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火影之失落一族 > 第588章 斑
    “根据村子那边传来的消息,秋本由真已经被装备部部长伊藤诚一救走。”

    月光疾风说着这话的时候,心情是难以平复。

    秋本由真,伊藤诚一,漩涡智树,当初都是他第九班的成员。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显然是他不想要看到的。

    而这件事情,村子里之所以让他来通知漩涡智树,便是因为他的这层关系。

    这两个人显然对漩涡智树十分的重要,然而现在是战争时期,时局不允许漩涡智树被情绪所影响。

    “就为了这件事,疾风老师你把我叫到这里?”

    出乎月光疾风意料的是,漩涡智树听到这件事情,情绪十分的平静。

    似乎这件事情只是一件无关轻重的小事一样。

    他的这个态度,倒是让月光疾风怀疑,自己是不是反应有些过激了。

    毕竟刚才漩涡智树可是在和四位火影以及其他村子的影争论接下里的方针问题。

    而他极为违和的走到了漩涡智树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跟他出来。

    其他村子的影倒是觉得没有什么,但是木叶村的几位被秽土转生出来的火影,忽然对村子有了点隔阂感。

    村子现在的某些消息,都不让他们参与讨论了。

    要是让月光疾风知道几位火影是这样的心思的话,他肯定要说:“拜托了几位先辈,真的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件事情比较牵扯漩涡智树一点,怕公开说影响到他。而且我还是很崇拜二代火影的剑术的。”

    然而漩涡智树坐在他的办公桌后,手中转动着一只笔。很是平静的样子。

    月光疾风有些怅然失措,但是还是说道:“村子那边还问你,该做如何的处置。”

    智树弓着身子说道:“有什么好说的,这件事情不应该是监狱长去管理吗?为什么会上报到我这里?另外,就算是罪犯级别过高,也应该是上报到纲手老师那里。不是说了现在她负责木叶村的全权事宜吗?”

    月光疾风叹息了一声,道:

    “不,他们暂时还不敢将这件事情交给五代大人去办。他们清楚,这件事情交给五代大人去办了,一定是会秉公处理,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漩涡智树的眉头皱了起来,“那么送到我这里是什么意思?卖个人情给我?”

    如果监狱那边的管理人员都是这样办事的话,漩涡智树觉得自己有必要清理一下了。

    “你先冷静一下。”月光疾风摇头说道,“监狱那边的人我还是比较熟悉的……相反,我觉得他们不是想要卖人情给你。他们是担忧在眼下,如果真的秉公处理了伊藤诚一和秋本由真,会让你和五代产生不和?”

    漩涡智树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会从月光疾风的口中听到这样的一个回答。

    指了指自己说道:

    “我?”

    月光疾风苦笑道:“看来你还不清楚你在村子的管理层当中的形象。虽然你做事大多还是有理有据,可是三日红莲让他们彻底的吓到了。他们还真怕你再来一次,围木叶,杀至高。”

    漩涡智树也愣住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形象已经恶化到这种程度了。

    口中喃喃,“他们怎么会怀疑我会对纲手老师动手?”

    月光疾风当然不想自己的这个学生,对村子里的高层产生一些偏见,又解释道:

    “其实他们只是为了防范一切可能的风险罢了。并不是觉得你真的会那么做。”

    唉……

    漩涡智树一声无奈的叹息,站起身来,走到窗口,推开窗户。

    一道柔和的黄昏之光洒下。

    “行了,我明白了。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他们有着这样的担忧也是正常的。这件事情,还是通知他们秉公办理吧,将伊藤诚一和秋本由真列为叛忍。”

    “你真的要这样吗?”

    月光疾风的语气有些不甘,虽然说他清楚这是眼下最正确的做法。

    可是秋本由真和伊藤诚一毕竟是他的学生。

    “没事的。”智树回过头来,望着这个曾经是自己老师的男人。

    实际上他也只是一个少经世事的年轻人罢了。

    这个时候的他,显然做不到漩涡智树的沉稳。

    “我清楚伊藤诚一带走秋本由真,肯定不会是做什么坏事。要么,大概是带着她一辈子不再回木叶了。要么,就是带着她,重新得到荣耀,来洗刷过去的罪。”

    “那你还……”

    月光疾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又被漩涡智树摆手打断。

    他向着月光疾风走来,又和月光疾风擦肩而过,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说道:

    “将他们列为叛忍,又不是要杀了他们。他们要是离开了也好,如果要是想要重新得到荣誉的话,我也希望看到那一刻。”

    说着,漩涡智树走出了这件办公室的门。留下月光疾风站在那里发呆。

    而智树也清楚,在他不在的这一小段时间当中。讨论当然不会停止,如果自己不参与,很有可能导致十分不稳固的战略的产生。

    毕竟现在忍者联军表面上已经拥有了一场大胜,晓的白绝部队,近乎全军覆没。

    在刚才的讨论当中,其他的几位影,甚至自己的几位先辈们,都持着十分激进的意见。

    在他们看来,胜利似乎已经唾手可得了。

    而漩涡智树,则在一直否定那些激进的意见,好像他是晓打入忍者联军的奸细一样。

    “我甚至有些后悔进行这一次行动了。”

    漩涡智树摇摇头,走在黄昏下的影子中。

    只是他也清楚,这是他自己自我解嘲。

    其实再来一次,不,再来无数次,他也要进行这样的一次行动。

    虽然白绝不是至关重要的,但是他们能够让多少忍者的将士死于非命。

    而且……

    忍者联军的调度上,也会受到白绝所影响,毕竟不能够对这十万白绝不管不顾吧。

    “还是马上和他们好好说说,宇智波斑的事情吧。”

    说到这里,智树又想起了宇智波斑这位人物。他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

    “算起来,斑爷也是时候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