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十九章 父母的消息
    萧剑自然不甘,他是天子骄子,怎么能允许自己败给别人呢?此刻,他近乎癫狂,一双眼睛通红,如野兽一般扑杀向萧凡,展开疯狂攻击,各种手段,各种神通都施展了出来。?  燃?文小? ?说  ? w?w w?.?r?a?n?w?e?n?`org

    萧凡面色始终很平静,面对萧剑的疯狂攻击,他一边化解一边以搏龙术反击,骨裂声不断从萧剑的体内传来,不过片刻时间,萧剑已经是伤痕累累,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啊!!!”

    萧剑仰天厉吼,双眼血红,满头黑发根根倒竖,胸口光芒璀璨,一个个符篆浮现了出来。这一瞬间,萧凡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没有任何考虑,虚空一点,飞退千米。

    “萧剑!你做什么?说好的同阶而战,难道同阶而战输了,你要解除境界压制再与他一战吗?”花魅有些不悦地说道,与此同时玉足轻点,几个闪身就来到了萧凡与萧剑之间,将他们隔开。

    “花魅,你让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由不得你来多管闲事!”萧剑眼神很冷,对萧凡充满了杀意。此刻的他已经陷入了同阶战败的耻辱之中,根本顾不得其它。

    “萧剑!”花魅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并不惧来自圣武传承天圣峰的萧剑,道:“你要明白这是在什么地方!来到这里,你们都是我花魅的客人,我花魅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你以绝对的境界欺压萧凡。身为年轻一辈的王者,如此作为你不觉得羞耻吗?”

    “好!好一个移花宫!完颜烈和拓跋冲对你们所有忌惮,我萧剑可不怕你们!”萧剑冷笑连连,踏步向前迈进,直逼花魅。花魅的眼中冷光闪烁,纤纤玉手缓缓抬了起来,娇躯变得虚幻而不真实,危险的气息刹那间笼罩十方。

    “且慢!”完颜烈闪身来到这里,拓跋冲也来到了这里,两人齐齐看向萧剑,完颜烈说道:“先不说萧兄你天圣峰嫡系血脉弟子的身份,单单是我们这种年轻王者就应该有自己的骄傲。同阶对战,胜者为荣,倘若败了,我们该做的是开发自身的潜能,而不是想到以绝对的境界去压制对方。”

    “完颜烈说得不错,倘若每个人都如萧兄你这般行事,这世上还有我们这些年轻一辈的修者存在吗?老辈的强者随便出来几人就足以将我们全部镇杀!这个世界虽然弱肉强食,但是身为修者,特别是圣武传承的修者,我们应该有自己的规矩和底线才是,不要让天下人笑话,平白抹黑了圣武传承的声誉。”

    萧剑闻言,胸膛剧烈起伏,冷冷看着完颜烈和拓跋冲,咬牙道:“我要杀他本与你们无关。相识数年,你们难道要为了一个刚认识的人与我翻脸吗?”

    完颜烈和拓跋冲脸色一变,眼神也变得有些不友善起来。拓跋冲微眯着眼睛看着萧剑,道:“萧兄这是什么话,你与萧凡有深仇大恨吗?难道就因为公平一战败给他,所以便要对置他于死地?你萧剑的心胸竟是如此狭隘吗?”

    “若是别人也就算了!”萧剑眼中杀意炽烈,抬手指向萧凡,道:“可是他不行!”

    “为何是他就要特殊对待?”花魅冷眼看着萧剑,那双美丽的眸子中闪烁冷冽的芒,从其眼光来看,今日是护定萧凡了。

    “为何?哈哈哈哈!”萧剑仰天狂笑,满头黑发蓬飞,带着一脸蔑视之色,道:“因为他是被我们萧家抛弃的人,当初本他还是婴儿的时候就要将他抹杀,却不想他的父亲拦住了出手的人,母亲带着他逃走,最后竟然被人带去了炎黄大陆!”

    此话一出,花魅、完颜烈、拓跋冲都很吃惊,根本没有想到萧凡竟然还有这样的往事。萧家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便要置他于死地,这是为什么?

    萧凡站在花魅身后,幽香袭人,可是他却没有心思去享受这种迷人的女儿香。萧剑的话不断在脑海中回荡,让他的心中升起暴戾之气。

    “他们将我父母怎么样了!”萧凡的声音无比冰冷,他的瞳孔变得漆黑一片。萧剑大笑,撇了撇嘴,道:“你的父亲是家族的叛徒,竟然娶了流着古妖血脉的女人为妻,并且还生下了你,所以他们的罪只有在镇妖塔中才能忏悔。不过你放心,你的父母还没死呢,死了就体会不到镇妖塔中的滋味了。”

    萧凡咬紧了牙,脸部鼓出两道棱,一双拳头捏得啪啪声响。这一刻,他真的有种疯狂杀戮的冲动,他想将萧剑碎成碎片,将萧家所有折磨他父母的人全都撕碎!

    萧凡的眸子完全变成了漆黑色,浑身上下溢出一缕缕黑色的魔气,这让花魅、完颜烈、拓跋冲吃惊。

    “萧凡,坚守本心!”花魅轻喝,蕴含神通震出的声音传入萧凡的耳中,直入他的神魂深处。刹那间,萧凡的身体猛地一颤,在花魅蕴含神通的喝声中恢复了一丝清明,赶紧运转清心咒,极力稳住心神,压制生出的魔性。

    “哈哈哈!入魔了?你很愤怒是不是?很心痛是不是?”萧剑冷笑连连,道:“可惜,你再愤怒,再心痛也没用,你父母的命运在萧家的手中。被镇压在镇妖塔内,家族要他们生便生,要他们死便死,没有任何人能改变他们的命运。你父亲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你母亲这个流着古妖血脉的妖女,更应该承受那残酷的折磨!”

    萧凡本在极力压制心魔,萧剑的话传入他的耳中,使得他的心神波动剧烈,心魔越发强盛。他的眼中黑色和血色的光交替闪烁,整个人充满魔性和暴戾的气息,让花魅和完颜烈等人很担心。

    “萧剑,你够了!如此卑鄙的手段,真是让人看轻了你!再者,萧凡既然是萧家的嫡系血脉,那么他的父母也是你的长辈,你竟然丝毫不念亲情!”

    “亲情?强者为尊!不管是在这个世界,还是在哪个家族,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亲情!他已经难以压制心魔了,你们这么护着他又有何用?不如让我来结束他的生命,免得他将来变成残暴的凶魔到处害人!”萧剑声音冰冷无情,话落抬手就抓向萧凡。他不认为花魅等人真的会因为萧凡而和自己翻脸。

    “你敢!”花魅轻叱,玉手翻飞,瞬间放大,对着萧剑当头压落。萧剑心中一惊,急忙收回手,于此同时一拳击向了上去。

    “轰!!”

    两人同尽的余力如海lang般冲击十方。萧凡被完颜烈和拓跋冲护在身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而两人交击的那片空间完全崩碎了,此刻出现在眼中的是一片巨大的黑洞。

    “噗!”

    一抹血光迸溅,萧凡看到萧剑的拳头崩开,骨渣子都飞了出来。他的拳头被花魅的玉手震崩了,手臂骨发出几道裂声。紧接着,花魅的玉手毫不留情地镇压了下去,强势无匹。

    “轰隆隆!”

    花魅那比玉还要晶莹的手掌压落,四方气lang滚滚,冲击到哪里,哪里的空间就极度扭曲。仿佛那不是一只手,而是一座神岳镇压了下去。

    萧剑满脸惊骇之色,像是第一次认识花魅一般,惊恐而难以置信得看着她压落下来的手掌,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砰!”

    萧剑被花魅的玉手压得趴在地上,任凭他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他的脸上充满了屈辱,从未被人这般对待过。且他一向自诩年轻王者,同阶为王。然而与花魅处在一个境界,却被这般轻松镇压。

    “不,不可能!”萧剑疯狂摇头,厉吼道:“我们境界相同,你怎么可能这么强!不可能,不可能!!”

    花魅不语,美丽如黑宝石般的眸子中尽是冰冷与不屑之色。这时候完颜烈和拓跋冲相继叹了口气,道:“一直以来与你交往不过是看在天圣峰萧家的面子上,实则你与我们不是一路人,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说到底,你不过就是一只自大的井底之蛙罢了。萧家的嫡系中,你最多也只能算中下等吧。”

    萧剑闻言,一张脸涨得通红,厉声道:“我是萧家的嫡系,你们看不起我就是看不起萧家!”

    “我们不是看不起萧家,而是看不起你。”花魅冷漠地说道,随即抬手指了指萧凡,对萧剑道:“他也是你们萧家的嫡系血脉,可是我们却没有看不起他,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同阶对战,你远不及他。若非他留手,同阶中你撑不过三招!”

    “混账!!放屁!!”萧剑气疯了,如此奚落,如此轻视和羞辱,他如何能承受。可是实力摆在这里,面对花魅、完颜烈,拓跋冲,他根本就奈何不得,只得冰冷地盯着他们。看向萧凡时,那眼神更是充满了怨毒。

    “萧剑,你嘴巴放干净点,若再聒噪,震断你全身经脉!”花魅冷冷地说道。话落,压住萧剑的玉手移开,道:“马上离开这里,以后都不要再来,我这里不再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