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天幕神捕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怪物
    “定国亲王?快,快快带路!”段奇峰听完,瞬间丢下大铁锤急忙说道。

    “不用了,我已经来了!”宁月的声音仿佛清风一般飘入段奇峰的耳中。顺着声音望来,宁月和千暮雪超凡脱俗的姿态出现在段奇峰的眼中。但令段奇峰疑惑的事,直到宁月开口,他才意识到宁月的来到,而之前,他甚至没有感觉到宁月所站的地方有一丝一毫的异常。

    像宁月和千暮雪这样风华绝代的模样,无论站在什么地方都能成为世人眼中的焦点。但是周围往来那么多人,都仿佛变成了瞎子一般对宁月两人视而不见。而且之前,要不是宁月故意显露身形,禁军也不可能发现宁月这个神秘来客神不知鬼不觉的来到了军营要地。

    眼中的疑惑一闪而逝,段奇峰随意的拍了拍手,“王爷大驾光临,末将有失远迎,王爷,请随我来!”

    跟着段奇峰,宁月的眉头微微一皱。虽然段奇峰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但宁月却依旧从段奇峰的神态上察觉到一丝的排斥。难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宁月心底不禁想到。

    “凉州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宁月跟着段奇峰大步走着,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快。

    “王爷稍安勿躁,很快就到了!”话音落地没一会儿,段奇峰顿住脚步,“我们到了!”

    这里是凉州北门一处防线所在,而这里的工事也已经修建完成。没有川流不息的人流,更没有震天的号声。但是这里的空气之中,却荡漾的一种难言的血腥。

    日落黄昏,金色的阳光洒下大地,巍峨的城墙之上,反射着斑驳的金光。段奇峰轻轻一跳跃上城墙,伸出手指指着远方,“王爷请看!”

    金色的阳光洒在段奇峰铁铸一般的身上,将段奇峰映衬的更加的威武不凡。但顺着段奇峰的手指,宁月却看到了一幕仿佛幽冥地狱的场景。

    在城墙之下,秘密麻麻的躺着一群怪物的尸体,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虽然和人一样拥有四肢,但是正常人的四肢绝对不可能向他们那样长。就像一只只四脚蜘蛛一般。每一个死去的怪物,都是身首分离,断肢满地,眼前的尸山血海之中,更是荡漾这浓郁的腥气。

    就算宁月也曾经见识过战争的残酷,但眼前的一幕却也依旧让宁月感觉到背后发凉。因为眼前的战场,已经不是人与人的战争,就像是人与外星人异形的可怕战场。

    “七天前,这些怪物第一次出现在凉州城外,他们数量不多,而起动机不明。但我依旧命底下的弟兄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

    五百名弟兄,全身穿着精良铠甲的弟兄出战。那群怪物原本还只是游离之态,但当弟兄们出击之后,他们就像闻到了鱼腥味的猫一般疯狂的向弟兄们围杀而来。

    我就站在这里看着,全程目睹了那五百弟兄是怎么被这群怪物分食的。弟兄们的惨叫,到现在都在我的耳边环绕。那群怪物根本杀不死,他们不惧弓弩,不惧刀兵,无论弟兄们如何的挥砍,他们都不会死。

    仅仅一刻钟,五百名弟兄就全没了,他们就像是在分肉一般,将我的弟兄撕成碎片吞掉。你看到的战场,没有一具弟兄们的尸体,因为弟兄们根本不会留下尸体,死掉的,全都被那些怪物给吃了。”

    听着段奇峰的述说,宁月的眼前仿佛看到了那一场惨烈的战争,五百个大周禁军,在面对这群吃人的杀不死的怪物的时候是何等的绝望。

    “后来呢?”宁月低沉的声音响起,眼神刹那之间便的冰寒。

    “我立刻命人向朝廷发送军报,但是……新皇登基,先皇殡天,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的军报石沉大海。不过我也想到了朝廷之前的公报,联想到了草原出现的血神教妖邪。

    第二天下午,这群怪物再次出现,也许是因为第一天享用到了一顿盛宴,怪物要比前一天的更多。这一次,我事先在前面挖了而是几个大坑,怪物以来,再次派出五百将士出城。这些怪物,一个个仿佛疯了一般冲来,哼哼哼……全落在陷阱之中。

    我命将士们弓箭射击,但他们却浑然不惧。而且这些怪物的手脚异常灵活,一丈深的大坑,他们竟然能灵活的爬上来。遂然,我令城门之上万炮齐鸣,五轮炮火之下,怪物们这才奄了。

    远处的怪物逃回到草原深处,而流下了眼前的尸体。这几天来,怪物每天都会来,或多或少,少的数百,多的上千。交锋了十数次,我也总算摸到了一些门道。

    这些怪物不惧弓箭刀兵,但是他们惧怕火,也怕火炮。而且,他们的身体异常结实,但只要砍下脑袋也会死去。只不过……这些怪物却在渐渐的变强!”

    “变强?”宁月疑惑的转过头看着段奇峰的侧脸,“何以见得?”

    “最开始来的怪物,除了四肢更长,四肢着地之外,和人并无什么差别。但后来,他们的样貌发生了改变,皮肤渐渐的变得青紫,也渐渐的变色更厚。

    你现在看到的尸体,是昨天留下的,你看这些怪物,他们的皮肤差不多有了半截厚。以前我们要斩下他们的脑袋,一刀能斩落两个,但现在,三四刀才能斩断一个。”

    听了段奇峰的话,宁月的眼神再一次投向远处的怪物尸体,果然,在杂乱的怪物之中,宁月发现了有些怪物竟然长出了犄角。

    宁月可以断定,这群怪物就是草原胡虏转变而来的血奴。但是这些血奴,竟然在渐渐的变异甚至在进化。血神已死,他们的变化显然不可能是血神造成的。而能做到这一步的,宁月想来想去也唯有轩辕古皇。

    难道仙帝将轩辕古皇放出来了?宁月脸色大变,但又觉得不太可能。轩辕古皇死而复生,就是为了追寻这一次的仙缘。从根源来说,他和仙帝可谓是不死不休。

    轩辕古皇落到仙帝的手中,仙帝又怎么可能将他放出?但是,如果不是轩辕古皇的手笔,眼前的一幕又该如何解释?

    “单单是这群怪物,这也没什么可惧怕的。我禁军的火炮也不是吃素的。但是,这群怪物正在不断的变强,却是让我很是不安。

    而且……我不敢派遣斥候深入探查怪物的数量,所以思来想去,还是请奏朝廷早些准备。而且我认为,这些怪物只是草原上零散的群体,在草原深处,一定有规模恐怖实力更强的怪物!”

    段奇峰不愧是军部的天骄,短短几天,哪怕没有确切的情报也将这些怪物推算的**不离十。话音落地之后,段奇峰跳下城楼,“王爷,请随我来!”

    疑惑的跟着段奇峰再一次来到军营,营地之中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如果说城墙之上热火朝天的话,那么营地之中却仿佛死寂一般。每一个战士都满脸紧张肃穆,要么擦拭着自己的兵刃,要么满头大汗的操练。

    “将他们带上来!”段奇峰对着小跑而来的将士说道,将士再一次大步的向远处跑去。不一会儿,七八个罩着黑布的推车,被十几个将士推了出来。

    在宁月疑惑的眼神中,段奇峰缓缓的来到第一个推车,掀开上面的黑布。

    “吼”一声可怕的吼叫声响起,似乎看到的阳光一般,笼子里的怪物瞬间便的疯狂了起来,狂暴的撞击着胳膊粗的木笼,随着撞击,整个推车都在发出剧烈的颤抖。

    七八个笼子里面,装的竟然全是这样的怪物,他们的四肢,要比正常人都要长两倍以上,四肢着地,仿佛是一只只蜘蛛一般。面目狰狞,清一色的青面獠牙。

    他们运动方式以跳跃为主,弹跳力异常惊人。宁月缓缓的来到笼子边上,打量着这些狂暴的怪物,“这些就是你们捕获到的怪物?的确和之前的血奴有着很大的区别……”

    “不,他们不是我们捕获的怪物!”段奇峰淡淡的说道,眼神中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哀伤,“他们曾经都是我的兄弟!”

    “什么?”宁月瞪大了眼睛,瞳孔之中迸射出难以置信的惊恐。不是宁月这么沉不住气,而是如果段奇峰的话没有出入的话,那么这一批血奴的可怕之处,还远远超出了宁月的预计,甚至让宁月想到了生化危机。

    到了此刻,宁月突然意识到,之前的那个推断并不是不可能,而是很有可能。仙帝很有可能将轩辕古皇放出来,甚至很有可能是仙帝一手策划的手笔。

    因为宁缺曾经说过,仙帝要想摘下无量天碑的仙缘果实,必须斩断自己和无量天碑的联系,而斩断联系的唯一办法就是灭世。

    一劫生,一劫灭,当天地生灵毁灭,当世界重新倒退到洪荒混沌时期,那么无量天碑孕育无数年的努力将全部付之东流。那么无量天碑这一轮的出世就将提前结束,而重新开始下一轮的创世。

    而仙帝,就彻底斩断了与无量天碑的联系,以上一劫幸存的身份,帮助无量天碑重开天地。而一劫灭,一切功过因果回归虚无,再次创世,仙帝将凭借无量功德加上无量天碑孕育的仙缘成就不朽的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