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历史小说 > 秦帝子婴 > 第四百四十七章 现状
    那些原先南越大大小小的族长们,子婴则是采取了另外不同的方式。

    不但每人都有大大小小的职务,而且在县城里都为他们修筑了美轮美奂的居所,每隔几日便会有各种的赏赐,美酒、华服、珍馐、甚至一些来自女闾的美姬。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他们都在县内有着各种各样的职务,然而勤于公事那赶得上在家里肆意玩乐舒服。

    在之前的时候,他们在部落里,哪怕再有权势也不能享有如此的欢愉。

    所以说在子婴的刻意引导下这些原先的族长们一开始还能去公衙里点上两天卯,后来就慢慢的沦陷在了享乐之中。

    在他们看来人生追求的不就是这样吗,又何苦辛苦工作继续作践自己。

    有些比较极端的族主,一下生活条件好了,甚至可以几个月不出门,什么族人早就已经抛到了一边,反正自己的族人们,自己不管也过的比以前好太多了。

    不过两三年的时间,这些族长们都丰腴了许多,几年养尊处优下来,若是让他们再次上阵杀敌,这些肥肥胖胖的族主们恐怕跑都跑不动了。

    按照子婴的计划,再这样过上几年,继续淡漠这些族主们的影响力和在族群的号召力。

    这些养肥的族主们,差不多……就可以……开宰了。

    然而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子婴却是慢慢的有些焦躁。

    虽然咸阳那边一切正常,但是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始皇帝的大限之日恐怕就在这一两年。

    自己不在咸阳,没有陪在始皇帝的身旁,万一若是有什么变故很难及时作出反应。

    在旁人眼里,嬴政是不可接近的帝王,然而在子婴这里他却有另一重身份,自己的伯父,唯一的伯父。

    于国于私,子婴认为自己都应该在这最后的时刻陪在嬴政的身边。

    然而子婴几次三番上书咸阳,表达了自己想要回返咸阳的希望,然而却都被始皇帝驳回。

    南越之地,耗费了大秦近十年的时光和几十万大军方才拿下,万万不可有任何闪失。

    几十万大军囤积于此,交到谁手里嬴政都有些不放心,然而子婴一打下南越便急不可耐的上书想要回到咸阳。

    子婴越是急迫的想要回来,始皇帝反而越是放心的把这几十万大军交到子婴的手中。

    而且始皇帝对南越的情况也并不是一无所知,南越四郡的大多数官职还是咸阳任命的,南越的变化也会被送到始皇帝的面前。

    嬴政相信若是换一个人去,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南越治理的如此安定。

    所以子婴就只能继续在南越呆着……

    “臣子婴叩请,宜早立太子。

    夫太子乃国之本也,本固则国安,宵小不敢乱也……”

    这一此子婴依然是在给始皇帝上书,然而在此次却不是请求让自己回返咸阳,因为他知道请求了也没有用。

    所以子婴换了一种方式。

    历史上,赵高、李斯之所以能够假传始皇帝命令,让胡亥继位除了扶苏远在北方前线之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扶苏本就也没有继承大统的合法地位。

    因为扶苏虽然是长子,然而因为始皇帝未立皇后却不能称之为嫡子,而且自始至终嬴政都没有立太子,扶苏归根结底身份只是一个皇子而已。

    若是扶苏当时是太子的身份,哪怕李斯和赵高假传圣旨也很难服众,至少篡位不会如此的轻松。

    所以在自己回不到咸阳的情况下,子婴便想到了立太子这个釜底抽薪这个方法,从根本上断绝赵高的阴谋。

    而此时,嬴政的子嗣中,表现较为突出的便只有扶苏一人了。

    书写完毕,将墨迹吹干之后子婴将竹简撞到了一个布包之中,走出房门刚要令侍卫将信件交于邮使送往咸阳,突然间鬼使神差的停住了脚步。

    返回书房,在一个角落里翻出了一块打造精美的玉佩,摸索着看了几眼之后便将玉佩一同放进了布袋之中。

    而这一块玉佩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当年祖顺事件之后,当年还是秦王的嬴政曾经问过子婴想要什么奖赏,然而子婴确是什么都没有要求,只是请求日后嬴政可以听自己一谏。

    当时嬴政也是应了下来,并随手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这一块玉佩并向子婴言道:“日后凭此,孤可应你一谏。”

    而此时,子婴往里面放的就是这块玉佩。

    ……

    咸阳,虽然已经是深夜,然而嬴政的寝宫之中依然是一片灯火通明。

    子婴去王南越之时已经初现老态的嬴政,此刻看上去已经更是有些苍老虽然嬴政此时尚且不足五十岁。

    然而始皇帝可以说是勤政的典范,每天不批阅完一定重量的奏章绝对不会睡觉。

    而且这些年来,每日服用方士们所炼制的各种丹药,已经严重影响了他的身体。

    虽然他去年因为侯生、卢生等方士诽谤于他,他一怒之下坑杀了咸阳方士四百余人,然而没过多久他便再次召集来一些方士继续为他炼至丹药。

    因为不吃这方士们炼制的丹药,他的精力已经不足以支撑他每天如此的工作。

    从前年开始,始皇帝听说之所以自己没有见到神仙,是因为自己经常见臣子们这些俗人,妨碍了神明。

    从那时开始,始皇帝便不再接见朝臣,将臣下的奏章批阅完成后,在由他的亲信赵高在咸阳宫中宣读,这已经是他掌控全国的唯一方法了。

    “真人,夜深了早些就息吧!”寝宫中,取来一袭裘衣披再是皇帝的身上。

    始皇帝为了让自己更加靠近神仙,从去年开始命令所有的人称自己为真人,而不再称皇帝,他自称也是真人而不再称朕。

    借着摇曳的灯光,嬴政看了一眼所剩无几的奏章。

    “剩下的都是些什么人的奏章。”嬴政问道。

    赵高不敢隐瞒说道:“都是一些蝇头小吏所进,这些人也不为真人的身体着想,一点小事就便大书特书。”

    “对了有一封是秦王殿下从南越来的奏章。”赵高说着话便把装着子婴奏章的布袋取过俸给了始皇帝。

    “多半秦王殿下又要想回来。”赵高笑着说道。

    子婴南越掌控者几十万大军,赵高每每想到便有些如芒在背,然而子婴若是回咸阳,恐怕第一件事便是会坏自己的好事。

    这几年来,凭借着始皇帝的信任和始皇帝不见外臣的优势,作为始皇帝和外臣交流渠道的赵高可以说是混的风生水起。

    哪怕是三公之流,见了自己也得恭恭敬敬的称呼一声赵府令。

    凭借着这个自己这几年光是各种孝敬就已经积累了亿万家资。

    若是秦王回来,那可不是一个能够乖乖听话的主,他赵高也没有信心可以镇住与国同号的秦王,所以就还是让他在南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