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一百四十二节 过场
    回到住处的时候,时间还早的很。r?an w?e?n w?ww.ranwen`com

    陈大婶中途又打了个电话过来,依然是旁敲侧击。嗦嗦的说了半天关于治安环境好转的事情。但是也许是因为陆五是一个比较豪爽的租客(前面说过,他一次性支付了长时间的租金,这种客户并不多)

    说起来陆五之前也感觉到了作为城郊结合部,治安其实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虽然乱糟糟的感觉依然存在,但是三天两头出人命的地方,和经年累月平安无事的地方,彼此之间还是有着明显差别的。陆五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租房子之前,房东大婶说的那些话,一年没死人就算是治安好了。但是陆五住在这里这么久,好像也没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不只是事关自己的那一种,就连事关别人的也没看到。

    一定要说有的话,大概就是那个地下赌场了。

    嗯,之前的那个地下赌场什么的,关掉了以后也没有再开。不过这个倒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被邪魅杀上门去,干掉了包括老大在内的十几个人呢。按照中国人一种根深蒂固的偏见,那种死了很多人的地方是没有人接手的。直到现在,至少是陆五出发去昆仑山之前,那房子还关着门找不到接手者呢。

    也许和这件事情密切相关,也许只是偶然,总之,似乎自那次大案之后,这边上周围一圈就太平很多了。

    说起来,不只是治安环境的问题。小楼另外一侧的黑臭小河的情况也改善了很多。至少天气炎热的时候没什么臭气了。河水也没有最初时候看上去那么黏糊糊的了。

    当然了,对于租客来说,整体环境的改善不一定是好事,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房东有借口加租金了。

    前面说过,一楼二楼作为仓库,现在是暂时空着的。里面只有一些杂物,也许还有一些装水晶的箱子(可能还有少量水晶)。但可能是因为潮湿的缘故,从门口过的时候能够闻到一股淡淡霉味从里面释放出来。要特别说明的是,虽然是霉味,但是并不难闻。

    虽然严格来说,陆五住在这里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但闻到那个味道却能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安心感。

    就算是躺在医院那种洁白的病床上,看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进进出出,也没有这种莫名的安心感。

    进门之后,有些意外的发现房间里相当干净。按照地球的时间计算,他离开也有好几个月了,但是也许似乎因为房间门都关着?总之里面不像是主人离开几个月的样子,用手在桌子上摸几下也感觉不到灰尘。

    就好像有人过来打扫过一样。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别的不说,桌子的正中间,还放着任健给他的那一堆门票券呢。这些门票券,正按照陆五记忆里样子,叠在这里。

    当然了,按照地球的时间来计算,他们离开已经近百天,现在这些门票中大部分都已经过期了。那个时候怀里揣着门票券的时候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毕竟是赠券。但是现在却感觉有一种可惜。因为如果正儿八经的去购买相关门票的话,却又要花费不少钱和力气的。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需要珍惜身边的一切。

    这一次去昆仑山,可以说经历了一次真正的危险。虽然之前,特别是在异世界的时候都经历了一些危险。但是面对这些危险的时候,他都有针对性的策略。比方说在地球遇到绑架的时候,至少他能够用那枚徽章退到另外一个世界,得到喘息之机并好好思考如何面对。特别是在那些战斗中,甚至可以说,很多次是陆五自己主动选择面对这些危险。

    只有这一次被埋在冰雪之下,是他真正全然没有任何准备,也没有任何备用手段情况下面对危险。事实上,除了等待救援,他什么对抗策略都没有。

    如果汤玛士被藏羚羊多拖几天(现在陆五也知道汤玛士这段时间在干什么了),亦或者他半路没有遇到几个热心帮忙的本地人(靠这些人的帮助,汤玛士才用最短的时间找来了救援队伍),估计陆五这一次就有生命危险了。

    不止如此,对人类来说,精神和**都同样的重要。如果不是身边有高手,不停的提供安慰和鼓励的话,陆五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下去。但是哪怕撑下去,至少不会如这一次那样相对轻松自如。最起码,朱华那种绝望肯定会传染给自己。

    人在物质上面临无法摆脱的困境,在精神上陷入绝望,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如陆五这么一个曾经以“探险家”为目标的人,当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这和战场上主动冲锋陷阵完全是两码事。哪怕是从客观角度来判断完全相等的困难,后者会让你一往无前勇于进取,而前者,只能让你在惊忧恐惧之中慢慢的枯萎而死。

    比如说同样的高山险峻之地,如果是飞机事故而流落过来的难民,那无法逃离的几率很高,相反如果是抱着登山的目的而来,那就有极大的可能爬出去。主动和被动的面对哪怕是相同的危险,因为精神状态的不同,区别就是这么大。

    可以说,这一次的遇险,生死并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上。

    但是正是因为经历了这一次的危险,才能更进一步的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虽然过去自己曾经希望做一个探险者,然而事实上对于那些历史上的探险者的心情一无所知。他之所以想要从事这个职业,完全是因为一种本能的,说不清道不明的**。

    但是现在,陆五觉得自己已经懂得了一些。

    离开安全舒适的生活环境,去穷山恶水之中冒险虽然通常被认为如此冒险是为了财富和名声,然而事实上这些知名不知名的冒险者们中,很多人功成名就之后依然会再次踏上征途。这就不是利益驱动能够解释得了的。

    不经历过真正充满无助的危险,是没办法体会到这种心情的。没有经历过死亡的考验,就不会如此真切的感觉到自己活着的美好。

    “陆五,你怎么了?”琥珀在身后出声提醒。在她看来,陆五只是来到桌子边上,拿起那一叠门票券就呆在那里了。

    “没事……”陆五赶紧回答。他随手看了看手里的票,想要把那些过期的无用之物给丢掉。

    这些票几乎都是任健送过来的。任健自己说是别人送的开门做生意,特别是投资方面的买卖,经常会遇到此类事情。但是也许真的任健给了某些活动赞助吧,因为送来的门票中,有一部分是限定了时间和场次的,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没人光顾,那就等于你主动放弃了。但是也有一些在时间和场次限定中宽松很多的,也就是那种属于那种不会“一次性过期”类型的高档票或者说特邀票。

    陆五手里的就是一场音乐会的门票。某个大型乐团在w市举办的一次大型表演。表演持续时间为一个月,每天傍晚时分(按照w市本地人的习惯,正好是晚饭之后的时间点)表演一场。持有贵宾门票的人可以不限场次的随时光临任何一场。

    通常来说,此类门票是不出售的,而是作为礼物送给贵客。哪怕这位贵客没有光临,现场也要留好相应的位置。

    说起来也非常凑巧,今天正是演出的最后一天。

    虽然未来的工作很多,但是按照地球人一种习惯,陆五今天是空闲的。陆五不是那种无时无刻监督着自己为未来谋划的人。事实上如果他是这种人,估计也就不会对探险什么的有那么大的兴趣了。

    “琥珀,这里有两张音乐会的票。”陆五将那张票抽出来。今天的时间很充裕,足够让他们两个去吃一顿晚饭,然后听一下音乐会。

    虽然说这个年代,年轻人有很多的娱乐可以去做,而音乐会极少在他们的计划之中。但是与其说这是因为不喜欢音乐会,不如说人们的潜意识之中,这是一种高雅的消遣。而“高雅”的孪生兄弟就是“高价”。当你手里有两张免费票的时候,思想就会变得有些不同。

    琥珀略微犹豫了一下,但是她虽然刻意的避免和陆五搭话,却也不想拒绝陆五的好意。说到底,和陆五刻意的保持距离虽然这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情对一个受过严格训练,从幼儿年代起就知道自己将会以探索以太之海作为核心使命的第一律术士来说,还在能力允许的范围内。

    至少目前还做得到。

    w市大戏院是一座新建不过三、四年的崭新建筑。它位于城市公园之侧,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妙的位置。虽然很多w市本地人都觉得整个城市建设规划是一塌糊涂,但是至少大戏院是一个例外。每当夜幕降临,站在公园里就能看到这么一个灯火辉煌的的建筑,如一头全身镶嵌满珠宝的瑞兽一样,静静的侧卧在公园近侧。这是一幅相当完美,能让最挑剔的人都能感到满意的画面。更别说这个年代,大部分中国人远没有别人想的那么挑剔。

    当然,大戏院不止是外在漂亮,内在也很出色。毕竟刚刚造成不太久,不管内部设计和装潢,哪怕在国内也是一流的地方。那些巡回演出的戏剧、歌舞、音乐会之类,几乎都会首先考虑大戏院作为演出场所。

    今夜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