安安不会出现危险了吧。”姜风看着冷锋,面色有些担忧的道

    “是啊,刚才我感觉到了好恐怖的刀气,同时有兽吼,惊天动地的。”姜天也一脸难看的道

    姜平双眼直接看向了上方,看着自己老妹没事,才不由松了口气。

    冷锋这时也抬头看着天空,此刻天空中还残留着恐怖的刀气,“我看是六师姐获得了大机缘。”

    “大机缘?”姜天三人一惊,接着三人看向旁边的石柱,不由细细打量了起来。

    很快上面传来了姜安的兴奋声,接着姜天风一脸疑惑的再次登台,接着他伸手准备试试去握凌风的刀,可是姜天风很明显感觉到了排斥。

    并且这股排斥比之之前更重,姜天风感觉他现在去摸的是一头凶兽。而这头凶兽若不是看着姜安的面子,那就是直接对他下口了。

    姜安拍了拍血红色的大刀,笑道:“小刀刀听话,这是我师傅,不会害我的。来,给他看看。”

    随着姜安这话一出,姜天风顿时感觉刀中对他的排斥减弱了不少,接着他从姜安的手中接过了这刀。

    很是奇怪,这刀竟然真的肯听姜安的话。姜天风对着大刀仔细的观摩了一会,突然发现与他之前握的刀有着不对。

    这刀上面不止多了一头小麒麟的刻图,在它原本已经发钝、发卷的刀口,此刻很明显的舒张了一些,光滑了一些,并且与之整体不符合。

    这凌风的刀不知道是杀人太多,还是如何,刀身为血红,可是此刻刀口,却是泛着白边。

    姜天风想着那消失的白骨棒子,心中不由生出一个猜测,那棒子被这大刀给收了。

    姜天风将刀递给姜安,此刻姜安看着这大刀很是开心,似乎已经将那卖相更是丑陋的大骨棒子给抛到了一边。

    姜天风看着姜安欢喜的样子,没有在多说什么。接着两人一前一后顺着这铁链下去。

    而看着姜安与姜天风无事,姜天与姜风、姜平也都各自的回去准备观看刻图,希望得到传承。

    而姜天风叫着姜安先观看了凌风的事迹,然后再去修炼凌风的功法与刀技,便是带着冷锋离开,准备为他也选一选功法。

    姜天风与冷锋俩开,两人开始挑选。冷锋倒是对功法无所谓,能修炼便好。

    可是冷锋是随便了,连续挑选了上千根石柱,却是没有发现冷锋能够修炼的。甚至有的石柱,还很是排斥冷锋。

    此刻在一根石柱前,冷锋听着姜天风的话,准备握住铁链先一观这前辈的生平事迹。可是当冷锋的手刚触碰到了石柱上的铁链,却是直接被铁链给排斥,接着铁链竟然自己动了起来,极速的冲杀向冷锋,是要将他给杀死。

    姜天风看着感觉拉着冷锋离开,到了远处。两人回头看了看那石柱,皱了皱眉头。

    姜天风看着姜天风神色阴沉,心绪不好的样子,不由拍了拍冷锋的肩膀,笑道:“放心,咋们去下一个,这里这么多石柱,总有适合你的。”

    姜天风说着转身向前走去,可是冷锋这时却道:“师傅不用了,这些石柱如此排斥我,定然是因为我的身份。”

    听着冷锋说着,低下头,心情悲伤。姜天风不转头看着他,不由叹息一声,其实姜天风也猜到了这一点。

    这里留下传承的高手,哪一个不是受到了涅族的迫害,现在冷锋有一半血脉是来自涅族,他们如何能够将传承留给敌人?

    姜天风重新走回,拍了拍冷锋的肩膀,深吸一口气,最后叹气一声,双眼看着远处的姜天四人,心情有些复杂。

    “师傅,其实有件事我瞒了你。”冷锋这时开口,有些害怕的道

    姜天风双眼盯着他,微微皱眉道:“什么事。”

    “我视乎觉醒了涅族的传承。”冷锋说着面色不由惨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