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鸿蒙七珠 > 第四百七十八章 血影
    “你…你…”风云无忌呼吸急促的用右手指花娘子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的说道。

    “咯咯咯!也不知是哪里冒出来毛头小子竟然敢冒出特使,幸亏老娘我机灵,否则还真被你给骗过了。”花娘子挥了挥手中的短剑,咯咯的笑道。

    “你…你怎么发现的?”风云无忌追问道,他反复想了见面的所有过程,自从花娘子误认他是特使后,自己只是问了一句话,可是这句话怎么露出的破绽就不知道了。

    “今天老娘看在你长得还算是俊俏的份上,就告诉你,那就是禁魂丹的解药。”花娘子玉手在风云无忌苍白的脸上摸了一下,笑着道。

    “实话告诉你,老娘自从加入天网,从来没有见到过禁魂丹的解药,估计这解药也只有我们的主上才会有。”说着伸手掏出一粒红色的丹药,缓缓的递向风云无忌的口中,口中却是淫笑道:“今天老娘也吃口嫩草!多么俊俏的后生啊!”身体整个的贴在了风云无忌的身上。

    风云无忌觉得戏应该结束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已经知道了,于是顺势就躺倒在地上,被花娘子给撞了个满怀,右手中的小黑剑露出一截剑尖随时准备爆发。

    风云无忌这一倒不要紧,却是把花娘子手中的那颗红色丹药给弄掉了,滚在了地上,同时整个身体被花娘子给压了个结结实实,她身上的凹凸有致的玲珑身材,使得他有些意乱情迷。

    “瞎了我一颗合欢丹!”花娘子有些嗔怒道,但是却是没有生气,反而是双手在风云无忌的衣服上一阵忙乱,好像是要给他宽衣解带一般。

    “就是现在!”风云无忌低呼一声,准备趁花娘子意乱情迷,满脑心思都在发泄**之际,趁机偷袭。

    右掌缓缓的抱住了花娘子的后腰,并顺着脊柱下滑,寻找下手的位置。

    “都要死了,还不忘这种事情,你可真是应了那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花娘子见风云无忌主动配合,顿时娇笑道,腰肢扭动着,双手更加快的撕扯风云无忌身上的衣物。

    “噗!”的一声,风云无忌的右掌终于找到了对应的丹田的位置,于是小黑剑突然出击,一下就从花娘子的后腰之中插进丹田之中了,而他的左掌也没有闲着,猛的从咽喉处离开,一把就捂住了花娘子张口的小口,防止她叫出声来。

    吸血神藤更是顺着她的咽喉进入心脏之中,贪婪的吸食着她的精血,花娘子的头发呼的一下就全白了,脸上的皱纹如同鸡皮一般褶皱起来,双目渐渐变得无神。

    丹田被破使得花娘子的修为尽失,精血被吸食使得她的生命力逐渐流失,此时的她如同瞬间从十八岁少女变成了老态龙钟的白发老妇,身上的肌肤也松弛褶皱起来,变的骨瘦如柴。

    风云无忌见自己的偷袭机会成功,双手离开了花娘子的身体,灵力一催动,就把她给震离身体,然后站起身来,拍打了一下身上不存在的尘土,冷笑道:“花娘子,没有想到你会有今天吧!”

    “你到底是什么人?”花娘子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再也没有那圆润如玉般的嗓子了,她的心中满是疑惑。

    “那就让你死个明白!你看看我是谁?”风云无忌浑身灵光大冒,眨眼间就恢复了原本样貌,盯着花娘子说道。

    “啊!”花娘子一声惊愕,指着风云无忌的脸颤声道:“你…你是…风云无忌!”

    “不错,就是我,现在可以说说你知道的了吧!”风云无忌飒然一笑道。

    “哼!”花娘子冷哼一声,牙齿猛的一咬,就头一歪,嘴角流出一道黑血,没了声息。

    “死了!”风云无忌一摸花娘子白皙的脖颈,感觉不到心跳后,有些落寞的嘟囔道。

    花娘子死了,这对于现在风云无忌来说不是什么好事情,其一没有从她的口中得知有价值的信息,其二他如何从这个戒备森严的彩虹楼离开,这都是现在的风云无忌需要考虑的问题。

    伸手把花娘子的储物戒指从手指上摘下,神识沉入其中,顿时看到了整整一戒指的灵石,足足有着数百亿之多,其他的再无他物,随手把储物戒指收入金土空间之中,交给玄武城的修士处理,就开始在花娘子的房间内仔细的搜索起来。

    不搜不打紧,一搜之下,还却是找到了不少好东西,元婴期服用的丹药就好几十瓶,甚至还有几瓶爆元丹,最有价值的就是一块玉简,上面记载了骆驼镇天网组织的所有成员,有了它的存在,那么骆驼镇上的天网组织将一个也逃不掉。

    整理了一下衣物,恢复进来时候的样貌,脸上挂起一副极为满足的样子,打开了密室的门径直走了出去,甚至在关门的时候还不忘了向着里面打招呼道:“我走了,下次我们再会,果然是经验丰富,小爷今天很爽!”

    彩虹楼后院的化神修士见到风云无忌安然无恙的走出密室,还和里面的花娘子打招呼,脸上带着一副满足的笑容,顿时摇了摇头不再理会,继续修炼了。

    就这样风云无忌一路离开了彩虹楼,架上马车径直离开了骆驼镇,速度之快,已经用出了飞马灵兽的最大力量。

    骆驼镇外千里之外,见空中四下无人,风云无忌变化了容貌,换了衣服,收了飞马灵兽和马车,然后落在地面上,朝着大路走去。

    “哧!”的一声破空之声,一道血红色的身形拦住了风云无忌的去路,一个带着血红色面具的修士出现在了风云无忌的面前,他冷冷的问道:“花娘子是你杀的?”

    “你是何人?”风云无忌不由的全身戒备,他感觉到对方的实力极为强大,丝毫不弱于黑浪,从他的身上他嗅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于是面色一冷道。

    “我只是问你花娘子是不是你杀的?”带着血红色面具的修士不回答,反而继续追问道。

    “是我杀的,又如何?”风云无忌见眼前之人这么不讲理,于是不由的冷笑道,同时小黑剑握在了手中,准备随时一击。

    “那就好!你杀了我追查了数十年的唯一线索,今天不杀了你,难解我心头之恨!”带面具的修士朗声道,浑身血气勃发,顿时一股极为浓郁的血雾笼罩住了他的全身。

    “想打架,那就直说,以为我怕你啊!”风云无忌见对方要动手,于是不由的冷喝道,小黑剑往空中一抛,双手掐诀,顿时无数剑气从体内冒出,围绕着他和小黑剑形成了一个剑海。

    “血浪滔天!”对方一声暴喝,一股股巨大的血雾如同波浪一般,前赴后继的朝着风云无忌涌来。

    顿时周围数十丈都笼罩在一片血雾之中,无数的血雾弥漫着,使人的视线受到了影响,可视距离不过一丈方圆,四周的树木花草在血雾下继续的变黑,然后化为了灰烬。

    “剑斩巨浪!”风云无忌手上法诀一变,顿时无数道剑气飞速的开始融合,眨眼间一把足有十几丈的闪着寒光的巨剑就被他握在手中,然后就是一个劈斩,斩向了迎面而来的血雾巨浪。

    “哧!”的一声,如同是利刃划破了长布一般,迎面而来的血雾巨浪直接被一斩两段,劈出来一个半丈多宽,十几丈多长的毫无血雾的中空地点,露出了地面上化为灰烬的黑色草木,随着剑风而翩翩起舞,扬起一阵黑雾。

    “血蛇缠绕!”一分为二的两道巨浪在面具修士的控制下,飞速的化为了两道如同有着生命的血红色巨蛇,扭曲着身子朝着风云无忌的身体缠绕而去。

    “剑化双龙!”风云无忌随机应变一声低呼,双手法诀再变,十几丈长的由上万道剑气组成的巨剑迅速的解体,飞速的化为两条长龙,迎击向了血雾凝结而成的血蛇。

    此时的天空已经逐渐明亮了,一缕阳光照射在了正在缠斗的剑龙和血色巨蛇上,犹如两白两红四条巨蟒在嬉戏一般,只见它们在两人的控制下上下腾飞,翻转腾挪自如,带起呜呜的风声,惊起了无数树林中的飞禽走兽。

    “让你尝尝我血影的真正实力!”面具修士见自己的攻击被拦下,而且久攻不下,登时一声暴喝道。

    只见他双手掐诀的速度更加的快速了,而由血雾组成的巨蛇竟然在他的法诀控制下逐渐的缩小,由原来的数丈大小竟然在眨眼间缩小了数倍,变得不足三尺。

    变成三尺大小的两条血雾凝成的血蛇,速度快了数倍,如同一道道血色的闪电,在剑龙的身体上来回的穿梭着,好像由剑气凝聚的剑龙身体上有着无数的空隙供它穿梭一般。

    风云无忌控制着剑龙,发现剑龙竟然越来越难控制,不由的神识一动扫过了剑龙的身体,登时他就发现了异样,原来血色每一次穿梭剑龙的身体,都会留下一丝血雾,这些血雾弥漫开来,沾附在剑气之上,使得剑气无法接受自己的法诀驱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