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超维术士 > 第1075节 延续的方法
    当奥路西亚在言辞中提到碧娜琼丝的时候,法夫纳的表情瞬间一变。

    接下来,她与奥路西亚的对话,便从深渊语改成了古恶魔语。

    显然,法夫纳并不想让安格尔知道他们谈论的内容。

    安格尔坐在中间,虽然听不懂,但从他们俩人的表情中能看出,法夫纳的神色中有怨怼也有怀缅,奥路西亚则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哀愁。

    说起来,深渊风龙与魔神后裔的交流,也给了安格尔缓神的时间。

    魔神后裔的光环,虽然耀人眼目,但是安格尔并不觊觎魔神后裔的血脉,再加上奥路西亚和法夫纳的交谈趋于平稳,他们很难发生争斗,那么被法夫纳庇护的自己,想来安全应该无虞。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格尔对情绪的管控,终于重新恢复。

    他们之间的谈话,最后以奥路西亚的感慨结束,至于感慨的内容,安格尔并不知晓。

    “不提之前的事,奥路西亚,你还没回答吾,你来这里做什么?就是为了吓一吓这个人类?”法夫纳重新恢复成了深渊语,眼底带着探寻。

    奥路西亚瓷白且修长的双手交叉,面具上的眯眯眼觑了一下安格尔:“我来这里原本只有两件事,其一是想知道碧娜琼丝的近况,毕竟她是我的恩人。其二,我有一个很疼爱的后辈,它对这家店的体验之旅很是倾慕,这让我很好奇,这里的体验之旅是什么,所以我来了。”

    疼爱的后辈?安格尔立刻想到了一个顽劣的熊孩子。

    “你指的是那个幼火恶魔?”说话的是法夫纳,显然她与安格尔想到了一起。

    “没错。”奥路西亚瞟了一眼窗口,在漆黑的夜林里,格瑞伍浑身冒着火焰的身影,极为明显。

    “店里的体验之旅与吾无关,这是他搞出来的。”法夫纳指了指安格尔。

    安格尔适时道:“尊敬的奥路西亚大人,体验之旅不过是一个小手段,可以增加水系亲和度。非水系的来体验,并没有太大的效果,甚至还有可能受伤,正因此,之前我才拒绝了那熊……幼火恶魔的体验申请。”

    奥路西亚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安格尔所说的这些,门口的告示牌上都写了的。

    “体验之旅究竟如何,我亲自体验之后,自有评判。不过,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一个人类为何会来拉苏德兰开店?”奥路西亚面具上那细成缝隙的眼眸里,闪过一缕精光:“据格瑞伍所说,你开店的时间还不足一周,特意选在这个时间来这里开店,很可疑啊。”

    “有何可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罢了。”安格尔耸耸肩。

    “是吗?我倒是听说,你们人类巫师中,有人对我的血脉很感兴趣呢。”

    霜月联盟在深渊里的所作所为,早就传到奥路西亚的耳里。

    只不过奥路西亚从来不觉得贫瘠之面的人类巫师能有什么威胁,所以也没去理会霜月联盟的事。但是,偏偏是这个时间点,一旦它被源火点燃,意识会与源火纠缠,到时候若是不察,还真有可能翻船。

    而一个人类,在这时出现在拉苏德兰开店,让奥路西亚也不禁警惕起来。

    “大人觉得,我的实力够资格掺和到这件事中吗?”安格尔表情很平静的道,但他内心却是涟漪不止。

    换做他站在奥路西亚的立场上来说,自己的出现的确很可疑,但安格尔很清楚自己的事,他的确是阴差阳错来到拉苏德兰的,根本没有任何其他的心思。

    而且,他也没有资格去觊觎。

    不过这件事自己来说,显然力度不够。安格尔明显感觉到奥路西亚眼神中还闪烁着怀疑,他只能无奈的将求救的目光放到法夫纳身上。

    法夫纳冷眼斜睨,好一会才道:“他来这里是因为奥德克拉斯的任务,与你无关。”

    “既然法夫纳阁下如此说,那我便听着。”奥路西亚轻笑着点点头,“不过,残酷学者曾经告诉过我,巧合从来都是虚拟词。任何的巧合,都是一段有趣的笑话。”

    奥路西亚的话,模模糊糊,并没有说信或者不信。

    不过它在说了这句话后,余光觑了眼外面的天空,话锋一转:“我在拉苏德兰待的时间不会太久,那就不多说了。我打算尝试一下让格瑞伍心心念念的体验之旅。”

    奥路西亚满心以为,安格尔不会拒绝。

    事实上,安格尔也的确没拒绝,只不过他摊开手掌,伸到奥路西亚的面前。

    一时间,相顾无言。

    安格尔皱了皱眉,难道他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在奥路西亚疑惑的眼神中,他手掌卷曲了几下。

    见奥路西亚还没领会他的意思,安格尔只能开口道:“尊贵的奥路西亚大人,本店是小本生意,承惠三百恶魔金币。”

    店铺内一阵沉默后,法夫纳突然笑出声来。

    头一次,法夫纳觉得这个卑贱的人类,很、有、趣!

    在法夫纳的大笑中,奥路西亚伸出手在身上摸了摸,半晌后它沉默了。它并没有随身携带恶魔金币,它寻思着,要不传讯叫坦丁进来?

    “堂堂的魔神后裔,怎么可能会带刻有其他魔神迹号的金币。”法夫纳轻声道:“你不妨提出其他要求,代替恶魔金币付账。”

    法夫纳说的没错,恶魔金币上有绝世大魔神皇冠小丑的真名印记,奥路西亚不可能带在身上。

    可是奥路西亚没带,并不意味着它的跟班没带。

    不过法夫纳已经开口,让安格尔提出其他要求,来代替恶魔金币付账,奥路西亚想了想,也没传讯给坦丁。

    它其实也想知道,这个人类对它何所求?

    纵然之前法夫纳替这人类说明了一切是巧合,但奥路西亚不会相信巧合,这人类的实力虽低,但谁又能证明他背后没有其他人呢?

    奥路西亚好整以暇的看着安格尔,等待他提出的要求。

    另一边,在法夫纳提出,让奥路西亚用其他要求来代替恶魔金币付账时,安格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法夫纳这句话,完全就是神助攻!他现在正是有所求的时候!

    安格尔瞄了一眼奥路西亚,见它并没有提出异议,甚至摆出“要求你随意提”的态势,安格尔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奥路西亚大人,不知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厄运巡礼者的诅咒?”安格尔目前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件事,其他的他都不在意。

    奥路西亚怔了一下,没想到会听到这种要求。

    它深深的觑了安格尔一眼:“解决厄运诅咒的方法很多……”

    “我从法夫纳大人那里得知了很多的解决厄运诅咒的方法,不过,很多都不适合我。我就想知道,有没有现在立刻能解决厄运诅咒的办法?”

    奥路西亚皱起眉:“这里有中了厄运诅咒的人?”

    安格尔想了想,还是决定将托比从手镯里取出来:“我的挚友,不小心吃了拥有厄运诅咒的食物。”

    安格尔简述了一下当前的状况,“……冰封之术随时会解开,所以,我希望能尽快解决。”

    直到安格尔说完后,才发现奥路西亚似乎并没有听安格尔的念叨,而是用狐疑之色看着托比。

    “奇怪的生物,看似无根无萍,但好像又和深渊息息相关。”奥路西亚轻声噫道。

    奥路西亚觉得这只鸟很古怪,不过现在也不是探究的时候,它暂时压下心中的好奇,对安格尔道:“你想立刻解除它身上的厄运诅咒,这几乎做不到。但是,你如果单纯是想延续它解封的时间,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这是碧娜琼丝的冰封咒,只要你有碧娜琼丝的力量,就能延续它。”奥路西亚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枚散发冰霜气息的龙鳞:“譬如用龙鳞。”

    奥路西亚说的这个方法,其实也只是随口一言,但他没想到对面的人类在思索了片刻后,向他郑重的道了谢。

    难道,他有碧娜琼丝的龙鳞?

    奥路西亚没有深究这件事,反倒是法夫纳在侧,用狐疑的眼神盯着安格尔。之前她让安格尔带给奥德克拉斯的龙鳞,难道还在安格尔身上?

    “交易已成,奥路西亚大人,我会立刻安排体验之旅,请不要抗拒。”安格尔轻声道。

    安格尔话音一落,暗地里便开始激活海洋韵律。

    随着一道淡淡水光,奥路西亚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拉扯感,似乎随着水波,它的意识将被带到未知的地方。

    奥路西亚虽然感觉不到威胁,但它还是留了几分意识在肉身之内,只是让薄弱的浅表意识随着水波,冲向那片暴风将至的大海……

    在奥路西亚陷入海洋韵律的时候,法夫纳的狐疑眼神不停的扫视着安格尔。

    “碧娜琼丝的龙鳞,你没有给奥德克拉斯,还是说……他又还给你了?”

    安格尔莫名觉得,法夫纳似乎在隐隐期待他说出第二个答案。

    “都不是。”安格尔从手镯里取出一片龙鳞:“这是我从巴拉莱卡小姐手上换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