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备胎大联盟 > 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惊变
    女武神游骑兵团组成的联军其实依旧在各自为战,只是因为有了晓美焰的统一分配使得归属于不同势力的军队在位面间快速交错最终打了泛位面一个措手不及,他们的陌生也正是泛位面军方的陌生,但若是给泛位面军方一些时间去调配与探明其来源是一定能够制定出相应的策略来的,永远也不能小觑了泛位面的底蕴。ranw?en w?w?w?.ranwen`com

    晓美焰不是专业的军事家,所以她所制定的刹那战争还有很多有待完善的地方她并未能够注意到,不过那些东西都留给以后让诸多位面的军事专家去研究了,现在的表现放在如今的形式也已足够,晓美焰不打算把战事拖得太长,这一战就将是特里西所属部队的终焉。

    科学家拿出理论成果来,至于如何更好的运用已不是她们的工作,晓美焰如此急切的原因不仅是担心把时间拖久了会让泛位面军方有所准备,她更有着一个无法寻求别人援助的担忧深藏在内心里。

    岳重的天演是连自己都捉摸不透的存在,它如今依旧在影响着战场的局势,潜移默化下让初次接触这种战争而显得生疏的援军个体避免重大失误并以最快的速度去适应,这是晓美焰敢于让援军部队刚刚抵达就发起反击的底气所在,一切不利的因素都将被修正,刹那战争的完全形态可以完美的运作。

    可是这不明所源的力量到底因之何物,自己已深受时间的影响而束手束脚,那么岳重他是否也会面临着同样的反噬?

    强横无匹的泛位面军方已经很久都没有如此狼狈过了,在泛位面中争论不休的情况下他们就好似一支被遗弃的孤军,无法指望任何的救援或其他形式的支持,甚至有不少对军方持反感态度的势力希望着他们的战败。

    毕竟这不是一场名正言顺的战争,很少会在战争进行时受到内部牵制的泛位面军方又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战争模式,转守为攻的联军部队似乎要将女武神游骑兵团之前所受的屈辱,乃至于其他人类势力被泛位面打压的仇恨全都在这一刻宣泄而出,即使他们依旧强大,可胜利的天平已悄然朝着敌方偏斜。

    于千万军中左右难支,不得喘息更不知敌人会从何处降临,信息与战术上的双重压制彻底打乱了泛位面军方的阵脚,参与到这场战争中的泛位面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了,可他们从未有过一次这般的无望。

    即使看不到希望也要战至最后一口气,出色的泛位面军人在绝望的笼罩下依旧没有崩溃,每个人都还在想尽办法去扭转战局,可是来自冥冥中的禁锢早已锁死了他们所有的生机。

    任何的尝试都是无用的,奇迹的本身已被更大的奇迹所统治,泛位面的军队在数百个位面中慷慨而悲情着走向失败的深渊,在特里西的脸上,落寞与不甘仿佛成为了这场战争最后的注脚。

    他并不怕死,甚至早已经做出了为泛位面的荣耀而牺牲的准备,可是他的生命在此刻又显得如此的廉价,大团长没有在乎过他的生死而是绕开了他直击泛位面第一意志,晓美焰也不执着于击杀他,只是在一步步稳稳的压制中将所有随同自己出征的将士们赶入死亡的怀抱中。

    她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在她眼中与之为敌的存在就没有无辜的。

    特里西的存在从来都没有成为过战斗的主要目标,在位面级战争的体系下除非是将整个后方连根拔起,否则摧毁掉前线的指挥中枢根本就不具备太大的战略价值,特里西从始至终的选择都没有错,他只是小看了传奇的大团长,小看了非军事正统的晓美焰。

    但就算是必死的挣扎,特里西毫无疑问也将体面的坚持下去,泛位面军方可以输掉这场战争,但军方的顽强的精神却不能够输掉。

    所以没有投降也没有放弃,全神贯注在越来越崩溃的指挥体系中,特里西都没有注意到副官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有来自范寒石的消息。”

    特里西神色依旧凝重,他并不觉得远离战场的范寒石能够为他带来什么扭转战况的利好消息,如今就连第一意志也沉默着,他这样的小角色又能做到什么程度呢?

    “念。”特里西只是想听听范寒石最近都做了些什么,自己恐怕就要战死在这片星海了,那么应付晓美焰的重任将重新落到范寒石的肩膀上,希望他并不是无所事事。

    “范寒石说让司戍长准备撤退,就算这场战争打不下去了,但我们还有机会在未来赢回来,所以尽量保全有过这种战争模式经验的精锐以待将来。”

    特里西隐约意识到了些什么,或许范寒石无法阻止岳重的天演传达到晓美焰的身边,可他这段时间应该调查出了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才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和自己说这种话。

    “他打算怎么做?”特里西急切的追问。

    副官只是摇头:“范寒石没有说明,只是让我们等待一个完美的撤离时机,他似乎认定敌军马上要出现混乱了。”

    “知道了。”特里西的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的曙光,他对法监庭出身的范寒石没有什么好感,但却很清楚从那里走出来的人不会无的放矢。

    来自范寒石的位面传输信息同样也被晓美焰给截获,她在破译了其中所蕴含的消息后几乎瞬间就改变了注意力的方向投入到自己的故乡,可是当她看到那里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完了。

    一直以来都支撑着刹那战争运作的天演在一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眼下,犹如一股生机硬生生的从晓美焰的身体中抽离出来,她脸上的惊惧一瞬间转变为滔天的怒火,被她视为手下败将的范寒石最终还是打破了底线对已经被法监庭惩罚过的岳重下手了。

    “所有预备役全部投入战场,我要泛位面军方片甲不留!”

    范寒石,我晓美焰终毕生之力,纵使深陷时光之海自我湮灭,纵使遁入虚空永无归期,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