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三十五章 史上最嚣张
    陆清雅回天玄宗帮萧凡请二位师兄去了,萧凡则以时空圣域覆盖己身研习阵法,力求领悟其中的精髓,日后好将其运用到排兵布阵中。?  ?火然文 ?? w w?w?. r?a?n?w?e?n`org下午时分,萧凡收起了阵法书籍,从侍卫长王毅口中得知了杨子龙府邸的位置,便离开了将军府。

    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萧凡的心情很复杂。因为曾见过那些饱受战火摧残甚至摧毁的城池,而今身在这样的城池中,心中自然会有感概。

    前方是街道的转角,隐约传来哭叫与笑骂声。萧凡来到转角处,看到前方围满了人,中间有人在哭也有人在笑,而围观的人则不敢吱声。这条街道正是萧凡必经的路段,所以他疾步走了上去,看看前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呦呵,小娘子,爷让你陪爷睡,那是你的福气。”

    一道yin邪的声音传来,听着让人极度不舒服。萧凡看到了说话的那个人,一个身穿墨绿色锦衣的公子哥,年纪约莫二十出头,一副lang荡模样,微微撇着嘴角,脸上带着yin笑。

    “怎么?你看看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就这种货色你也让他晚上睡你?我呸!比狗还贱的东西,你这不是让他糟蹋吗?”

    那公子哥大笑,话落猛地一脚踢向一旁跪在地上的男子。那男子,身穿一身粗布衣,看起来三十多岁,被这一脚踢得滚向一旁。

    “泰公子,求你放过我们吧,奴家是穷苦人家出身,皮粗肤黑,模样不堪,求公子放过奴家,也放过奴家的夫君吧!”

    一个女子跪在地上,穿着一身细布罗衫,头戴廉价的珠花,秀发半挽着,五官清秀,虽然此时满脸泪水,但的确有几分姿色。

    “泰公子,求你放过我娘子,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求您啊!”

    那个女子的丈夫跪爬了过来,嘴角挂着血渍,大声哀求。

    “滚开,别弄脏了我的鞋!”

    公子哥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一脚将那个男的踹开,并对身边的几个手下道:“你们都是吃粪的吗?没看到他弄脏了本公子的鞋?给我打,往死里打!”

    “是,是公子!”

    几个手下挽起袖子向着那个男子走去,拳脚如雨点般落下。

    “不要啊!泰公子,求你放过我夫君!我今晚愿意跟你回去,愿意跟你回去!”

    女子哭喊着,一脸绝望之色。

    “哈哈,这就对了嘛,美人儿你果真识时务。”泰公子大声yin笑,而后对几个手下,道:“住手,放他一条生路,顺便给他几两银子做汤药费。”

    周围的人们无声叹息,这样的事情已经见惯了。这帝都城内几大纨绔弟子——丞相之子,太师的儿子和女儿,还有几位大臣的子女,个个嚣张跋扈,仗着背后的势力为所欲为。

    萧凡叹息,若在以往肯定会插手此事。可现在的情况不同,初来乍到,不宜与这男子背后的势力起冲突,树敌太多。

    “住手,老子都没有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你们他妈的比我还要狂?”

    正当萧凡欲离去之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比那公子哥的声音更加嚣张。

    萧凡顿时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穿得花花绿绿的年轻人冲入了人群中,国字脸,中等身材,啪啪啪,抬手就是几大耳光抽在刚刚那个公子哥手下的脸上。

    众人愣住了,萧凡也有些吃惊。来人是谁,这般强势,先前那公子哥的脸色也很难看,目光阴沉。

    “杨风澜,本公子的事情你也敢横插一手?”

    公子哥说话了,阴冷地看着横插一手的那个年轻人。

    “不敢?哈哈哈!”杨风澜仰天狂笑,而后猛地指着那个抢民女的公子道:“你以为你老子是泰烩大爷就怕你?”

    “姓杨的!你嘴巴放干净点!”泰公子脸色铁青,道:“你爷爷已经老了,不再是以前那个镇国大元帅,连兵权都快被削没了,你还嚣张个屁!”

    “是啊,我爷爷年纪是大了,那又怎样。即便是没有兵权,你老子也得敬他老人家三分。说到底,你那个老子不就是个阿谀奉承的马屁精吗?”

    “哈哈哈!”

    周围有人忍不住大笑出声,让泰公子那铁青的脸色瞬间涨得通红,暴怒大喝:“杨风澜,小爷今天废了你,看你那老不死的爷爷能奈我何!”

    “你们还不给老子上!”

    “是,公子!”

    几个手下顿时冲向杨风澜,齐齐出手,拳风呼呼声响。

    “就凭你们,今天老子就他妈的教训教训你这个垃圾!”

    杨风澜大笑,几拳几脚就将泰公子的几个手下打得满地滚爬,哀声不绝。

    “你、你不要过来,我爹是丞相,你敢动我绝对没有好下场!”

    泰公子害怕了,看着凶神恶煞的杨风澜挽着袖子走向自己,吓得双腿都在发抖。

    “你爹是丞相,我爷爷还是镇国大元帅呢,老子他妈打的就是你这个杂种!”

    杨风澜抬手一个耳光抽了过去,巴掌还未落到泰公子的脸上,泰公子就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软骨头,没用的东西。跟你老子一样,只会耍嘴皮子,文臣之后都这孬样儿么?”

    “砰!”

    话落,杨风澜一脚尖踢在泰公子的身上,顿时响起一道杀猪般的惨叫声。

    “老子还没用力踢,你叫个锤子,操!”

    杨风澜骂骂咧咧,蹲下身啪的一耳光抽在泰公子的脸上。那张白净的脸顿时浮现出五道指痕,肿起老高。

    “杨风澜,我爹不会放过你的,我们走着瞧!”

    泰公子怒吼,此时此刻,恨与羞辱取代了心中的恐惧,他知道杨风澜不敢杀自己。

    “嘿,你爹?你爹来老子我照样打。”话落扬起手掌作出欲抽下去的姿势,“我打!”

    泰公子急忙抬起手臂来挡,然而那手掌却迟迟没有落下来,只听到杨风澜哈哈大笑,道:“孬种就是孬种!”

    萧凡看着这一幕,觉得这个杨风澜实在有些意思。嚣张的人见多了,只是能嚣张到他这个程度的还真不多。同样是***,竟然敢这么对丞相的儿子。

    这时候,耳中传来急促的步伐声。萧凡转头望去,看到街道的尽头有一队人马快速奔来,有数十左右。

    “杨兄弟,赶紧走吧。丞相府来人了,再不走怕是有麻烦。”

    正在羞辱泰公子的杨风澜突然听到有人传音入密提醒自己,眼中一惊,转头看向萧凡。他也是个修者,自然能分辨得出这声音是从萧凡那里传来的。

    “好意心领了。”

    杨风澜朝萧凡点了点头,随后一巴掌扇在泰公子的另一边脸上,啪的一声脆响,接着便是泰公子的痛叫声。

    “杨风澜,你会死得很难看!”

    泰公子厉吼。

    “杨公子还不快放开我们丞相之子!”

    丞相府的人终于是赶到了。泰公子看到来人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喊道:“快,快将杨风澜给我拿下,所有的责任本公子一力承担!”

    赶来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缓缓将杨风澜围了起来,却不敢动手。

    “怎么,你们要对我动手?”

    杨风澜站起身来,微仰着头,目光如刀般逼视丞相府的人。

    “杨公子,你若再不放开我家公子,我们就真的要得罪了!”

    领头的中年人沉声说道。

    “你说放就放?多没面子。”杨风澜冷笑,话落一脚踹在泰公子的身上,让泰公子哇哇大叫。

    “怎么着,老子踹他了,你们能怎么样?”

    他逼视着丞相府那个领头的人说道。

    “杨公子,你太过分了。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得罪了,给我上!”

    领头的人一挥手,一群人蠢蠢欲动,越围越紧。

    “得罪?你能怎么得罪我,啊?”

    话落,杨风澜啪地一个耳光抽在那个领头的人脸上,顿时将他给打懵了,就连随同他来的人都懵了。本来还想动手的,结果见状全都不敢动了。

    “你他妈什么东西,也不照镜子看看自己,敢对我动手,我操!”

    话落,一脚踹在那领头之人的小腹上,使得他顿时就蹲了下去。拳头脚尖雨点般落下,直接将那人打得瘫软在地上。

    “叫你在老子面前嚣张,嚣张、嚣张!”

    杨风澜一边说着,一边用脚狠狠踩在丞相府领头的人身上,踩得那个人口中不断冒血。

    围观的人都懵了,萧凡的眼角也在抽搐,这家伙也太猛了点。

    人群传来喧哗声,并快速分开,又一群人到了。为首的是一名身穿淡紫色衣服的女子,身后跟着几个初入后天境界的人。

    萧凡见到这个女子,瞳孔顿时一缩,一股冷冽的杀意散发出体外,让距离他较近的几人忍不住打个寒颤。

    “杨风澜,你这样做是要让杨家与泰家彻底决裂吗?”

    紫衣女子说道。

    “赵紫姗,老子做什么和你无关,休要管闲事。老子看这姓泰的不爽已经很久了,今天出手也算伸张正义,他是活该!”

    “杨风澜,我们这样的人做事还是留点底线的好,否则大家都不好看。”

    ***冷着脸看着杨风澜,眼角的余光刚好瞟到了萧凡,脸色瞬间大变,眼中的杀意刹那炽烈了起来,尖声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