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独断大明 > 第1153章 大战来临
    岛原上的对峙还在继续,刘靖铭的舰队远离岸边,静静的停在关门海峡正北方。

    大舰队不动,小舰队悄悄摸过去,对水情等各方面进行验证,收集两岸的情报。

    关门海峡是一处非常重要的海峡,不仅连接着本国岛与九国岛,也是四国岛南上北下的重要航道,人来船去,相当热闹。

    明朝的舰队尽管是昼伏夜出,但如此频繁,还是引起了倭国人的警觉,继而被一直寻找明朝舰队踪迹的筑后藩得知,随即飞速报给松平信纲。

    松平信纲听着报信,还是犹自不信,看着三宅重利道:“明人要占领关门海峡?断我们都后路?”

    倭国虽然是岛国,但是习惯在了陆上大战,封锁一地,断人后路都是在路上切断,现在明人要直接在海上切断?

    三宅重利也是有些莫名其妙,道“殿,据我推算,明人的舰队在海上最多撑一个月,外加来回,所以在关门海峡他们最多待半个月,他们的目的是真的封锁关门海峡,断我们后路?”

    松平信纲心里先入为主,认为明朝舰队会去江户示威,现在明朝舰队目的很明显的要封锁关门海峡,这让他一时间回不过神。

    他拿起茶杯,默默的喝着,心里犹自揣度不断。

    好一阵子,三宅重利见松平信纲不说话,道“殿,明人行事有些诡异,我们是否要尽快派人去关门海峡,防止他们真的断我们后路?”

    关门海峡是九国岛与本国岛唯一能联系的地方,如果这里被切断,他们就失去了江户的一切消息,没有了支援,没有了指令,他们就是一群浪荡无依之人,不用别人进攻,就会崩溃自散。

    松平信纲神色前所未有的正经,对于一直没有放在眼中的明朝,他沉色道:“我亲自去,带三万人,我想看看,明朝的阴谋到底在哪里!”

    松平信纲心里很不安,不安的来源在于他的信心在不断流失,他本来掌握着大局,但现在他发现,至始至终这些都不在他手里,令他感到惶恐。

    三宅重利想了想,跟着点头。松平信纲要不亲眼看看,绝对无法安心的。岛原之乱相比于明朝,现在已经不重要,交给板仓重昌,没多大问题。

    “是,我与重昌殿说。”三宅重利起身道。

    松平信纲又道:“等等,再给公方发信,明人的威胁不能等闲视之,他们显然有详细的计划,目的就是吞并我倭国,不止是想施压,占便宜那么简单。”

    “是。”三宅重利道。很显然,松平信纲对明人的行为有了新的判断,这对幕府来说很重要。

    板仓重昌对松平信纲要去筑后藩,高兴的要跳起来唱歌,面上还是不舍的道:“信纲殿,原城的事情已经就在眼前了,是否该我让去?”

    松平信纲对板仓重昌十分了解,没有理会他的虚情假意,直接道“重昌殿,我希望你能在十天之内拿下原城,我们虚耗的时间太多,明人的威胁就在眼前,我们不能有丝毫的放松。”

    “是!”板仓重昌十分果断的说道。他没有再假客套,原城是他的保命之地,谁都不能夺走,他也更不会走。

    松平信纲交代一番,便带着三万军队,快马加鞭的赶往筑后藩,要去关门海峡。

    在松平信纲出动的时候,刘靖铭的五十艘舰队已经开往关门海峡。

    陈志扬站在船头,对着刘靖铭道:“大人,咱们先停留在最窄的地方,两岸他们的设施最多,一阵大炮就能付之一炬!”

    倭国人木制建筑最多,明朝的大炮含有燃烧弹,只要烧起来,就没那么容易停了。

    但这样也最危险,要是被倭国的船围住,那就是一场进退不得的厮杀,完全失去明朝火器的优势。

    刘靖铭沉吟一声,道:“不用,直接穿过去,然后一边布雷一边北上,最后在最窄的地方给予火炮饱和打击。”

    陈志扬一听,点头道:“是。”

    五十艘舰队,扬帆而起,在海上还是颇为浩大,旗帆飒飒作响,若有若无的杀气在弥漫。

    筑后藩早就知道,但他们并没有什么兵力阻挡,只能派人在岸边监视,看着舰队长驱直入而来,他们大惊失色,纷纷后退,退出了明朝火炮的攻击范围,然后严阵以待。

    刘靖铭的舰队横穿而过,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偶尔还能抓到一些渔民,能拷问出一些两岸的情况。

    在舰队完全通过海峡后,刘靖铭还得知了一个意外的消息。

    松平信纲已经带人赶过来,预计很快就会到。

    陈志扬眯着眼,嘴角勾出一丝笑容,道:“大人,是一个好机会,若是松平信纲真的要来一场海战,咱们或许在这里就能解决掉他。”

    刘靖铭倒是更为冷静,道:“没那么简单,抓紧布雷,一定要密集一点,防止他们人肉拆弹,注意水的流向,一定要起作用。”

    水雷这东西在明朝已经很有些年头,起码有百年,但真正大规模使用的记录还没有,虽然近年做了很多试验,但还有不少问题,需要谨慎使用。

    “大人放心,布雷的工程兵都受过一年多的严格训练,绝对没有问题。”陈志扬拍着胸脯说道,这些事情是他曾今负责的。

    刘靖铭对陈志扬的能力还是比较信任的,下令所有中舰都停下,小舰开始由南向北的布雷。

    一颗颗水雷漂浮在海面上,密密麻麻,在水里轻轻起伏。

    所有船只都小心翼翼,不断北移,数万颗水雷,正在一点一点的落入水里。

    中舰在前面开路,慢慢的再次横穿关门海峡。

    两岸的人都没有妄动,只是监视舰队的动作,不停的报告出去。

    松平信纲一路上也接到不少信,等他赶到的时候,明朝庞大的舰队已经在海峡中间了。

    他不顾疲惫,站在一处山头高处,拿着望远镜,遥遥观察。

    “他们在水里放了什么?”松平信纲疑惑不解,转头看向三宅重利。

    三宅重利自然也不认识水雷,摇头道:“我已经找人去查探了,很快会有消息。”

    松平信纲点点头,道:“船只调过来了吗?”

    “已经藏在一个弯口里,离关门海峡不远,随时都能调用。”三宅重利道。

    松平信纲脸上幽冷,道:“都调过来,堵住关门海峡的出口,我要让他们的舰队都沉在这里!”

    “是!”三宅重利毫不犹豫的道。这是松平信纲早就做好的准备,在这关门海峡,位置更好,更适合战斗!

    同时,松平信纲还下令,让他的三万人做好布置,随时准备渡海,进攻明人的舰队。

    区区七千人,凭什么敢在他的地盘上这么嚣张,三番两次的戏弄他?

    松平信纲快速布置,将关门海峡当做了一个大口袋,张着口,就等明朝舰队往里面钻了。

    松平信纲的动作根本无法隐蔽,虽然看不透具体,但刘靖铭等人都知道,肯定有埋伏。

    陈志扬冷笑一声,道“大人,要不我先率十艘战舰开路,将他们引出来,然后里应外合,一举打垮松平信纲!”

    刘靖铭稳重,手里的望远镜在前方不断的观察,道“不用管他们,咱们继续布雷,不到最窄处,他们是不会动手,这些时间不要浪费。”

    “是!”陈志扬应声,旋即催催各艘战舰尽快速度,完成布雷任务。

    双方都在加速,赶着时间,同时随着舰队的北上,无声的紧张弥漫关门海峡两岸。

    松平信纲早就征集的船只,大大小小有一百六七十多艘,拥挤着在关门海峡北出口,上面都是拿着刀,端着铁炮,杀气腾腾的倭国武士。

    海峡两岸,风吹草动,谁也不知道哪里藏着人,等着明朝的舰队进入口袋。

    明朝舰队缓缓北上,陈志扬感受着迎面而来的冷风,道“大人,布置的差不多了,就差海峡最后这一段。”

    刘靖铭手里拿着望远镜,正在不断的观察,没有说话。

    松平信纲不是简单的人,他们需要慎之又慎。

    陈志扬思索着,道:“大人,咱们这次有点冒险了,稳妥起见,还是末将先去试探一番吧?”

    刘靖铭摇头,目光幽幽的道:“检验作战能力也是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之一,我也想看看,训练这么久的舰队,面对一群乌合之众,能发挥多少战力!”

    陈志扬心里一凛,道:“是!”

    “改伞字阵型,小舰穿插左右,大炮,箭炮,火枪准备,加速北上!”刘靖铭沉声道。

    “是!”包括陈志扬在内的四个都尉齐齐应声。

    随着刘靖铭下令,大明的五十艘舰队加速北上,所有武器,人都动起来,一鼓杀机在关门海峡两岸激荡而起。

    松平信纲几乎是在同时,下令所有准备的人手严阵以待,等待他的命令。

    海峡北口的一百多艘大小船只蜂拥着挤入关门海峡,两岸埋伏的武士也露出头,鼓声渐起。

    北面是狭小的海道,里里外外布满了倭国船只,已经完全堵死。

    南面是大明的舰队,五十多艘,在这个航道里无法掉头,后面还是水雷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