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四十七章 伤心欲绝
    春风一度玉门关。火?然 ?文? ?  w?w?w?.?r a n?wen`org

    萧凡久战不倒,催情之毒的药力太强悍了,否则也不会让林采萱的木之生机都起不到效果。

    在这种强力的药性下,萧凡宛如一头野兽,只知道占有再占有,发泄再发泄,根本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

    林采萱初经人事,在萧凡的野蛮之下渐渐有些支持不住了,不得已她只能调动血脉中的内媚气息,使用出了内媚之体的特殊之处。

    这种感觉虽然美好,让林采萱沉醉其中,可是她始终保持清醒,知道最重要的要让萧凡泻出元阳,如此才能解掉他体内的催情之毒。

    内媚气息散发出来,萧凡立时就觉得浑身发酥,那难言的性感气息弥漫在心间,加上林采萱的体内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在吸吮,让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两个时辰后,萧凡终于也登了上巅峰,一声低吼后将所有的精华都喷到了林采萱的体内。那滚荡而力道十足的喷薄再次让林采萱攀升了巅峰,整个人都痉挛着,双腿死死盘在萧凡的腰上,大口喘着气。

    花神谷中,花香迎人,此时此刻,花香中却夹杂着另一种味道。林采萱无力地躺在萧凡的胸膛上,柔柔地看着他,伸手抚摸着他的脸。

    此刻,萧凡却是昏迷了过去,解除了催情之毒的药性,他陷入了短暂的昏迷中。林采萱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时而带着笑容,时而又带着担忧,她的心情十分复杂。

    最开始就对萧凡有好感,加上选择了萧凡帮自己摆脱赢铮,就等于将一生偶都托付给了他。后来在无为峰后山帮萧凡泻出阳气时做了那样的事情。那个时候林采萱的心中对萧凡就有了男女之间的情感,今夜被萧凡占有了身子,可以说整颗心都系在他的身上了。

    现在,萧凡的毒解掉了,他醒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这是林采萱最担心的地方,担心萧凡会不知所措,甚至会因为某些原因而逃避自己。

    此时已是二更时分,皎洁的月光洒落下来,让林采萱的肌肤泛起晶莹的光泽。

    不久之后,萧凡渐渐醒来。首先就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画面。他没有睁开眼睛,细细回想起发生的一幕幕,心中越来越惊。

    催情之毒爆发后,萧凡被**所淹没,可是他知道对象是谁。此时清醒过来,回想起这些,心中升起一种不知所措的慌张。

    感觉到有具软软的身体搂着自己,贴着自己的身体,萧凡知道她是谁,却没有勇气睁开眼来面对。

    “小凡,你醒了吧。”

    林采萱幽幽地说道,感觉到了萧凡的心跳与呼吸与先前不一样,知道他已经醒来。

    萧凡心中苦笑,知道躲不过了,睁开了眼,林采萱雪白的玉体印入眼帘。

    “师叔,我……对不起。”

    萧凡说道,眼中有深深的愧疚。

    “你准备怎么对待师叔呢?”

    林采萱问道,声音很平静,心却很忐忑。她害怕,害怕从萧凡口中听到不想听到的答案。

    “我……”萧凡张了张嘴,脑海中浮现出上官兰若与陆清雅的身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师叔,对不起,我不能……”

    萧凡话还为说完,明显感觉到林采萱的身体狠狠一颤,接下来的话他却不忍心说不出口。此刻萧凡的也很痛苦,他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做,觉得愧对小姨姐姐,愧对陆清雅,他恨自己!

    “你怎么能如此无情,三十二年来师叔守身如玉,连手都没有被别的男子碰过。今夜,你破了师叔的处子之身,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林采萱看着萧凡,美丽的眸子中有绝望与难以置信之色。原本她以为萧凡最多就是逃避罢了,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样无情的话来。

    “师叔,对不起。你为了救我付出了自己的女儿身,可是我,你恨我吧!”

    萧凡硬着心肠,说这话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心也很疼,很难过。

    “呵呵。”林采萱闻言笑了起来,那是一种绝望的笑容,“我林采萱当初为何会选择了你这么个无情的人,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么?”

    萧凡看着她的脸,那容笑仿佛一根刺插入了心里。

    “师叔,我给你讲一个故事。”萧凡说道,也不管林采萱有没有心思听自己说话,当下便将从小与上官兰若生活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说了出来。

    “因为你的小姨姐姐,为了不让她更加难过,所以你就无情地对待师叔是吗?你就要与一个为了救你而将女儿身给你的女人划清关系是吗?”

    林采萱看着萧凡,声声逼问。

    “我..师叔,对不起!”

    萧凡硬着心肠说道,转过头不敢去看她那死灰般的眼神。

    “好一句对不起!”林采萱绝望地看着天空,松开了抱着萧凡的手,沉默了片刻,淡漠地说道:“小凡,你走吧。师叔不怪你,从此后你我没有半点瓜葛,今晚的事情我会当做没有发生过。”

    萧凡闻言,心中一颤,缓缓转过来看向林采萱,她却已经将脸转了过去。

    “师叔,你应该恨我的。”

    萧凡说道,眼神很痛苦。

    “师叔,你保重!”

    捡起地上的衣衫穿上,萧凡转身欲走。

    “噗!”

    一道喷血声宛如重锤击打在萧凡的心间,让他整个人猛地一颤,迈出的脚步立时收了归来,猛地转过身去,看到林采萱的倒在地上,气息瞬间变得虚弱。

    鲜红的血染红了大片的花朵,触目心惊。刹那间,萧凡的心如被刀割,一步就冲到林采萱的身边将她抱在怀中。

    “师叔,你没事吧,师叔!”

    萧凡担忧地看着她,同时探入真气到林采萱的体内,脸色霎时变色苍白一片。

    “师叔,快运转木之生机护住心脉,快啊!”

    萧凡惊慌失措,眼中透着自责与痛苦,林采萱悲极攻心之下,真气逆转,几乎将心脉都彻底震断了。

    “师叔,师叔!”萧凡叠声唤道。

    林采萱不应,将脸扭向一旁,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滚落,鲜血的血液自嘴角涌出。

    萧凡急得满头都是汗,赶紧将手掌贴在她的背后,调动体内的木之生机护住其心脉。可是林采萱似乎有了死志,一点都不控制自己体内乱窜的真气。萧凡的木之生机刚包裹她的心脉,一股逆冲而上的真气就将木之生机冲散了。

    “师叔,你快控制自己的真气啊!”

    萧凡慌张地说道,将林采萱的脸转了过来,看到她的眼神空洞无神,只有眼角的泪水还缓缓涌出。

    “师叔,难道你不管楚秀峰了吗?难道忘记你的师父的遗言了吗?”

    萧凡说道,想要让林采萱从这种状态中走出来,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林采萱依旧没有丝毫表情,脸色也越来越苍白,气息越来越虚弱。

    “师叔,你不要这样啊,我知道你很难过,都是小凡不好。你说要小凡怎么做,小凡都答应你好不好?”

    萧凡没辙了,此时此刻,他知道自己倘若还不表态的话,林采萱就会香消玉殒。无论如何,他都不能看着林采萱就这么死去,否则这一辈子他都会活在痛苦之中。

    “师叔,你看着我,看着我!”萧凡捧着林采萱的脸,让她看着自己,焦急地说道:“师叔,你说要小凡怎么做,小凡都听你的好不好。只要师叔好起来,小凡什么都答应你!”

    林采萱的眼神有了些许波动,她看着萧凡,这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眼中满是晶莹的泪水。随后,她抓着萧凡的右手放到了自己的**,伤心地说道:“你摸摸,这里的伤口还裂着,是你弄破的,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对我!”

    话落,一大口鲜血涌了出来,萧凡心中疼,赶紧用衣袖将她的血液擦拭,心中的难过与愧疚深深纠缠着。

    “师叔,对不起,是小凡不好。小凡再也不说那样的话了,只要你快些好起来!”

    萧凡有些哽咽地说道,将林采萱的身子紧紧抱着,贴着自己的胸膛。右手依旧被林采萱抓住贴在她的**上,那里传来柔嫩的触感,可是萧凡却没有心思去遐想。

    “小凡,你告诉师叔,我是不是你的女人?”

    林采萱看着萧凡,眸子中有期盼的光芒,也有害怕的光芒。

    “嗯!”

    萧凡点头,紧紧抱着她的头。在这样的情况下,萧凡真的不敢再说狠心的话了。

    “小凡。”林采萱的眸子刹那间有了动人的光芒,抚摸着萧凡的脸,轻声道:“师叔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只要你心里有师叔,师叔会一辈子在你身边支持你,爱着你。”

    萧凡心中感动,眼眶有些发涩,握着林采萱的手,道:“不要说了,赶紧疗伤吧。”

    “嗯。”

    林采萱顺从地点了点头,眼神中有无尽的温柔。刚才她不是用死来威胁萧凡,而且真的伤心欲绝。女儿身对于她来说何其重要,心甘情愿给了萧凡,却换来萧凡的无情。

    这一刻,得到了萧凡的承诺,她知道自己这一生终于是有了依靠,不会被抛弃,可以永远守着这个小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