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冰火怒绽
    萧凡已经到了所能承受的极限,冰火花蕾也变成头颅那么大一团,它在萧凡的双手之间颤动着.萧凡咬了咬牙,猛地将冰火花蕾抛了出去,冰火花蕾瞬间绽开,真的像是一朵花儿绽放开来。燃?文小说  ??? w w?w?.?r?a?n?w?e?n?`org其绽放时爆发出的冰火相融之力狂暴到了让萧凡惊骇的程度,如核弹炸开一般,升起一朵蘑菇云,紧接着便是如冲击波一般的真气狂涛。

    “轰隆隆!!”

    十方虚空大崩溃,萧凡瞬间以时空圣域加身,并且飞退数十里。他看到冰火花蕾绽放后震出的真气顷刻淹没十方,涌向山坳周边,四座山岳轰隆隆直接崩塌,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方圆数十上百里都化为了巨大无边的黑洞。如此威力,萧凡相信,即便是帝武境六重天,乃至七重天的人也不能有这般的手段。

    “太强了,好强!”萧凡说道,话语刚落便连喷数口血液,体内的经脉寸寸断裂,内脏几乎碎成了肉块,肌体上裂痕遍布,整个人像是被敲碎的瓷器一般,唯有那颗心脏在有力地跳动。

    “轰!”

    萧凡自空中跌落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快要失去意识与力气,赶紧运转木之生机疯狂流转全身,修复伤势。可是,这次反噬太强,萧凡不断咳血,木之生机的恢复力虽强,但在短时间内还是无法修复体内的伤势。

    “不行,我得回城主府去疗伤,这般下去要是突然有人对我出手,或者是碰到什么天兽,必定九死一生!”萧凡轻声自语,强行提聚体内残余的真气护住崩裂的骨骼、内脏与经脉等,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城池。

    回到城主府的院落中,萧凡已经是难以支撑了,摇摇晃晃进入房间内。此刻,花魅依旧在修炼,萧凡赶紧盘坐下来,以时空圣加身,开始疗伤。

    萧凡的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十分虚弱,金色的血液不断自口中淌出,一身的衣衫也被血液染成了纯金色,就这样在时空圣域内整整过了十余日,萧凡的伤势才彻底恢复。

    明日就是大比了,萧凡睁开眸子,目光凌厉而霸道,身上的金色血液早已被他炼化干净。这次施展冰火相融的力量,使得他遭受的反噬异常恐怖,以他强悍的恢复能力,竟然也需要十余日才能恢复,这样的代价太大。

    当然,萧凡的心情却是很好,虽然施展这种手段自损太严重,可是其威力也恐怖至极,将来若是遇到不能战胜的对手,这种手段就是他反败为胜的底牌。

    “冰与火融合后形成的花蕾绽放……就叫做‘冰火怒绽’吧!”萧凡心中自语,看了依旧在修炼的花魅一眼,这段时间她的修为也有了精进,不过却没有突破境界,只是在帝武境二重天这个境界走得更远了些,距离这个境界的顶峰还差很远。

    明日就是大比的日子,萧凡叫醒了花魅,不久之后城主府就有两名护法来到了这里,提醒萧凡与花魅做好准备,迎接明日的大比,并且让他们今晚去城主府大殿,城主要宴请他们。

    傍晚时分,萧凡与花魅来到城主府大殿,城主与护法以及几名气息强大的老者早已在此等待,大殿两边的桌子上摆着一些烧烤的天兽肉与一些内蕴真气的初级神果。

    秦家与拓跋家的年轻王者坐在大殿左边的桌子旁,那两个相貌与衣着都很普通的年轻修者也挨着秦家与拓跋家的年轻王者坐在那里,右边的桌子则有几张是空的。

    大殿中央,一群身穿薄纱的女子个个妖艳,在那里歌舞。城主端坐在正位上,看到萧凡与花魅到来,当即笑道:“萧凡、花魅,快快请坐。”

    “多谢城主。”萧凡点了点头,与花魅走到右边的桌子旁坐了下来。

    城主看了大殿上所有人一眼,面带笑容,道:“明日就是大比之日,希望诸位能帮助本城主力压蒙家与厉家的年轻王者,为城主府夺得血晶的归属权,今晚本城主先预祝你们成功!”

    一群侍女走上前,一一为众人斟满了酒,城主则举起酒杯与众人同饮。萧凡饮下一杯酒,而后看向城主,道:“在下有一事不明,城主府中难道没有年轻王者吗,为何在下从未见过?”

    城主闻言,叹了叹,道:“实不相瞒,我城主府中年轻王者倒是有几个,不过他们却不在这座城池内,数年前外出历练,至今未归,想来应该是进入某个秘境中修炼去了,所以明日大比还要靠各位了。”

    “城主放心,我等一定尽力而为。”秦家的年轻王者说道,拓跋家的年轻王者也点了点头。这时候,那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修者却道:“城主,我等若施展绝技,要压制厉家与蒙家的年轻王者应该没问题,事成之后还望城主能将收藏的两件虚空神衣送给我们。”

    “哈哈,好说!不过就是虚空神衣而已,那种东西对本城主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你们若想要,只要事成,本城主定将其赠予你们当做谢礼。”

    萧凡闻言,心中微微一跳,那两个修者竟然是为虚空神衣而来。虽然萧凡没有见过城主收藏的虚空神衣,可是听其名便能想到虚空神衣是一种穿在身上能让人更好地隐匿在虚空中的防御神器,有了这样神衣,若用来刺杀偷袭的话将会事半功倍。

    “萧凡,你说他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城主府有虚空神衣,而且他们明显是向着那虚空神衣而来的。这种神衣除了用来刺杀偷袭之外并无其他用处,按照常理来说,修者都会选择防御型或者攻击型的神器,可是他们却便便看上了强化刺杀与偷袭能力的神器。”花魅以传音入密的方式对萧凡说道。

    萧凡心中也有些疑惑,那两个人看起来很普通,可是其体内的真气却很特殊,气血也比较旺盛,绝对不是普通之人,而且在他们身上还有似曾相识的气息,有些熟悉却又很陌生。

    “这两人应该和我们一样也是来自神武大陆,只是在血炼秘境外我们并未注意到他们,从其服饰也看不出他们是属于哪个势力。”

    “这两人不简单,我们得多下留意。”

    “嗯,他们应该精通刺杀之术,等明日大比过后,说不定这两人会找机会偷袭我们。”

    萧凡与花魅暗中交谈,对面那两个年轻修者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对着城主抱拳,道:“如此,在下二人便先在这里谢过城主了。厉家与蒙家的年轻王者虽然强大,不过却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城主就等着他们自动将血晶交到手中吧。”

    “嗯,有你们这群年轻高手在,本城主也是胸有成竹,对你们有信心。”城主笑着说道,然后将目光投向萧凡与花魅,道:“萧凡,花魅,这些时间中你们的修为可有精进?”

    “些许精进自然是有,不过却未能突破。”萧凡这般说道,并未说出实情。

    夜渐渐深了,宴请也到此为止,萧凡与花魅回到小院内,心中却是有些不平静。

    “魅儿,你先去休息,我得去珍宝阁交易行。这么长时间,珍宝阁未收到那两位药材,此事若不能解决,那么我们的计划便要落空了。”

    “嗯,你去吧,我等你回来。”花魅点了点头。

    萧凡离开了小院,不过片刻时间便来到了珍宝阁。此时已经是深夜,珍宝阁早已关门,萧凡飞身进入其中,却发现掌柜的正在书房中,那里还亮着灯。

    “掌柜的,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可真是大忙人。”萧凡撕裂虚空,直接出现在书房内,吓了掌柜的一跳,见到是萧凡脸色上刻浮现上了喜色,有些激动地说道:“您要的药材天黑之后便有人带来了这里,如今全都找齐了。我正在思索,这大深夜的要不要给您传递消息,但又担心打搅了您。”

    “化气草与凝脉花都找到了?”萧凡心中一惊,脸上浮现出喜色。本来他只是来了解下情况,没有想到两位药材都已经收到了,这实在是让他有些意外。

    “不错,都有了,您过来看看!”掌柜的很激动,因为这两种药材都是一个人带来的,所以他只用了一颗神通丹交换,其余两颗都归珍宝阁了。

    萧凡跟着掌柜的走到一张古木桌子旁,桌子上放着一只长约半尺的玉盒子。掌柜的将玉盒子打开,里面顿时就有一缕缕灰色的气体溢了出来,这股气息让人有种气息不畅的感觉。

    玉盒内有着一株叶片如针一般的灰色草与一朵只有三片菱形花瓣的灰色花朵,萧凡伸手将玉盒拿起,道:“这就是化气草与凝脉花吗?”

    “是的,这就是化气草与凝脉花,绝对没有错,您请放心。”掌柜的肯定地说道。

    萧凡点了点,道:“如此甚好,总算是找到它们了,掌柜的辛苦你了。”

    “不辛苦,您以后还需要什么尽管来我们这里,我们会想办法为您弄到的。”

    “夜深了,掌柜的赶紧去休息吧,在下也告辞了!”萧凡将玉盒收入储物戒指,凭空消失在书房内。