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面巾下的脸
    萧凡收敛气息,尽可能让自身与大自然融合,与黑衣人相距二十米。? ? 火然? 文  w?w?w?.?r a?n?wen`org

    此时,黑衣人正盘坐在地上,他的前面是悬崖,倾盆大雨落下,将其整个身体都淋湿透了。

    萧凡眼睛微眯,黑衣人不再以真气形成护罩来挡住大雨,这说明什么?

    “看来他多半是受伤严重,刚才那一剑将他的内腹都刺穿了,现在应该在疗伤。”

    萧凡心中想道,眼神渐渐冷冽了起来,他真的想知道眼前的黑衣人是谁。

    黑衣人闭目疗伤,在他的头顶上有一缕缕真气溢出。萧凡则拿出了一粒霸**吞入腹中,等待着药力化开。

    “小子,你这么做很有可能为自己带来大麻烦,你可要想清楚了。”

    邪魂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提醒萧凡三思而后行。

    “我知道这样做很冒险,不一定能杀得了他,但无论如何也要一试。最重要的是,我要知道他究竟是谁!”

    萧凡在心中回应,感受到服下的霸**的药力在缓缓化开,磅礴的真气流向四肢百骸,让他整个人都充满了力量。

    十几息时间后,霸**的药力彻底化开了,萧凡浑身上下都充满了胀痛感,深厚的真气在四肢百骸疯狂流动。

    “嗖!”

    萧凡如猎豹般电射而出,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沟通灵魂深处的古老字篆,攻击之魂的力量与真气以及肉身力量融合,发动雷霆一击。

    嗡的一声,空气炸开,被萧凡的拳头打爆。在拳头临身的刹那,黑衣人猛地睁开了眼睛,眼中闪过一抹惊色,事发突然,已经来不及出手还击,只得以紫霞真气护住心脉,硬生生承受这一击。

    “砰!!”

    萧凡的拳头实实击在了黑衣人的胸口,顿时让他伤上加伤,黑衣人的身体直往悬崖下坠去。同时黑衣人的身上有强大的真气反震而回,萧凡只觉得手臂剧痛,咔嚓一声,手臂上的骨骼顿时断了几段,身体也被震得往后倒飞。

    身体倒飞的一刹那,萧凡伸出左手闪电般在黑衣人的脸上一抓,那黑色的面巾顿时脱落。就在这一刻,黑衣人的眼中闪过惊色,,猛地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脸。

    “噗!”

    萧凡倒飞几十米,落地后喷出一口浓血,脸色惊疑不定。抓掉黑衣人面具的一刹那,他隐约看到了那张脸,只是黑衣人很快便遮住了,所以并未看得真切。

    下一刻,萧凡几乎想也没有想转身就走。他知道刚才那一击没有能要得了黑衣人的性命,也知道自己就算是施展九重崩劲也不可能杀得了他,所以并未暴露自己会九重崩劲。

    就在萧凡的身影消失后,一道黑影自悬崖下疾冲而上,目光阴冷死扫视前方,却没有发现萧凡的踪迹。

    “嘿!想不到居然是你。一直以来我以为已经足够了解你的实力了,看来还是低估了你。今日不管你有没有看见我的样子,你也必须死!”

    黑衣人抹了抹嘴角的血迹,重新戴上了面巾,胸口处有鲜血不断溢出。他随手点了几指,封住穴道,让血液不再流出,随即原地打坐,半个时辰后快速离去。

    黑衣人与萧凡不知道的是,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另一双眼睛在百米之外注视着这一切。当萧凡离去后,那双眼睛也消失了,追着萧凡的身影而去。

    不久后,萧凡终于回到了无为峰后山。刚进入后山,萧凡整个人巨震,噗的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一米远。

    “那人的紫霞真气太恐怖,而且那一睹之间,似乎有些像是...”

    萧凡轻声自语,心中很不平静。从那匆匆一睹,他觉得黑衣人有些像是紫霞真人。因为没有看真切,所有萧凡也只能猜测,可这个猜测却让他非常震惊。

    摇了摇头,萧凡暂时压制住心中的疑惑,盘坐下来闭目调息。先前那一拳虽然击中了黑衣人,可是他却被其真气震断了臂骨,就连内脏也被震裂了,伤势不轻。

    滂沱大雨依旧在下,时而伴随着闪电雷鸣,黑暗的林中被闪电照得雪亮。萧凡盘坐在那里,大雨冲刷着身体,一头浓密的长发贴在了脸上,一股股雨水顺流而下。

    体内,木之生机流转,内伤缓缓恢复着,手臂骨的伤想要愈合却不容易。对于凡人来说伤筋动骨一百日,虽然萧凡是武修者,且拥有木之生机,可没有数日时间的话,想要让断掉的骨骼愈合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萧凡打坐疗伤的时候,有一双眸子一直在不远处注视着他。那是一道妙曼的身影,就那么站在那里,脸上有轻纱遮掩,看不清楚容貌,只露出一双魅惑夺魄的眸子。

    一个时辰过去了,内腹的伤势算是稳定了下来,萧凡张开眼睛,大步向着茅屋的方向走去。他知道陆清雅一定还没有休息,在等着自己。

    出去已经三个时辰了,现在已经是二更时分。这么长的时间没有回来,陆清雅肯定担心了。一想到陆清雅很有可能正在门口守望,萧凡就忍不住加快了脚步。

    回到茅屋外的草坪上,屋中漆黑一片。萧凡站在雨里,看着茅屋的小门,一道闪电划过长空,照亮了大地。门口一道白色的倩影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看着房外。

    “小凡!”

    陆清雅轻呼,看到萧凡出现在视线中,顿时不顾大雨飞奔而去。

    “这么久了,你知不知道姐姐有多担心你!”

    陆清雅紧紧抱着萧凡,仿佛一松手萧凡就会消失不见似的,让萧凡深深感受到了她对自己的在乎。

    “对不起,清雅姐,让你担心了,都是小凡不好。”

    萧凡捧着她的脸,声音与眼神都很温柔。

    大雨不停地下,两人的视线都有些模糊,就这么对望着。

    “我们进屋去,外面雨大。”

    萧凡说道,将陆清雅抱了起来,快步进入屋中。抱着陆清雅的时候,几乎都是左手在用力,陆清雅自然感觉到了。

    “小凡,你的手臂是不是受伤了?”

    进入屋中,陆清雅快速将萧凡与自己的衣衫都脱掉,将湿透的衣衫扔在一旁后,抓着萧凡的手问道。

    “嗯。”

    萧凡点头,当下便说出了今晚的所见所闻,这让陆清雅十分震惊。

    “小凡,你是不是看错了,这么大的雨,很有可能没看清楚。”

    陆清雅这般说道。

    “的确看得不太清楚,可是我总觉得那黑衣人真的可能是紫阳。倘若是他的话,我们天玄宗怕是要不得安宁了。”

    “这事情非同小可,我明日便告诉师父,让她注意观察紫阳真人,看看能否发现异常之处。”

    “嗯,早些让慈航师叔等人提高警惕是好事,如果有突发事件也好有个准备。”

    萧凡点头,以真气将自己与陆清雅身上的水渍烤干,然后抱着她上床休息。

    屋外不远处的树林中,一袭紫色衣衫的蒙面女子静静看着萧凡所在的茅屋,眼中闪过一抹怒色。

    “小家伙,迟早有一天我会收拾你!”

    紫衣女子自语,声音有些冷冽。

    房内,萧凡与陆清雅赤身而眠。由于衣衫全都湿透,回屋后便脱掉了。陆清雅还没来得及穿上干爽的衣裤,便被萧凡抱上了床。

    第一次与一个男子赤身而眠,这让陆清雅的心几乎都要跳出胸腔来,脸也红得能滴血。好在屋里没有光线,否则她绝对会推开萧凡穿上衣衫再躺下。

    “小凡,手臂上的伤没事吧,还疼吗?”

    陆清雅轻轻摸着萧凡的右臂,心疼地说道。

    “没事的。”

    萧凡在她的唇上亲了一下,小声说道。另一只手却不老实起来,抚上了陆清雅的玉峰,将其抓在手中轻轻揉动。

    “小凡,别闹。”

    陆清雅拍了萧凡一下,羞得不行。

    “好姐姐,你让小凡揉揉好不好,这种感觉真好,小凡舍不得离开姐姐的身体。”

    萧凡如个小孩子般,心中并无**,只是觉得这样有种奇异的感觉,说什么也不愿将手收回来。

    “傻瓜。”陆清雅反搂着萧凡,将头贴在他的胸膛上,深情地说道:“等你将来开窍了,不再是一根呆木头了,姐姐什么都会给你。”

    “我哪里呆了?”

    萧凡一愣,陆清雅却没有再说话,就这么靠在萧凡的胸口,任由萧凡的手在自己的玉峰上揉动。

    第二日,雨停了,外面空气清晰,一抹朝霞透射出来。萧凡盘坐在草地上一边修炼一边疗伤。

    如今,紫阳真人很有可能就是黑衣人,这让萧凡心中有了很大的危机感。昨晚出手时,那黑衣人绝对认出了他,那么也就意味着黑衣人为了身份不败露,随时都有可能来取他的性命。

    陆清雅离开了无为峰,回到慈航峰找到了慈航真人。起初慈航真人并不理她,显然还在因为她搬去与萧凡同住,且那日在广场上当着全宗的面说与萧凡共浴的事情而生气。

    “师父,难道你准备永远都不理了我吗?”

    陆清雅叹息道。

    “哼!你还好意思叫我师父,你眼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师父?”慈航真人怒道:“你竟然与萧凡共浴,还让全宗上下都知道了,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