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少女引魂师 > 第994章:经费不足的道具
    “哪里古怪?”

    “你绝对不是南宫决明……”

    “嘘,新郎官要来了。”南宫决明刚说完这句话,所有黑白无常都停下了脚步。

    南宫兜铃的床静止在马路中间。

    凭空刮来一道强劲的狂风,吹得南宫兜铃睁不开眼睛。

    她看见马路尽头爬来一只巨大的乌龟,龟背上坐着一名身穿白衬衫和牛仔裤的男子。

    乌龟的腿就像大象那么粗壮,一步可以跨出十米远,不到片刻功夫,就爬到了南宫兜铃的床尾。

    龟背上的男子是李续断。

    他站起来,和南宫兜铃保持同一高度,与她对看。

    南宫兜铃说:“到底怎么一回事?”

    李续断阴沉的微笑,“今天是你我结婚的日子。”

    “开什么玩笑!你不是李续断!这个奇奇怪怪的老头也不是我的师父!”

    “怎么会呢?我就是李续断,他就是南宫决明。”

    “不对!不对!”南宫兜铃怎会相信,“太奇怪了!这里简直就像叶养说过的黄泉路,你快告诉我,这条路其实是通往地狱的黄泉路对不对!”

    李续断静静的看着她。

    他脚下的乌龟开口了,“初次见面,你好,我是玳瑁,你即将成为我主人的新婚妻子,来吧,坐到我背上来,和我主人一起吧。”

    “你才不是玳瑁!你也是假的!”南宫兜铃摸了摸腰间,小布包还在,幸好她这次忘记换衣服也忘记解开布包睡觉,她伸手拿出一张白符,启动浮提咒,双脚在软绵绵的床垫上一蹬,企图飞入空中。

    她高高跳起后,却没有任何腾空的感觉,身体往下坠落,又重新摔回了床垫上。

    南宫兜铃盯着手上的白符,白符在这个瞬间变成粉末飞散。

    南宫兜铃惊讶,“连……连白符都是假的吗?那我之前为何能利用它飞的起来?”

    “过来吧。耽误了时辰就不好了,我们快些成亲,这不正是你的心愿吗?永远和我在一起,与我组建一个家庭,为我生孩子。”李续断呢喃般召唤着她。

    无预警的,乌龟从嘴里伸出了一条扁平的舌头,卷住了南宫兜铃的身体。

    南宫兜铃拼劲吃奶的劲挣扎,可她越是挣扎,舌头就在她身上越收得紧,勒得她喘不上气来。

    南宫决明在旁哈哈大笑。

    南宫兜铃被卷到龟背上,被迫站稳。

    舌头松开了她,又咻咻缩回了乌龟嘴里。

    李续断一把抱住她腰部,南宫兜铃气愤的要推开他。

    李续断却把她抱的很牢固,南宫兜铃感觉他揽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如同一只钢铁锁,牢牢把她钳住,她动弹不得半分。

    李续断看着她脸,微笑道:“你真可爱。”

    南宫兜铃用力的打着他的胸口,巴掌还招呼到了他脸上去。

    李续断对这些挨打无动于衷,仿佛她的手不过是一只软绵绵的小枕头,打上去一点也不疼似的。

    李续断望了一眼天上浑圆的月亮,说:“还差了点东西,起码要有一身结婚的行头。”

    他话音刚落,南宫兜铃顿觉身上穿的衣服仿佛活物在蠕动,她吓了一条,衣服布料在她皮肤上翻卷、变色。

    转瞬间,她身上的短裙变成了一套沉重且华丽的婚服,衣袖长长的堆积在脚边,上面铺着满满当当的刺绣,祥云和龙凤穿梭其中,衣服分里衣和外衣,层层又叠叠,分不清到底有几层,长衣的肩膀上还挂满了珍珠坠子,腰带上系着流苏似的玉佩,几乎包裹住整个龟背那么宽敞的裙摆上坠着金子做的花瓣,重得她难以站直。

    李续断趁机松开了她。

    南宫兜铃失去搀扶,不由得被这身起码五六十斤的衣裳给压得坐在了龟背上,一时间竟然爬不起来。

    这哪是婚服,根本是钢铁做的盔甲,沉死个人了。

    她看了一眼自己从裙子里伸出来的双脚,原本的光脚上多了一双红色的绣鞋,鞋面上也坠着金子和珍珠,这双鞋也是沉甸甸的,穿上它难以走动。

    南宫兜铃顿觉脖子一沉,头顶被某种叫她难以承受的重量压住,她听见头上叮叮作响,抬起沉重的衣袖,摸了摸脑袋。

    她摸到一顶坚硬的东西,上面凹凸不平,不知何物。

    李续断忽然弯下腰,温柔的看着她,并且从身后变出了一把小圆镜子竖立在她面前。

    南宫兜铃对镜一看,只见自己头戴一顶烧蓝金冠,上面有龙凤点缀,中间是一朵金子雕刻的牡丹花,金冠四周垂下十二条半米长的珠坠,披散在她肩膀上。

    这头冠好看极了,南宫兜铃不由得看傻看呆,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这副打扮,岂不是像极了古装剧里的凤冠霞帔?

    只是她身上这套华丽至极,奢侈到不行,完全不是那种经费不足的道具服,都是真材实料的黄金和珍珠,沉重的她整个人都差点垮掉。

    李续断将她头冠上的珍珠小坠子全部放下,遮住了南宫兜铃的脸颊。

    他微笑说:“这才像个新娘子。我也该配合一下。”

    说完,又是一阵风起,李续断身上的衬衫和牛仔裤瞬间成了一套鲜红的宽袖长袍,胸口也是纹着龙凤的图案,袖子上同样坠满了金色的细链子作为装饰。

    他头上多了一顶黑红相间的男子头冠,头冠两旁各自垂下两条红绳流苏,优雅的披在他胸前。

    虽然这套衣服搭配的是现代发型,但放在李续断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

    他一屁股坐在南宫兜铃身边。

    南宫兜铃艰难才能挺直自己的腰板,她正要说话,没想到周围又有了变化。她底下坐着的龟背迅速变平,四周有无数木板和红色的纱布飞舞,转眼间,绿色的大乌龟不见了,南宫兜铃发现自己坐在一个红色的轿厢里。

    这个轿厢大的不可思议,仿佛一个巨大的房间。

    她感觉到轿厢开始移动。

    南宫兜铃赶紧掀开身边的轿帘往外看,原来又是一群黑白无常在底下托住这顶大红花轿在飞快朝前小跑。

    而坐在单人沙发上的南宫决明竟然加速的走在了前头,还回过头对南宫兜铃摆摆手,“我在酒席上等你哦,女儿!不要来晚了!”

    南宫决明眨眼间就被黑白无常带走了,消失在前方的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